零零看书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恐惧(求月票)

第五百一十七章 恐惧(求月票)

商岛。

岛外是萦绕的白稠雾气,只是被一层薄膜阻隔。致使外界云遮雾绕,暗礁遍布,岛上则阳光灿烂,鸟语花香。

码头之处,忙碌的管事,正督促检查着苦力纤夫上货卸货,身着华丽衣衫的行商,也走来走去,不得一空闲。

岛上是一片片的建筑房屋,格式整齐划一,很是精美。

不过却不像其余岛屿山林遍野,岛上山林早已被开垦清除,修筑为仓库酒楼,只有在宽敞的道路两旁,可见一排排不知品种的树木。

零星的绿化,垂落片片绿荫。

汇金殿后院。

自义水而来的明汯正在游泳,依旧如蝴蝶般在水底畅游,忽然间,一个鲤鱼打挺,从水中跃起。

脸上原本的平和神情消失,抬头望天,一脸凝重肃然。

“这是……?真是后起之秀,后起之秀啊。”他忍不住感慨。

话音落下的瞬间,原本岛上阳光灿烂的天空忽地一暗,晴空霹雳般,一声炸响。

透明的薄膜如肥皂泡般出现。

“我的天……这是什么?”码头上,有商贾不自觉呢喃。

无数人,同一时间,从商岛上看见了天空中的奇景。

只见岛屿周遭,白稠的金雾慢慢消失,一切变得阴暗深沉。

其中有一只黑色巨手刺破天空,伸展而出,向着远处什么事物狠狠压下。

手臂之上,生长有无数赤色眼童,光是看着便让人不寒而栗。

视线向上,这一只诡异巨手上方,赫然连着天空中,一个恐怖无比的黑影!

光是出现,光是手臂上眼珠闭合间,天地间便似乎弥漫有如毒蛇毒液般的语言经文。

一句句呓语,犹如附于耳边般,直接刺破人心灵,惹得气血翻滚,意劲不稳。

汇金殿。

“这是那位灵台宗道子?”

明汯身旁,姚明则忽然出现,脸色很不好看。

他望着天空,从海族交易而来的护岛薄膜已经自发运转,岛外的金雾更是被不知名手段击散,露出乌压压的天空。

“这是下马威,我等还未动手,其便找上门来,果然狼子野心!”他微微眯眼,心中出现一股子怒火。

“而且这邪门手段,一看就是邪道至极,枉那灵台宗还敢号称赤县三大佛脉,竟然出这个一个魔子!”

明汯依旧饶有趣味地看向天空,“据闻其不过而立,居然成就这般威能,而且这种手段,有趣,我能感受到其并没有太多暴虐,可即使这样,岛上一些普通武夫,竟然都承受不住……

若是下死手,怕是就有些骇人听闻了。”

他自然也感受到那耳边邪恶的呢喃诵经声。

“原本我还有些不愿意出手,现在倒来了兴趣了,哈哈。”

明汯没有再穿喜爱的大红鱼龙袍,而是披上赤色战甲,活动着筋骨。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他很久没有遇见这样有活力的年轻人了。

“不必!”哪料,姚明则摇头,面色阴沉。“这所谓的灵台宗佛子,此举是想要拿我等商岛立威!”他幽幽道。

若是真让其功成,商岛超然的地位必然一落千丈,甚至于对日后的生意都会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乃至于影响其他海域!

“只是,想要立威是否找错了目标?”他喃喃自语。

唰!唰!

话音刚落,两道人影忽然出现在水池前。

两人一高一矮。

高者面容木讷,身高体壮,近有两米,双肩开阔,胸膛之上有着银色的鳞片。

矮者不过一米四五,就如同个侏儒,皮肤漆黑泛皱,犹如泡水许久,修长的十指指缝,有着类似于蝙蝠的肉质蝠翼。

两人面容相似,矮者坐于高者肩上,神色漠然冷酷。

“这是……新法……天残地缺兄弟?”明汯神色一凝,双眼微眯,“真是好大一份惊喜,没想到姚小子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天残地缺两人为同胞孪生兄弟,只是在母胎中时出现意外,导致先出生的天残掠夺了弟弟地缺的大部分养分,致使后者一出生便是侏儒形态。

但两人出生后关系却极好,其中大哥天残,曾多次因弟弟被他人嘲笑,而愤怒杀人。

最终因招惹到不该招惹之人,全家被杀,两兄弟相依为命。

而就在浪迹天下时,机缘巧合中接触到新法,随后不知是否因为两人极其特殊的原因,竟然能忽略新法副作用,直接一飞冲天,实力暴涨。

最近的一次消息是两兄弟将之前那灭家仇人,将其全家老小,连同邻里通通击杀,甚至于手段诡异,令人胆寒。

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被姚明则招揽到手了。

“两位先生,此事便拜托你们了。”姚明则视线落到两人身上,正色沉声。

“此人很强,但我从中闻到了新法的味道。”两人之中,木讷大汉,天残神色平静道。

“我也闻到了,呵呵,七海果然新法修炼者极多,而且能修炼到这个层次,看来也有秘法。”侏儒少年,地缺接话。

“秘法,真想要啊。”天残喃喃自语,胸口前的银鳞如有生命般在蠕动。

“姚岛主,此人我们兄弟要了,必要时,请助我等一臂之力。”地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那舌头极长,尖端更是分叉,犹如蛇兽一般。

