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4 一个条件(二合一)

24 一个条件(二合一)

坐在阴阳寮的审讯室里,彩织低着头,不敢和面前的阴阳师对视。

“你不知道抓走你的人去哪里了?”

“是的。”

“你购买了人皮,对吗?”

“是,很抱歉,我需要一个让我能够在人类社会里工作的方法,我知道这是违法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她努力为自己辩护者。

“这些事情不由我来决定。”那名阴阳师在确定了基本情况后就收起笔记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彩织被关在阴阳寮的监狱里。

“彩织。”

不知过了多久,即使是作为一只化猫,她都有些放弃对周围环境的感触,安静地缩在墙角等待终结时,有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彩织睁开眼看过去。

“你为什么要购买人皮。”来人问她。

“我……我需要钱,需要工作来养活投靠我的那些善擦,我没有选择。”她努力做出可怜的样子以期望能够得到哪怕一丁点的同情。

“那些人皮的售价并不昂贵?”来访的男人又问道。

“不贵。”彩织摇头,“很便宜,甚至不到我们一天的口粮。”

来人点了点头。

“那么你能够再带我们去找到幕后出售人皮的妖怪吗?”男人继续问道。

“这恐怕……很难。”彩织想了想,回答道,“出售人皮的都是些黑市里的小妖怪,我也没见过他们幕后的老大。”

“有完整的销售网?”男人做出思索的动作,不过他的面容被一团阴影笼罩,彩织看不太清,片刻后,他又说道,“那些小妖怪出售的人皮,价格都是统一的吗?”

“嗯,都是一样的,如果损坏了,还可以继续购买,我之前在打工的时候发生过一起小车祸,人皮损坏了一部分,我就找他们重新买了一张,联络的和负责送货的人两次都不一样,不过价格和货物都是一样的。”

“嗯……”男人点头,“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销售人员的联系方式?”

“是的。其实很多妖怪都有,虽然很多妖怪现在并不会伤害人类,但是出于对人类或者说……”她低着头,又悄悄打量对方,“对阴阳师的畏惧,愿意购买人皮的妖怪其实很多,就算是具有了变化能力的很多妖怪,也都偷偷购买了一些以防万一……”

“我明白了。”男人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所以,你能够联系到底层的负责人,是这样对吧。”

“嗯。”彩织回答。

“那么现在,我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男人说道,“如果你成功了,购买人皮的罪行阴阳寮可以既往不咎,并且可以为你在阴阳寮的猫舍里为你和你的善擦们安排一份工作。”

彩织茫然地抬起头。

“去加入贩卖人皮的组织。”男人说道。

……

彩织被放出了阴阳寮,这几天的生活即使是对于一只妖怪来说,未免也有些过于魔幻了。

从最初的为了养家铤而走险购买人皮,到被绑架,再到被阴阳寮救出,最后自己竟然成了阴阳寮的卧底?

自己只是一个弱小的,连变化人形都做不到的E级妖怪,居然会被迫参与到调查人皮贩卖网这种事情里?

那个男人虽然为她的未来许下了美好的前景,可是如果失败了,她很清楚自己的下场。

但是她终究还是决定答应对方。

毕竟,她已经没什么选择了不是吗?

被关在监狱里,或者去拼一把,就算是失败了,其实也没有太差了。

更何况……

回到妖怪街,走进自己利用在人类社会里打工的钱租来的店铺。

“老板,你回来了!”刚推开门,一只善擦激动地扑进她的怀里。

很快,善擦们聚集了过来,使劲在她腿上蹭着。

她数了数,还好,一只都没有少。

“你回来了?”年轻的人类阴阳师走了进来。

“哦,抱歉,不开门营业。”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进来后没有关门。

“嗯,我明白,看来阴阳寮没有追究你购买人皮的事情?”那个阴阳师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的时候似乎很随意地问道。

“是的,阴阳师大人很仁慈。”她回答道,是啊,真是仁慈……

“那就好。”男人向外走的时候,还顺路和一只善擦打了个招呼。

看着对方离开,彩织皱起眉头,她叫来那只善擦:“你认识他?”

“嗯!”那只善擦用力点头,“那天那个坏人闯进店里的时候,就是他进来救了我们!而且,后来找到老板你的阴阳师里也有他!这些天他还经常带些猫粮来这边给我们,是个好人呢!”

“这样吗……”彩织伸手摸了摸这只善擦的脑袋,“好了,去玩吧,我还有些事情。”

“好。”那只善擦点头,“不过,我们还开业吗?”

“开业?”彩织愣了下。

“是啊,家里吃的不多了,这些天都是靠他带来的猫粮的,老板你那么辛苦,现在又不能去人类社会打工了,我们总还是要努力点的。”那只善擦小心地说道。

彩织看着小小的猫球,沉默了良久。

“开业,明天照常营业。”她说道。

……

回到自己房间内。

她关上门,用妖力封住房门防止有善擦贪玩跑进来。

走到房间墙角。

那个藏人皮的暗格被发现了,不过那并不是全部的秘密。

打开另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一张符。

彩织犹豫着看着这张符。

要不要逃走?如果逃走……

不,不行。

她咬牙。

妖力输入,符纸亮了起来。

“化猫,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可听说你遇到了不少事情,连人皮都被阴阳寮搜出来了,不要想了,我们不会再卖给你了。”对面传来声音。

“我想通了。”彩织说道,“人类终究是人类,他们不会在乎妖怪。”

“可是我看他们挺仁慈的,毕竟你可是被他们毫发无伤地放了出来。”对方嘲弄道,“难道你还不满意?”

