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恋爱 > 第199章:楚楚要被你宠坏了(18/111)

第199章:楚楚要被你宠坏了(18/111)

翌日,清晨时分。

一场大雨将持续攀升的天气浇灭,绿植疯狂的吮吸着来自大自然的雨露。

临近大一学年结束。

大部分专业都已经没课了,纷纷转入复习和备考,图书馆里的学生也比往常多了许多。

雨一直下!

陈斯年昨晚睡得太晚了,即使外面雨声很大都未能将他吵醒,在外上戏文系没课了,可以安安稳稳的在宿舍里睡觉。

萧楚女却打来了电话,陈斯年闭着眼睛接了。

“喂,谁啊。”陈斯年问道。

电话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似乎听到陈斯年的声音就能将她心化了一样。

“这么早喊你起床的还能有谁,肯定是你昨晚做梦都想梦到的人。”

萧楚女充分解释了什么叫做自信,她笑道:“怕你想的太辛苦,所以就早早给你打电话,让你听听我的声音,现在是不是觉得特幸福?”

萧楚女太招人喜欢了。

“让你失望了,我昨晚做的梦是我回到了s2末期,靠着新开发的ap剑圣rank积分登顶第一。”

女孩子做都是公主梦。

但男孩子不同,他们的梦都是英雄梦,键盘侠都写不出的那种。

成为世界第一黑客,以一己之力拿到的德特里克堡的绝密。

成为独一无二的兵王,指挥特战小组,打掉敌首脑,收复湾湾。

回到战乱纷飞的三国年代,卖草鞋遇到刘备,买猪肉遇到张飞,收集五虎将,统一全国!

……

“那还有其他梦呢?”萧楚女继续问道。

“梦到我站在百花奖颁奖典礼上,拿到了最佳编剧奖。”

这不是梦,这是理想和追求。

萧楚女有无数个理由支持和相信陈斯年,她特别的捧场:“那你好好加油,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坐在台下,眼里泛着小星星,看你上台领奖。”

这女人总是能让人信心十足。

“我就随口一说。”

“那还有做什么梦嘛,比如……我和你的,属于我们的梦。”

萧楚女提醒了一句:“劝你谨慎回答,虽然外面吓着我,可丝毫不影响我到你楼下找你。”

萧楚女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陈斯年抱着电话,想了想,他嘴角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我梦到某个夕阳下,我牵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牵着你的手,我们一齐在操场上散步。”

萧楚女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样的生活迟早会到来,想想,这样的生活一定特别浪漫。

沉默了一会儿。

萧楚女嘴角上扬,有些害羞的道:“那梦里,小女孩漂亮吗?”

“和她妈妈一样,眼睛大大的,又漂亮又活泼,就是有些喜欢骗人,总想让人哄她。”

陈斯年这是变相的夸她。

萧楚女脑袋已经晕乎乎的了,没有比夸女儿像妈妈一样漂亮更让人满足了。

“那梦里,小孩跑远自己玩去了,你会和我说什么?”

陈斯年挠了挠脑袋,这女人还真是爱粘人,大早上的就要人哄。

“我只喜欢你。”

萧楚女控制情绪憋着笑。

“难不成你还想喜欢其他人?”

“你真美。”

“这话已经听腻了。”

“那……我们再要一个吧!”

萧楚女心跳加速,脸蛋瞬间发烫,这话太有冲击力了。

萧楚女要到了她想要的感觉,自然也不会亏待陈斯年,她能带给陈斯年满满的快乐。

很快,萧楚女发了几张图片过来,全都是她穿女式职业西服的样子。

有几张照片还是黑色小西装配黑色丝袜,这谁顶得住啊。

陈斯年立马就没瞌睡了。

萧楚女又打来了电话,她玩味的笑道:“今天要进行新闻播报学科考试,你说我是穿黑色西服套装呢,还是白色西服套装呢?”

这难道还用选吗?

“黑色那套。”

“那我听你的,希望能考个好成绩,谢谢老公挑选,啵啵你哦~”萧楚女在手机里狠狠亲了好几下。

她的声音又酥软又勾人。

“难道就这点奖励吗?”

“我不喜欢听问句。”

陈斯年换了种语气。

“那你多给点奖励。”

“我不喜欢听无趣的要求。”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只要萧楚女认真起来,他说的每句话都能被她挑出刺来。

陈斯年被她逼急了。

“把你奖励给我,我只对你感兴趣。”

这话听起来还不错,就是陈斯年有些太贪心了,她看了看窗外的雨,说道:“那……起来去吃早餐?”

“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什么?”

“把刚刚我挑好的那套穿着。”

“……”

陈斯年没课,萧楚女的新闻播报学科考试是在早上十点整。

雨一直没歇着。

萧楚女已经来到陈斯年楼下等着了,接到她电话后,陈斯年立马就下楼了。

萧楚女穿着黑色小西服套装,整个人显得格外性感,一双大长腿被丝袜包裹,盈韵纤细,将整个人身高都拉长了。

陈斯年直接冲了。

过去。

萧楚女撑着伞,还未反应过来,就直接被陈斯年抱进了怀里,抱的特别紧。

萧楚女感受着他的热情。

她坏坏的笑道:“差不多行了,都要喘不过气了。”

陈斯年意犹未尽。

他接过萧楚女的伞,两个人挨的很近,通过薄薄的小西服,陈斯年都能感受到她温热的身体。

可萧楚女却不安分。

她抓着陈斯年的手,从他胳膊底下钻到陈斯年臂弯里,直接贴在他胸膛上。

陈斯年深吸一口气。

她长长的大腿微微弯曲,时不时碰到陈斯年腿上。

一触一碰。

陈斯年被撩的怒火腾腾的,也就黑色丝袜能让人浮想翩翩啊。

“你换右手打伞,要不然你淋雨了。”萧楚女嚷了声。

“好。”陈斯年应道,他换用右手打伞,左手腾了出来。

萧楚女连忙抓着陈斯年的手,放到了她腰肢间。

她浅笑道:“搂紧我,要是我被淋到雨怎么办?”

“回去换身衣服呗。”陈斯年毫不在意。

“万一生病了呢?”

“又不是第一次照顾你,端茶送药,晚上抱着你睡呗。”

萧楚女心里像吃了蜜饯一样。

萧楚女停下脚步,高跟鞋倒映在水面上,她娇嗔道:“陈斯年!”

“啊?”

“我今后变成一个生活不能自理,脾气特别冲的坏女孩,你要负全责!”

陈斯年低头,捏了捏她的脸蛋:“为什么啊?”

萧楚女眼圈红红的,勾着陈斯年的脖子,像猫一样用脸蹭着陈斯年的脸,亲热的不像话。

她可怜道:“楚楚要被你宠坏了。”

“……”

狗编:感谢另一半暖冬打赏的盟主,加五更,先还一更。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