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13 心情复杂

13 心情复杂

走廊上,良守和澪对视着。

“为什么?”澪铁青着脸色。

“什么为什么?”良守觉得很好玩,于是故意反问道。

澪感觉到自己声音不经意间有点大了,教室内很多学生都纷纷探出头,似乎在猜测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说了,我没有和你合作,你为什么要把积分分给我?这是违反规则的!”澪质问道。

“因为你确实在委托里帮了不少忙啊。”良守笑了起来,“如果没有你昨天去和由美交流,即使是村上社长留在家里一天,人偶上的怨气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我驱散。”

澪咬牙,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很想质问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和由美交流,但是又觉得如果这么做,就承认了自己确实出了力。

“你看,你确实也做了很多事情,怎么能够说是违反了规则呢?”良守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

澪瞪着眼睛,

看着良守回到座位上的身影感觉有点哑口无言,不过,明明自己对他态度那么恶劣,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很快,到了上课时间,澪便努力不再去想那些事情,毕竟对她来说,上课认真听讲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更何况,想要考入阴阳院,也必须要通过东大的考试,高中课程的成绩显然是至关重要的。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挂在书包上的两个式神明显有些兴奋过头了。

本来就有些心情不顺畅,她不由得感觉到一股无名地怒火就这么涌了起来。

想都不用想,雨女和阿晴的这种兴奋和躁动明显是和这两天混熟的良守玩嗨了。

其实原本这种事情也不会让她有什么异样的情绪,但是她现在却难以抑制地升起了一丝怒火。

说起来倒也并不奇怪,澪早就习惯了别人因为自己令人生厌的态度厌恶自己排斥自己,她几乎从来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去恼火,可是,良守这种不仅没有对她厌恶,反而更像是看穿了真实意图的行为却让她产生了一种异常纠结的心态。

她知道自己并不应该对此有什么负面情绪,可是却又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强烈地排斥感。

在这种复杂情绪地作用下,她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态变得很不正常。

在这种情况下,式神和良守的闹腾就成了让她情绪彻底爆发的一个节点。

她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良守,然后又狠狠地敲了下两个娃娃,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坐在御门院澪身后,良守在被前座的女生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他也想起来这确实是在上课,自己和两个式神玩得有些过于开心了,虽然自己不需要听课,但是影响到别人学习确实不好。

于是,他看了眼被澪教育后唯唯诺诺缩成一团的两个式神,笑了笑,然后从书包里拿出自己携带的小说。

澪感觉到周围安静了下来,可是她却依然还是没有办法像平时一样集中注意力到学习上来。

其实式神和良守玩闹的小动作并不会影响到她的学习,阿晴和雨女其实已经注意了分寸,不会打扰到她,澪有点拿不准自己刚才是真的因为被打扰了生气,还是仅仅只是因为良守出乎自己意料地把积分给了自己,自己在借此泄愤。

她的情绪在经历了刚才短暂地宣泄后,又莫名其妙地进入到了一个极度的低谷,一种愧疚和负罪感不知为何又涌上了心头。

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行为异常的无理取闹,良守的行为明明是对自己有好处,而自己却仅仅只是因为他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一边讨厌自己一边接受赠与,就开始厌恶他了?

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行为。

澪想着自己此前说过的话,人们在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后不会感激,而是会嫉妒怨恨,可是,自己这样因为别人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是选择了更好的方式后,就去无端地把愤怒发泄在他人身上,岂不是更加糟糕?

明明良守做得更好,他洞悉了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想帮他,但是却也体谅了自己的行为,于是把任务奖励合理地分配了,大家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明明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一个没有强大家族支撑的少年阴阳师,却能够愿意去用心体会他人的想法,明白阴阳师真正的意义,而非仅仅只是例行公事般除去恶灵便离开。

澪越来越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过分了。

“他其实也应该很需要那个积分,既然他能够考进这所高中,那么目标不出意外也应该是阴阳院,所以,积分对他来说应该也很重要,可是,即使我对他恶语相向,却又为了能够让双方都得到回报,只拿走了对他来说可能现在更重要的金钱。”

澪开始后悔自己那天对他的态度了,其实这样一个E级任务积分对自己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虽然不是如今御门院家族最核心的成员,但是背靠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她从小能够得到的资源远比一般人要好得多。也正是因此,她已经有了一年的出勤经验,按照两到三年就能够攒够积分的标准来说,她对于积分的获取反而不是那么的迫切。

另一方面,她很清楚一个人的精力有限,自己能够同时兼顾学业和修行的主要原因,是家族为她在修行方面提供了太多的帮助,能够让她省下很多时间和精力,而这些,都不是良守能够具备的,所以,他能够考进这所高中,也就意味着他必须要在学业上花费不少心思,那么,在修行方面恐怕就不会那么顺利。E级任务也分难易,自己当然可以轻松地全部驾驭,甚至不夸张地说,一些弱一点的D级妖魔都未必是自己的对手,可是,良守却并非如此,像村上家这种简单的任务,就会是他赚取积分的最好方法。

她很后悔,如果早知道良守的为人,她就应该把话说明白,而不是让他把重要的积分分给自己。

这么想着,澪忍不住又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良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