“抓走我的人,是个人类。”彩织没有理睬他,她自顾自地说道,“如果不是阴阳寮的放纵,难道他能够在妖怪街内行凶?那些阴阳师真的在乎妖怪的性命?他们不过是敷衍了事罢了。”

“可是,你毕竟被抓了,我们可不能信任你。”对方又说道,“我可不想哪天就被阴阳寮给超度了。”

“你之前不是一直希望借用我的店来扩张生意吗?虽然平时来往的妖怪们都很贫穷,赚不了什么钱,但是你们需要的不就是一个场合吗?”彩织说道。

“是的,你的店在平时,能够聚集很多妖怪,大家都喜欢看着善擦们玩,这就是最开始我希望找你入伙的原因,但是你也知道,机不可失,更何况,现在的你可不值得信任。”

“那行,我去找别人。”彩织的语气也不在意,“总有愿意赌一把的。”

“别!”这一次对方有点急了,“你不能……好吧,我需要一点时间来确定你的状态,毕竟你也知道,你进过阴阳寮。”

“我明白,但是你也知道,机不可失。”彩织切断了妖力连接。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

“做得不错。”突然间,一道尖细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彩织惊恐地转过身,看到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

“你!”她瞪着眼睛。

“怎么了?少爷放你离开,总不可能没有一点后备手段吧?”那人嗤笑道,“虽然阴阳寮很厉害我进不去,但是你不会以为自己回到了妖怪街能够避开我吧?”

他的脑袋转向被妖力封住的房门:“还是说你觉得那玩意能阻止我?”

“我已经按你们的要求做了,你还想怎么样?”彩织咬牙切齿,她恨不得冲上去用尖牙利爪撕碎这个家伙。

“别这样,小猫咪,你知道自己抓不到我。”那人哈哈笑着,“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走了,不过要记得,少爷对你的要求,人皮销售网的头目。”

“我自然知道。”彩织撇开头不去看他。

“这就对了,毕竟不论是给谁走卧底,你要查的东西总是一样的不是吗?”那人哈哈笑着身形消散,只有一片树叶轻轻飘落在地上。

彩织看着那片树叶:“呸!”

……

“我需要你帮我做的事情很简单。”在那间暗无天日的房间内,黑衣男人看着彩织,“帮我找到贩卖人皮的那个家伙。”

“不,这不可能!我根本没有见过幕后的人而且据他们所说,那家伙至少是C级的实力,我,我不能……”彩织拼命摇着头。

“你应该知道厉害的。”黑色的灵力又冒了出来。

“不不不,我愿意我愿意!”

彩织大喊着。

“那就好。”男人重新坐下,“接下来,我说的事情你听好了。”

……

“当阴阳寮的阴阳师冲进来的时候,你要表现出虚弱的样子,不过嘛,我觉得这也不用你装,毕竟我确实折磨了你。”

……

“这边!有那只化猫的妖气!”

外面一片杂乱,很快房门被人轰开,彩织艰难地睁开眼,看到阴阳师们冲进来,她虚弱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紧接着,到了阴阳寮,老实承认你做过的事情,一点都不要隐瞒,然后,着重强调你是为了养活那些善擦才购买了人皮出去打工。不过这应该也不成问题,毕竟你很善于求饶。”

……

“求求你们,我真的没有害过人,我只是想借用人皮在人类社会里赚点钱买些吃的……”被关进牢房里的时候,彩织拼命地喊着。

……

“接下来,只要你演得够好,阴阳寮一定不会放弃这样一个能够接触到人皮销售网的机会,他们的高层一定会来找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家伙会亲自出马,毕竟他一直都很喜欢事必躬亲,你只要表现出自己懦弱,害怕,但是却又有要让善擦们活下去的坚持,他一定会心软给你一条生路,也就是让你去当他的卧底。”

……

“那家伙一定会给你许愿,不过那也不能叫做许愿,毕竟如果你真的能够活着回来,他说的事情都会兑现,甚至于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会放着那些善擦不管,你看,你没有后顾之忧了不是吗?”

……

“经过犹豫后,答应他,然后,你就能重获自由。”

……

“但是,记住,你并不是阴阳寮的卧底。”黑衣面具男人的声音从戏谑重新变得冰冷,“你所知道的,查到的一切,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然后,我会告诉你哪些东西可以告诉阴阳寮,你明白了吗?你要为我工作。”

“是。”

……

事情的发展就像那人预料的一样。

彩织长叹一声。

她开始怀疑或许从一开始她就是备选好的目标,那家伙根本就没有和自己说实话,他杀死山童,根本就是为了让自己确信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从而逼迫自己就范。

毕竟并不是每一个妖怪都可以轻易加入人皮销售网。

只有自己,那些负责销售的帮派们,一直在希望想办法获取一个妖怪街明面上的掩饰,而不是一直在人类社会暗地里躲躲藏藏的交易,从而扩张交易规模。而自己的店铺,并不是只有在集市时才开门营业,妖怪里也有不少觉得善擦可爱,想要和善擦玩耍,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大多也很贫穷,付不起什么价格,与其说是来消费,不如说就是邻居作客玩闹。

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就成为了日常妖怪街上妖怪往来最频繁的几个场所之一,而这,充分满足了那些销售人皮帮派的需求,他们曾经数次邀请自己加入,甚至为了拉拢自己,在原本就很便宜的人皮价格上额外加上了优惠。

自己此前一直不想加入他们,毕竟一旦加入,不论是C级的大妖怪,还是阴阳寮,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起的,但是这一次,她终究没有别的选择了。

她推开门走出去,看着在大厅地面上追逐打闹的善擦们。

那个黑衣人很可恶,但是他说的话到目前为止全部都应验了,那么,就算是自己失败死了,这些善擦应该也能够如他所说地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