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9 各自的调查中

29 各自的调查中

金色的阳光下,良守站在走道里看着体育馆内正在训练的剑道社。

幻梦的剑法很怪,很快。

他轻易地战胜了自己面前的对手。

“幻梦同学真的太厉害了,由你加入,或许今年的团体赛我们能够更进一步!当然了,你更应该去争夺个人赛的荣誉。”一旁观战的一名女生凑上开略带殷勤地说道。

幻梦没有回答。

他的视线转向另一边。

良守和他对视。

“田边良守没有加入剑道社吗?”片刻后,他转过头向一旁的其他社员问道。

“田边良守?那家伙也懂剑道吗?”

幻梦没有再说什么了。

……

“我昨天去剑道社看了看。”良守对澪说道。

“有什么发现吗?”

“恐怕说不上。”良守摇头。

“放学之后去一趟海马。”澪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飞鸟梦落联系我了,她说他找到自己爷爷的遗物了。”

良守这才想起,那个相当自来熟的女服务员之前还答应了自己说是要送些书籍,虽然对方出于好意,但是他也真的没有对此抱有多大的希望。

……

“夏彦?你在找什么?”御门院薰有些奇怪地看着自从从妖怪街回来后就一直扑在图书馆里德男友,“最近是有什么课布置了论文吗?要不然我帮你找找资料?”

“没有论文。”贺茂夏彦放下手里的书,“是我自己在找东西。”

“可是,找什么?”薰很疑惑。

“田边良守说得对,我没办法放下。”

御门院薰沉默了。

“我知道,如果我保持现在的状态,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地走下去,将来我会知道,可是,好奇本来就不单单只是为了知道真相而已。”贺茂夏彦说道,“我想要自己去弄清楚。”

“可是……”

“可是那会很危险,会出问题。”贺茂夏彦把女友的话接完,“父亲不让我们参与,我们现在也不应该参与,至少从等级上来说不应该。”

薰点了点头。

“所以我在一个人找。”贺茂夏彦说完,转头继续在书架上找了起来。

一只纤细的手把旁边的书抽了出来,夏彦转过头,看到薰翻开了那本书。

“怎么了?我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薰白了他一眼,“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我们应该从哪里着手?”

“妖怪街。”贺茂夏彦说道,“妖怪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团体,即使是有阴阳寮的强力镇压的外界,每年依然会发生妖怪袭击人类的事情,那么,在妖怪街这样一个并未表面上维持秩序者的世界,却几乎没有发生过袭击?这根本就不正常。”

薰皱起眉头:“也许,是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被妖怪街隐瞒了,阴阳寮根本不知道,另一种,是高层们对我们隐瞒了。如果是第一种,那么妖怪街内就一定存在一个不弱的势力,如果是第二种,那妖怪街如果没有一个零阴阳寮有所忌惮的势力,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们隐瞒?”贺茂夏彦把书放回柜子,“所以,不论如何,妖怪街里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秩序维护者,而这个足以震慑群妖的势力维护者,却让一个仅仅只是D级的凶手在自己的领土内为所欲为?”

贺茂夏彦转过身,看着薰:“妖怪的领地意识比人类更强,一个强大到足以真是群妖或者能让阴阳寮有所忌惮的势力,却会不敢去对付一个仅仅只是D级的凶手?甚至任由对方在自己的领地内作威作福?”

薰说不出话了。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吗?为什么我们不应该继续参与阴阳寮的调查,为什么我们现在还不够格,为什么凶手依然逍遥法外,但是阴阳寮却一点也不着急。”

夏彦笑了:“答案或许很明确,那就是这次的袭击,从最开始,就是阴阳寮就已经知道了,而那个幕后的妖怪街掌控者,很可能也是其中的一员。”

“夏彦……”薰咬牙。

“我想要一个人去做,因为这很危险,而且我们还需要小心,如果查得太多,很可能会影响到阴阳寮原本的计划。”贺茂夏彦说道,他走到另一个书架前期待的抽出一本书,“就算再怎么掩盖,很多东西还是会留下线索,而那些线索,就在妖怪街从创立开始的历史里。”

他翻看着新书,仿佛突然想起,对薰问道:“你和澪联手用具庚寅制住他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薰沉思,“有种厌恶和排斥感?”

贺茂夏彦若有所思。

……

“你查到什么了吗?”阴暗的房间中,文车妖妃的声音传出。

“暂时还没有,我只是稍微靠近了,想要取得信任还需要一些准备,而且,人皮网络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我知道了,人皮那边,交给下面去做就行了。”文车妖妃不甚在意。

“可是,猥裸大人的命令是……”

“之前没有你的时候他不是已经干的很好了吗?一个不完美的试验品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文车妖妃不屑一顾,“和生与死,黄泉的秘密相比,一个人皮算得了什么?还有,记住,你是我的侍女!”

“我明白了。”

“有什么计划吗?”文车妖妃又问道。

“想要弄清楚,那么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实际测试了,这也是您的教诲。”

“找好了目标吗?”

“有一些选择,不过,我不确定他们到底能不能让他展示出可能和生死相关的东西,他只是D级,但是却有斩杀C级的能力,如果选择的对手太弱,就没办法看到您想要的东西,如果太强,就没办法起到研究观察的作用。”

“那就县找个D级的扔过去,那些没什么脑子的低等妖怪,就当是送给他的功劳了,他们人类阴阳师不是喜欢用斩杀的妖怪来当做自己的功绩吗?”文车妖妃满不在意。

“是,我这就去安排。”可以听得出,女人的声音里有些不情愿与不赞同,但是她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了这个指示。

“生与死,黄泉……”文车妖妃低垂眼帘看着面前的符咒,“魂归泰山吗?”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