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在六朝传道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应对

第八百二十九章 应对

曹操张口就说出了六扇门有李渔的人,他并没有问询。

两个人如今的关系,曹操也没有理由来诈他,所以李渔有些急了。

他不是不知道,喜怒不形于色才是高人风范,但事关自己徒弟的安危,他没这个耐心,必须马上发现隐患。

曹操指了指李渔,说道:“道长不必惊慌,此事目前只有朕和几个手下知道,令徒在结识道长之前,曾经做过几次盗墓的勾当,被大魏校尉捉到过。”

“前番茂陵有变,六朝之内,几乎都派人去了,人群中朕那手下瞧见了令徒,他的相貌有些奇特,所以被轻易认了出来。”

李渔暗暗舒了一口气,只有曹操知道的话,还不算太糟糕。

也是时候把时迁叫回来了,如今唐宋没有发生大战的可能性,只要自己一日拥有不死药的独家炼制的本事,他们就不会轻易动武。

是保持现状长生不死还是一统六朝然后老迈死亡,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别看李世民野心很大,一旦牵涉到他的性命,他可是惜命的很。

李渔恨不得马上解决大魏的事,然后去自己的下一站---长安。

这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有内侍在门口道:“陛下,陵树亭侯求见。”

“哦?公达来了,快快请进!”

曹操神色欣喜,荀攸能主动来见他,已经说明了他的本心。

和他叔父不同,荀攸是完全忠心于自己的,这让曹操分外高兴。

他实在是很看重荀家叔侄,他们也确实是大魏不可多得的人才。

很快,一个内侍宦官带着荀攸走了进来,他一进殿中,就看到了李渔。

这个年轻的道士,不用说肯定是正经道人,即使在边关,荀攸也没少听他的名字。

正经道士在六朝实在是太活跃了,活跃的不像是个道士,便像是古时候的张仪苏秦一般。

传说中苏秦佩六国相印,这个道士虽然没有宰相的身份,但是在六朝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当初的苏秦在六国时候。

荀攸眼中的迟疑一闪而逝,他很快就想到,自己要和陛下商议的事,这个道士本来就是发起人。

根本没有必要避着他。

所以荀攸直接开口道:“陛下,听说你要打压士族,提拔寒族。”

曹操点了点头,考虑到自己的这个心腹手下也是士族出身,他十分委婉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魏的国情,你和朕一样清楚。”

“陛下,未破先虑立!如此重要的事,岂能仓促决定,合该召集我等谋士,先商议出破后如何立来,经过三五年的准备,削减朝中士族羽翼,拉拢一批,打压一批,这才是正道!如何能听信外人直言,贸然动手,只怕会不得安宁,适得其反啊!”

“先不说门阀反击如何,单说陛下如此仓促下决定,可曾想过朝廷如何选拔人才?士族垄断举孝廉已经几百年,寒门子弟能读书的凤毛麟角,朝廷需要不断补充人才,否则岂不是会被其他五国拉下?”

他丝毫不顾及所谓的外人,就在他们身边坐着,好在李渔的脸皮很厚。

其实荀攸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但是他等不及了。

甚至曹操都可以等,但是李渔不行。

他必须马上动手,因为这只是开胃小菜,真的重量级还在后面。

曹操压低了声音,在荀攸耳边说了几句,荀攸的眉心倏地皱起。

“封神?”

即使是荀攸这样不按常理出牌,奇谋诡计百出的谋士,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勐的人。