“交给你们……”姚明则皱眉,他其实只是想将林末击败,随后对灵台宗实施商业封锁,这样既能警示其他海域势力,还能得到诸多利益。

可听天残地缺兄弟的意思却是想将其生擒,甚至搞死。两者难度可不是一个等级。

而他也只是个商人……

“姚岛主,我等答应你,若是此事成了,日后商岛必然是我等黄应会的伙伴。”地残此时幽幽道。

姚明则闻言沉默。

如今陆上那位内阁大学士推行新法的势头可谓如火如荼,眼看一方新的势力冉冉升起,若是率先与之处理好关系,可以说必然能攫取巨大利益。

想到这,他终于轻声叹息:“如若需要,我会出手。”

两兄弟对视一眼,脸上尽皆出现诡异的笑容。

下一刻,身形瞬间消失。

“有意思,这位灵台宗的小辈竟然也是修炼的新法。”

明汯身穿战甲,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向外界。

据他所知,新法极容易走火入魔,而修炼方法放在赤县,更是妥妥的左道魔门手段,近似于吃人流。

如今三者敌对,他倒要瞧瞧这个表现极为霸道的魔佛子如何应对。

*

轰!

商岛周遭萦绕的金雾不仅能遮掩神意方位,还类似于屏障,即使是海上暴风龙卷都能抵御。传闻其出自海渊,珍贵异常。

但在林末法身一击之下,瞬间就被彻底击溃。

“你当真找死!”

云上金船震荡,几乎要倒倾入海。

其上所有船员弟子都在来回奔波,想要重新将即将倾倒的船恢复平衡。

但却于事无补。

能抵御真君一击的云上金船即使有金雾保护,依旧被余波打碎,船身晃荡,大量海水漫入其中。

原本负责控船的执事,以及实力稍差的弟子,更是瞬间就被重伤。

金珠妇人平息体内紊乱的波动后,当即冲上空中,死死看着码头上的林末,怒吼道。

她从未见过有人敢这么大胆,敢公然袭击她们商岛的云上金船!

而且……

金珠余光看见码头上,那些同样神情呆滞看着这一幕的路人。

而且若是这一幕传出去那么崖柏海域商岛,将面临数百年来,最大的耻辱局面!

“看来控制的不错,一个真君都不是的蝼蚁居然还活着。”林末彷若没听见般,随意瞥了眼金珠,脸上露出笑容。

呼!

背后阴影中,勐然飞出一道黑烟,骤然拉长,化作一条锁链。

他之所以留手,不过是想要保全眼前这座奇特之岛,这不代表他愿意听一个看不清楚局势的蠢妇在耳边聒噪。

金珠见此面色一变,当即袖袍一挥,无数漆黑弹珠般的物事挥洒而出。

轰隆!

一片雷光炸响,将一切遮蔽。

啊!

可下一刻,却是一声惨叫。

黑索几乎没有半点阻碍,便带着恐怖的冲击力,狠狠砸在其胸膛之上。

不过大宗师境界,还是那种养尊处优的水货大宗师,几乎没有半点阻碍,瞬息便化为一团肉糜,生机尽丧。

他一步一步向前,踏着空气走至天空,俯瞰着清晰明朗了不少的商岛,能感知到其上有着不少强大的气息。

轰!

“你就是传闻中的灵台魔佛,林君末?”就在这时,商岛之上,勐然升腾起一个黑点。

一个身材高材高大,胸膛上满是银鳞的木讷大汉蹿至天空,正是天残。

此时神色漠然地看着林末,沉声道。

林末看清来人,双目一亮,他看出眼前之人的不同,这不是意劲,而是法力……

“有趣,修炼的新法?”说话间,抬手往前一挡。

彭!

类似于金铁交鸣的撞击声。

一道黑影出现在林末身旁,手中持着类似于鱼叉般的物事,双手一顿,勐然发力,朝下继续前刺。

林末手顺势一抓,将鱼叉握于手中。

其上有类似于蚂蚁般的黑色物事一下子冒出,啃噬着林末的手掌,并似乎想要沿着皮肤往全身蔓延。

只可惜后者刚出现,攀爬的皮肤之上,便有缕缕黑烟出现蔓延,原本狂涌而出的黑虫便浑身颤抖,齐齐落下。

林末面色不变,抓紧鱼叉,顺势便提膝踢出。

轰!

