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109 帮我个忙吧(本卷终)

109 帮我个忙吧(本卷终)

好冷,我在哪里?

良守有些迷茫地看着身边的一切。

我应该在和火车战斗!

他想起来了。

可是,他想要起身,什么都没有。

我的身体呢?

冰天雪地里,他仿佛就只是一个迷茫地意识,没有实体,动弹不得。

……

汹涌的法力涌动而出,在良守施法完成的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所有的法力被瞬间抽干,彻骨的严寒笼罩了全身。

在那一刻,他看到的不是以自己为中心席卷整片空间的寒冰,不是从天而降的大雪。

他真正地看到了,冬天。

那不是所谓的降雪,不是所谓的狂风。

他看到了冬天的本质,那是万物的凋零,永恒的终结。

四方印动了,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就和上次他领悟孟章的时候一样,最上方代表玄冥的法印旁,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和之前不同,这一次他“看”的很清楚。

……

我应该赢了吧?良守想着。

回想着自己记忆里最后的画面,无尽的火焰被尽数冻结,火车应该已经被镇压了吧?

澪应该活下来了吧?

这么想着,他释然了。

自己这是死了?

不过想想也对,那种威力的法术,如果能够没有副作用的实战出来才是不正常的吧?

他有些惊讶于自己对死亡的坦然,我竟然没有什么痛苦,甚至没有一点遗憾?

不,不能这么说。

他想起了晴子,想起了世界。

自己死了,她们会很伤心的。

愧疚的情绪涌上心头,自己死了,晴子能扛得过去吗?

还有澪……

这对她来说恐怕有些……

不过她应该活下来了吧?

良守忽然又感觉自己有些自私,让澪活下来,是不是对她的另一种残忍?可是难道自己就选择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真是怎么样都没办法完美的选择。

这么想着,他又觉得有些遗憾,可惜了,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单身。

恍惚间,有什么东西照射进了这一片冰天雪地里。

那东西的光芒有些刺眼,良守下意识地做出“眯眼”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地感觉这东西很熟悉。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被那团看不清的东西“抓”了起来。

在再次失去意识前最后一刹那,他终于想起来了这种感觉的来历。

那似乎是他很久没有查看过得系统?

……

山间的竹屋内。

俊美的年轻男人猛地咳嗽起来,不小心撞到木桌,撞翻了桌案上装着清酒的酒杯。

酒杯滚落,摔得粉碎,酒水撒了一地。

“咳咳……”他捂着嘴剧烈地咳嗽着。

“如果你还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那么大概又离死不远了。”竹屋没有装门,只是搭了层帘子,在帘子外的台阶上,是一名女子双腿盘起,结跏趺坐,由于帘子遮挡,看不清面容。

“如果可以死的话,那真是一种解脱了。”男人喘匀了气,手指一点,酒杯碎片重聚在一起,倒飞回桌上,“可惜了这杯酒。”

“难道你不能让这被洒在地上的酒重新回到杯子里吗?”女人问道。

“所谓覆水难收,便是如此了。”男人重新给自己斟了杯酒,仰头一饮为尽。

紧接着,他又爆发出一阵更加剧烈地咳嗽。

“你早就不是当年了。”女人说道,“甚至于,即便是当年,像这样使用离魂术从凡尘与黄泉之间将迷茫的灵魂带回,也几乎会要了你的命。”

“如果可以要的话,那真是太好了。”男人笑着说道,“事实上,对我们来说,有一个成语非常恰当,你想知道吗?”

“我不想。”女人回答,“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词。”

“确实不怎么样。”男人笑着说,“但是你知道,我还是会说的,叫求死不能。”

说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状若癫狂地大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他趴伏在桌案上用一种半醉半醒地语气说道:“我好像犯了个错。”

“一直用离魂术就是你犯得最大的错。”女人冷言道,“即使就像你说的,现在你死不了,可是那种痛苦却只会更加剧烈,你还能够忍受多久?”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啊。”男人回答道,“我说我犯了个错,是因为我确实有些弄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了,我原本以为给他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会激起他的斗志,结果……他还是缺少了一些东西,或者说,他还是没有自信。好吧,我承认这方面我想错了。”

“你做了什么?”女人的声音很疑惑,“如果你出面教导他的话,我不觉得他会缺少自信这种东西。”

“你错了。”男人的声音开始很严肃,但是说着说着又有些势弱,“我说的错误并不是这个,好吧,大概确实是我的方法不对。”

但是他很快调整了情绪:“不过不论如何,事实证明我没有选错人,你看看,他甚至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自己用出了‘虚’,这几乎就是个奇迹好吗?”

“是啊,几乎把自己送进了黄泉的奇迹。”女人不置可否。

说着,她突然明白了:“你叫我来的目的,该不会就是……”

“是啊,你也看到了,一直用离魂术实在是太痛苦了,就算是不会死,我也不想再继续承受这种痛苦。”男人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而我又不适合重新回到尘世间,所以,你能够帮我一把吗?”

女人一阵沉默。

“就算是我想帮你,四方印的修行我也一窍不通,甚至于就连阴阳术的基础修行,我都一无所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去教导他?”女人想了想,说道。

“不不不。”听到女人的意思里并没有明确的拒绝,他一下子活了过来,“四方印只是纸和笔,他不需要你教他怎么作画,甚至,我也不希望有人教他,他有能力有天赋有才华自己划出那副绝美的画卷,但是,他需要一个引路人,一个能够告诉他该怎么走下去的人。”

他顿了顿,看向门外:“如果要说到人生经历,恐怕没有人比您更加丰富了吧?”

女人沉默了。

“况且,又快要到三十年了,你总归也是要往尘世间走一趟的。”男人继续说道,“不妨就帮我这个小忙,好吗?”

“我明白了。”女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你早就计划好了吧?”

男人轻笑一声:“等到了必要的时候,还需要你把他引到我这里来。”

女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一阵微风吹起门帘,从门帘撩起的缝隙向外看去。

身穿黑色僧衣,头戴黑色布巾的女人正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