正经道人从出道开始,一直在挑衅天庭,还实名对抗几个厉害神仙的事迹,六朝无人不知。

他现在活蹦乱跳的,在很多眼中,就是一个奇迹。

但是封神这样的事提出来,就不是挑衅天庭了,而是直接宣战。

可以预想的是,六朝帝王封神的时候,就是天地开战的时候,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

荀攸先是沉默了一会,他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消化掉这个自己国家未来的战略。

身为一个谋士,他必须仔细想过这件事的利弊,然后逐条摆在曹操面前。

至于怎么决断,就不是谋士该干的事了,这也是荀攸和荀或最不同的地方。

若是荀或的话,他觉得不对,就会直接跟曹操摊牌,让他该换主意。

所以荀或死在了自家门前,选择了结束自己的性命,来摆脱忠孝难两全的境地。

而荀攸,则选择了和曹操站在一起。

曹操和李渔,很默契地没有说话,等着荀攸思考一番,大家再做交流。

李渔看向曹操,发现他正在饮酒,脸色十分从容。

曹老板果然不是常人,他的魄力很少有人能够比拟。

在来大魏之前,要说和李渔关系最铁的六朝帝王,当然是赵福金。其次的话,就该说是朱标了,因为他和朱标有过命的交情。

但是在李渔心中,最喜欢的却是刘备,他钦佩刘备的人品,以及难以企及的人格魅力。

来到大魏之后,他才发现,这些成名已久帝王,几乎各个都有着闪光点。

就算是现实主义大师东吴的孙权,也有其过人之处。

而曹老板的魄力,实在很难不让人钦佩,他能和李渔在三言两语之间,就做出这么多重大的决定。

这份决断力,已经是冠绝六朝了。

过了约莫一刻钟,荀攸才开口道:“此事极为冒险,但是并非不可为之...”

李渔和曹操相视一笑,三个人凑在一起,秉烛夜谈。

----

“还有这么刺激的事!”赵福金一下从吊床上蹦起来。

“我也要去!”

她穿着一袭火红色的衫子,这几年身子蹭蹭地长,已经有了几分的韵味。

尤其是胸前鼓鼓的,虽然跟金莲站在一起还不够看,但是在这个年纪也属于天赋异禀了。

赵福金已经初现她两宋第一美人的胚子,身为大宋的女皇,她的性格也逐渐欢脱起来。

潘金莲眼珠一动,笑道:“你要去也行,我们这几个人,总还是有些单薄。你的厚土决练的最好,真要是打起来,你在前面顶着。”

“没问题!”

赵福金很是自信,因为她发现自己跟着李渔学道术之后,根本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打到自己。

在她脚下,三个小泥人也拉着手上来,跳着脚吵嚷着要参加。

薛宝琴上前就要把泥人捏走,赵福金却说,“好,都去都去,宝琴也去!”

“我?”薛宝琴一想,这件事眼看是劝不住了,自己还是跟着去吧。

上次正经道长给自己炼了一个本命法宝,薛宝琴视若性命,每天和自己一起修炼,她也想出去试试。

林黛玉一看自己的复仇小队兵强马壮,又多了几个强援,不禁笑的眉眼弯弯。

潘金莲在一旁,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小队,她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福金、黛玉、宝琴、琼英....还有那个不声不响的香菱,这几个人实在太俊俏了,单拎出来都是能引得汴梁回头的小美人,走在一起那还得了?

“我们必须带着面纱,穿...嗯,穿一身男装。”

“为什么?”

“好麻烦!”

“不要不要!”

......

正经门的反击马上开始了,就在萝莉小队还在宫里呼呼大睡等着明天出发的时候,朱武已经开始布局。

首先要做的,当然是避免再有人被害。

从正经门成立到现在,其实已经经历了几场大战,尤其是把黎山圣母赶出中原的时候,损失了不少的弟子。

但是这一次格外不同,因为是在正经门的脚下--汴梁城中。

而且被害的弟子,死状都太惨了些。

正经门中弟子们同仇敌忾,都憋着一股气抓出凶手,为同门报仇雪恨。

朱武调动了门中的妖精们,让他们封锁汴河地下水道,然后在城外的山头,安排黑熊精、虎力大仙、羊力大仙、鹿力大仙巡视。

几个修为高深的长老,则时刻准备驰援。

朱武来到薛宝钗的院子,轻轻敲了下门里面没有应答。

他眼珠一转,便转身来到李渔的小楼,这地方自从李渔走了之后,他还没有来过。

果然,楼中亮着一盏烛灯,朱武在楼下问道:“有人在么?”