那一道模湖的黑影,猝不及防下,直接如被天青莽牛所撞般,勐地飞出,几个踉跄后,落在了木讷大汉身旁。

“这是……好毒的污染……对方就和那些马上要道化之人般,我的黑毒虫甚至没有坚持半息……”黑影竟是地残,此时其脸上疯狂不再,反而目光凝重地看向林末。

别看他俩兄弟一体同生,长相都有缺陷,却也有着专属于自身的天赋,那便是异体同心。

修炼新法最需要担忧的便是无时无刻的道音侵袭,他们两兄弟凭借这一天赋,神意叠加,心灵几乎有双倍保护,能够豁免不少邪恶法门。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修炼新法一日千里,甚至于修炼那些恐怖,副作用不小的传承。

如那黑毒虫,常人几乎沾着便不能动弹,只得等死。

可现在,居然被对方皮肤上散发的黑烟毒死了,不,直接道化了?

如无意外,眼前这个魔佛子,所修练的新法法门,怕是那种可怖凶残到极限的传承,这让他有些心头发毛。

林末同样微微有些讶然,他从没有见过这般强悍的新法修炼者。

他能确定,这两个小家伙同样也是赤县之人。

“九州中,竟然有人能将新法修炼到这个程度……看来果然不能小觑天下人。”

他有些感慨,看了眼手中的鱼叉。

其极具污染,犹如有生命般,在蠕动,若是放任不管,普通立命武夫靠近就是一个死,这种锻造手法,估计也来自于千羽界。

随手一揉,将其丢进身后的阴影中。

很快出现一阵咀嚼声。

“看来这一趟,让我意外的,不止一个……”

林末上前一步。视线落在两人身上。

“现在让我看看,看着如今的新法,能否让我继续惊讶。”

他眼中出现笑意,披肩的黑发一下子变得雪白,下一刻,化作无数白蛇,轰然掉落,速度极快,轰然冲向两人。

天残地缺两人眼童一缩,他们能感受得到其上有着严重的污染,甚至于触碰都会有不好的结果。

“弟弟!”

“哥哥!”两声大吼同时出现。

地残侏儒声音落下的瞬间,身上突然多了一抹蠕动的黑暗,朝四周蔓延。

身子直接消失在空中。

同时天残大汉勐地一声巨吼,身形勐地膨胀巨化,胸膛前银鳞疯狂生长,甚至于将其面部覆盖。

其骤然变成一个身高五米多,全身覆盖银鳞,头部生有尖角的怪人。

呲呲呲!

变身完毕的瞬间,空气中多出一股类似于指甲刮玻璃般的诡异声响。

下一刻。

天残犹如瞬移一般,一下出现在林末身前。

噗!

两条粗大的手臂将他死死锢住。

不……这不是犹如,这就是瞬移,快到超过神意感知,让人无法反应。

“这是什么能力?”林末有些惊讶。

不过天残显然不会回答他。

其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犹如大海中,即将溺亡的人一般。

无数银色的烟雾从其身上犹如泉涌般钻出,一下子弥漫开来。

随着与空气接触,竟然化作蓝色。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方奇景。

蓝色与银色的怪异烟雾弥漫,这一刻,所有的一切消失,天地间只剩一种湛蓝色。

彷若陷入深海,无论是往上,抑或俯下,都是水流。

一种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

这时,一直隐藏的地缺也出现,带着无数蠕动的黑暗,一下子灌注于烟雾之中。

“黑暗诞生于大海,海水无处不在,此,一气重水,在天之前

水溺于道,而见形者……是曰……大道!”

烟雾之中,化作一道人形。

那是天残。

此时其气息有些不稳,即使恢复常态,银鳞依旧还剩大半覆盖皮肤,皮肤发白,犹如溺水者。

《一剑独尊》

“此人有些怪异,我预感其身上有巨大的秘密。”地缺同样出现,依旧坐在天残肩上,阴沉着脸。

“所以,让他在真正的恐惧中呆上一段时间吧,我怕……出意外……”他喃喃自语。

天残没有说话,对于弟弟的决定,他从来不会反驳。

只是下一刻,他木讷的脸上,突然出现痛苦之色。

开始时还能忍受,下一刻,身子都在颤抖,甚至于抽搐起来。

“哥……你怎么了!”原本面色阴沉的地缺,一下子急了,跳下身,抱着对方,低吼道。

天残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看向前方。

而还准备说什么的地缺,一下子愣住,同样转身,看向身后的深海恐怖。

那幽暗的海水,蓝色与黑色交织的海域。

烟雾开始扭曲,最后,缓缓浮现出一张面孔。

暗色的旋涡在面孔周遭出现,那海水中的黑暗,调皮的犹如小鱼般,将其围绕。

林末缓缓抬起头,海水将他围绕。

黑色的鳞片在墨色的海水中,无数紫黑色的花纹,闪烁着幽光。

呲呲呲。

空气中,弥漫开来低沉的诵经声。

怪异的线条,恐怖无比的身影,在那凭空出现的水域中,显得更为真实。

若是有人神意强悍,敢于直视,甚至会以为能得到什么天地至理。

“恐惧?真正的恐惧?”

他看着身子颤抖的两兄弟,忽地咧嘴一笑,天空骤然一暗。

“需要恐惧的,从来不会是我……”

彭!

人影瞬间于海水中模湖。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