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恋爱 > 第一百零九章:不亲口告诉你,是不是永远不知道?

第一百零九章:不亲口告诉你,是不是永远不知道?

徐浩峰并不了解萧楚女。

这个坏女人。

有时候陈斯年都招架不住,她活儿实在是太好了,特别是嘴皮子。

这么看来,萧楚女并不是让他来救场的,而是来看一场大秀的。

徐浩峰欲求不满,人尽皆知,简直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江城德比终于开始了。

首发上没有看到李易,应该是被冷藏了,徐浩峰状况低落,似乎有心事一样,可就是如此,两队的比分也咬的特别紧。

可到了后半段,徐浩峰开始发力了,狂砍四十分,犹如战神降临,让现场的江大学子特别自豪。

最后,比分定格!

徐浩峰拿下最后一场比赛的胜利,只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来自萧楚女的呐喊与尖叫。

得来的胜利,瞬间不香了。

……

比赛结束后,江师大队退场。

按照学院领导安排,也是给体育学院的学生树立一个榜样,给徐浩峰办了一场盛大的庆祝。

萧楚女是现场主持人。

就在体育学院领导授予徐浩峰体育之星奖杯时,徐浩峰突然拿着奖杯走到萧楚女面前,递了上去。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动作很明显。

全场震惊!

“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别人都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早早就拒绝过你,三番五次这样,属于骚扰了。”

“当这么多人面表白,不是自寻死路吗,y1s1,徐浩峰也就球商高点。”

“我真佩服徐浩峰喜欢一个人的毅力,这份勇猛,竟隐隐能与曹司空相提并论。”

“……”

萧楚女控场能力很强,等她反应过来,立马将问题抛了出去。

她说道:“这是一份沉甸甸的奖杯,有着学院领导嘱托,有着同学的期盼,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将驰骋球场,但,希望他愿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这份荣光需要有人分享,我提议,从现场的观众中选出一男一女两名学生,与峰队、马书记一同分享这荣光!”

尴尬与紧张的气氛瞬间被化解。

反而迎来的是山呼海啸般想要上台的叫喊声

徐浩峰也冷静了下来,刚刚他确实上头了,连学院领导马书记都用眼神狠狠提醒了他几下。

陈斯年为萧楚女捏了把汗,他刚刚都打算下去救场了,不过好在一切都巧妙的化解了。

……

活动结束后,萧楚女叹了口气,感觉人生就没这么惊险过。

陈斯年从观众席朝她走来。

萧楚女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他,尽管穿着主持用的礼服,但丝毫不影响她奔向陈斯年的步伐。

相隔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萧楚女双手提着礼服,露出盈韵光洁的长腿,直接朝陈斯年踢去。

她嘴上恨恨有词。

“陈斯年,你个王八蛋!”萧楚女抬起来就是一脚。

陈斯年赶紧闪避,他一头雾水。

“好端端的,你什么意思啊?”

萧楚女毫不掩饰。

“我生气了!”她双手提着裙子,在篮球场上追赶陈斯年。

幸好萧楚女跑的不快,陈斯年一溜烟跑开了三米的距离。

萧楚女气鼓鼓的撅着嘴巴,眼睛瞪着陈斯年,奶凶奶凶的,礼服下隐藏着双白净大腿若隐若现的,极具美感。

“我知道了,又是情侣角色游戏对不对?”陈斯年灵光一现。

“谁跟你情侣游戏了。”

“那……”

陈斯年很认真的想了想,“那就是准备对我使用两级反转的撩人手段?”

他脑袋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那你站住,用我的高跟鞋让你清醒清醒。”

萧楚女还真去脱自己的高跟鞋了,还跃跃欲试的朝陈斯年砸去。

来真的了!

陈斯年赶紧又跑开了好几米,萧楚女见攻击目标丢失,重新穿上鞋,朝陈斯年追去。

嘎吱!

高跟鞋与木制地板发出吱吱的响声,萧楚女摔倒在地,而后按着自己的脚踝。

远处。

陈斯年很得意的嚷道,“这招你用过了,我才不吃你这套。”

萧楚女气哭了。

“傻子!”

萧楚女哼了声,她没功夫去搭理陈斯年了,赶紧揉了揉自己的脚踝,她确实是扭到了。

轻轻一碰,好疼好疼!

她艰难的站起身来,往前走了一步,钻心的疼让她不自觉的面色凝重。

陈斯年觉得不对,赶紧走上前来。

“真扭到了?”陈斯年问。

他还不相信。

萧楚女却笑了笑,“假的,您就别笑话我了。”

陈斯年顿时心里一紧,连忙蹲下去查看她的脚踝,已经红肿了起来。

就在这时。

蹲在地上的陈斯年突然眼前一白,萧楚女白花花的大长腿已经在他面前了。

陈斯年被轻轻撂倒。

“哼!”

坏女人又笑了,萧楚女傲娇道:“一只脚的女人也可以将你撂倒。”

话音未落,她又疼得面色苦楚。

陈斯年没有计较。

这女人就不是别人能欺负的主儿,唯一让陈斯年觉得只是可惜的,是刚刚她抬脚时**的颜色。

遗憾!后悔!

恨不能重来!。

就在陈斯年纠结之时。

背后一个重物压了上来,温软软绵的一团能清晰感知到,慢慢的,她的双手,挽住陈斯年的脖子,脸也凑了上来。

陈斯年喉结耸动间,咽了口唾沫。

这礼服触感,yyds!

“还愣着干嘛,要到寝室锁门的时间了。”萧楚女埋怨道。

陈斯年从她礼服下绕了圈,锁住下摆与腿。

“你一见到我就生气是不是装的?”陈斯年看着前面的路问道。

男孩子是不是任何事情都要女孩子亲口说出来他们才会知道?

萧楚女一只手挽着陈斯年的脖子,一只手伸出来弹陈斯年的脑门,她问道:“疼吗?”

“不疼!”

萧楚女又弹了下。

“这次呢?”

“有些疼,所以什么意思?”

“既然你自己能够知道疼不疼,为什么还需要别人告诉你答案,就不能细心去发现,假如……”

“假如什么?”

“女孩子要是喜欢你,装在心里不说,是不是你永远都不知道?”

陈斯年顿住了。

茅塞顿开。

“是徐浩峰惹你生气对不对?”

“……”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