片刻之后,薛宝钗衣带飘飘,来到他的面前。

本来受限于自己的资质,薛宝钗虽然是最用功的,但是修为一直不高不低。

但是有一回掌教回来,她就跟换了个人一样,修为一下成为掌教之下第一人。

门中弟子不知道内幕,只以为是掌教的双修大法厉害,却不知道他们两个共享了弥勒的佛法。

弥勒是佛门三把手,是佛门的继承人,他的佛法是何等的浩瀚磅礴,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窃取了做成神通子,种在了薛宝钗的体内。

“朱师哥,什么事?”

薛宝钗偷偷跑到李渔的小楼来,被人发现了,没有一点脸红。

她神色自若,落落大方,分明是以掌教的道侣自居了。

朱武看了一眼,暗暗摇头,薛姑娘她年纪也太小了。不过这不是他操心的事,朱武说道:“薛姑娘,最近门中遭遇敌人复仇,数名弟子死于非命。”

薛宝钗是李渔的徒弟,朱武也是,所以薛宝钗叫他师哥。但是朱武却不好叫声师妹,她和师父的关系如此,自己叫师妹,岂不是乱了辈分。

小书亭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着实令人心痛,若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朱师哥尽管开口。”

朱武点头道:“事态紧急,我也就不跟姑娘客套了,如今门中以姑娘修为最高,特殊时期,还需要姑娘出力护持山门。”

“师哥放心,尽管差遣就是。”

“师父他留下一个大阵,可以监视整个山门,请姑娘坐镇阵脚,震慑宵小。”

“好,带我去吧!”

---

“我老家被人偷了!”

正在许都帮曹操搞土地革命的李渔,在田间垅头坐着,手里拿着一把大蒲扇,突然破口骂道:“这些鸟人,当真是卑鄙阴险!竟敢杀我门中弟子,还趁着我不在的时候。”

石秀安慰道:“道长无须太过挂怀,人在江湖之中,难免有死伤,汴梁城中我们的根基雄厚,真打起来道长即使不在,也不怕他们。”

李渔坐在地上,仔细想了想,石秀说的有道理。

自己的人是大意被偷袭,当他们警觉起来之后,相信可以稳住阵脚。

汴梁城中,不光有正经门的人马,还有岳家军,还有宋江、鲁智深、梁山人众。

这些人都有一战之力,想要偷了自己的老巢,凉这些藏头露尾的人也没有那个本事。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李渔冷静下来,开始推测起是谁干的。

想来想去,怀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传信的人说凶手留下了黎山圣母的标记,但是李渔并不能确定就一定是她的人。

黎山圣母在跟自己的交锋中,一直处于劣势,被打压的甚至无法在六朝立足。

如今她干脆把道场搬去了西方,按理说此时应该大力发展信徒,弥补自己的信仰念力缺失才对,自己不去找她麻烦,她就该偷笑了,为何要来撩拨自己?

李渔此时根本不知道,黎山圣母已经被害,如今的黎山圣母,是一个假的。

饶是她法力通天,也搁不住九般灾中最阴的几个暗害。

九般灾分开之后,还可以利用各自的弱点,小心一点来治他们。

但是他们联合起来之后,那些神鬼莫测的手段,属实有些令人防不胜防。

李渔就时常庆幸,自己收伏了大小梦,否则的话这两个要是放在外面,那可真是两颗隐藏炸弹。

“我怀疑有人冒充黎山圣母,来找我们正经门的麻烦。”

李渔看了一眼周围,知道自己暂时还不能回去,他手指一动,指端飞起一个纸鹤。

李渔在纸鹤耳边,说了几句话,很快这纸鹤就振翅而起。

不出意外的话,半天之后,朱武就能得到李渔的指示。

他要朱武联络宋江,这个小黑胖子宋三郎是个狠人,最重要的是他是个百晓通。

有宋江在,李渔多少有些安心。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