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恋爱 > 第220章:起开,我穿衣服

第220章:起开,我穿衣服

女人的脸香喷喷的,亲上去很舒服,可眼泪是什么味道,陈斯年还真不清楚。

他准备一探究竟。

眼泪很少,晶莹的挂在眼睑下面,亲是不可能亲的,只能用舌尖去舔一舔。

“好像味道不对!”陈斯年用舌尖轻轻舔了下,放在嘴里除了咸咸的味道,没其他的了。

萧楚女一脸满足的发笑。

“哪里不对。”

“你眼睛旁边是不是没卸妆,还是说刚刚擦了面霜,这味道……一言难尽。”

萧楚女突然整张脸冷了下来。

“你骗人,明明是甜的。”她眼眸瞪的大大的,死死地盯着陈斯年,只要他说一个不字,她就要咬上去了。

“真和甜不搭边。”

他还真敢说啊。

萧楚女抬头,亲在他嘴巴上,慢慢将香液送到陈斯年味蕾里,分开后,继续问道:“现在呢?”

“分不清眼泪和你嘴里的味道了。”

萧楚女又亲了口。

女孩子就是这样的,总想从男孩子嘴里听到她们想要的答案。

“好像是有些甜……”

萧楚女又亲了上去。

“现在呢?”

“很甜,让人欲罢不能。”

萧楚女这才满意了。

陈斯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三点左右了,差不多要睡觉了,他也困了。

“我抱你上去睡觉吧。”陈斯年说道,他的手已经伸到萧楚女的腰肢上,准备将她扛起来。

“你先去洗澡,洗完我就上去,差不多能把这集追完。”萧楚女拒绝了。

陈斯年答应了。

没多久洗完澡,他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就下楼了,还用了萧楚女刚用的沐浴露。

确实香香的。

陈斯年一下来,萧楚女的余光就看了过去,从他的胸膛一直看到他的腿部。

不知不觉就脸红了。

“该睡觉了。”陈斯年说道。

“不要。”萧楚女小声地嘤咛一声,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思看韩剧了,他只想抱着陈斯年亲他。

“已经很晚了,熬夜对身体不好,而且你现在不是一个人。”陈斯年来到沙发上,让萧楚女靠在他肩膀上,手慢慢从她后背,放在她腰间。

女人的腰肢是软肋。

陈斯年的大手在她腰间轻柔的抚摸着,慢慢的从要腰间收紧,放到她肚脐上,将她整个揽入了怀里。

萧楚女身子已经软了。

“我……不要,刚好看到最好看的部分,不知道男主会怎么追女主。”

“可你刚刚已经说等我洗好就一起去睡觉的。”

“有吗?”

陈斯年的手在她肚皮上捏了捏,这女人又不承认了。

“你要是不承认的话,那就不怪我不客气了。”

萧楚女没有吱声。

“萧楚女,我数三声,乖乖爬到我后面去。”

“3”

“2”

“1”

萧楚女吐了吐舌头,她将陈斯年的手拍开,大长腿一伸,坐在陈斯年的腿上。

她面对着陈斯年,手勾住他的脖子,双腿夹住他的腰,脸蛋红的诱人贴在陈斯年赤着上身的胸膛上。

“那……走吧,楚楚困了。”萧楚女轻声呢喃,她声音似有若无的,特别的勾人。

没有衣服的阻挡。

陈斯年能直接的感受她肌肤的温度和滑腻,就是她的脸颊滚烫的,让人觉得奇怪。

陈斯年站起身来。

手放在她腿上,慢慢托着她整个身体,萧楚女浑身都开始发烫了,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你……怎么用我的沐浴露?”萧楚女在他胸膛上嗅了嗅,这香香的味道,明显就是她沐浴露的味道。

“不可以吗?”陈斯年反问,还在她大腿上用力的掐了下。

萧楚女憋着笑。

“那是女孩子用的,专门用来给男孩子闻的,俗称斩男香,你……难道还又喜欢的男孩子?”

陈斯年被萧楚女盯的有些郁闷,这也太尴尬了。

“你好端端的,用这做什么。”

“给你闻啊,特香的。”

陈斯年低头,在她脖颈和耳朵交界的地方嗅了嗅,简直香的让人上头。

萧楚女也在陈斯年胸膛上嗅了嗅,还张开贝齿小嘴轻轻亲了下。

“不过,男孩子用了也挺香的,陈斯年,你好好闻。”

陈斯年抓紧脚步上楼了。

抉择后,推开了萧楚女房间的门,她房里整天干净多了。

将萧楚女丢在床上。

陈斯年打开空调,也扑到了床上,萧楚女抱着陈斯年,只是亲了几下,不让他动了。

倘若男人是树干,那女人就是藤蔓,萧楚女此时像藤蔓一样用腿缠绕着陈斯年。

两个人对视了会儿。

“已经很晚了,本身就身体疲惫,要是还来的话,你身体会吃不消的。”萧楚女脸色绯红。

“那你的意思是想让我跑进浴室打开凉水冲一次了。”

“就不能忍一下吗?”

自家女人不能动,还让忍着,这怎么说的过去。

“你今天的变装小视频太让人上头了,这肯定忍不了,谁让你这么遭我喜欢呢。”

萧楚女咯咯咯直笑,送上软唇,轻轻在他唇上亲一下。

“陈斯年,我也喜欢你呀,可我定力多强,我怎么能忍着不动你。”

陈斯年不敢苟同。

“隔两三个小时就不乐意了,还让我陪你聊天,这算定力强?”

“我……我只是单纯查岗。”

“那费劲心思发小视频,还美其名曰发福利,想要我时刻想着你,这算定力强?”

“偶尔心血来潮让你看看。”

陈斯年眯着眼睛,他饶有兴趣的欣赏这个女人狡辩。

陈斯年多了解她啊。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把手放开,我到我房里睡去。”陈斯年也不压着她了。

萧楚女却不松手。

“不许!”

“我定力不够,免得烧到你身上了,快点松手。”

“不松!”

萧楚女眼睛明晃晃的,她红红的软唇轻启道,“最近睡习惯了,不枕着你的手睡不着。”

“你可以枕着小黄人睡。”

“我抱人睡习惯了,突然少了点什么,睡的不安心。”

萧楚女已经习惯陈斯年的存在,稍有变动,她心就不安。

“你把你的小熊玩偶抱着也是一样的,它还不会不小心压着你的头发。”

萧楚女吸了吸鼻子。

她怎么说陈斯年都不愿意抱着她睡觉,她真的很伤心。

“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萧楚女这问题问的实在是妙。

解决办法还是有的。

“你起开,我把衣服穿上!”

“……”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