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30 很好

30 很好

月色下,蒙面女人站在山间。

微风徐来,轻轻吹动她的衣摆。

女人低着头看着下面深不见底的漆黑悬崖。

她伸出一根手指。

一个小小的黑点顺着手指向下慢慢滑落。

仔细看过去,那是一只小小的蜘蛛,正从腹部拉着丝线一点点落向那漆黑无光的悬崖。

风有点大了,小小的蜘蛛挂着蛛丝在风中似乎无助地摇曳着。

蛛丝断了。

“应该差不多够了。”女人轻声说着,她转身离开。

山间的清风组建变得猛烈起来。

隐约间,那呼啸的风声仿佛掺杂了某种愤怒的咆哮。

……

海马咖啡店内。

“就是这些了。”飞鸟梦落吃力地拉着一大捆书啪的一声砸在桌上。

动静有些大了,不少还在咖啡店里的客人都略带惊讶地转过头。

“有点……多啊……”良守的表情微妙,他原本以为只是少数几本,缺没想到飞鸟梦落带给他的,竟然比自己此前从书店淘到的还要多。

“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里面都是汉字,我也看不太懂,索性就都打包带过来了。”飞鸟梦落因为刚才搬书的动作有点气喘。

“多谢了……”良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飞鸟梦落还有工作要忙,她很快离开。

良守站起来试着提了一下。

好沉……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飞鸟梦落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样子,这种自己都觉得沉的东西,她竟然自己一个人从住处提过来?莫非传说中那些看起来瘦弱但是一身怪力的二次元属性真的存在?

“我们还要继续注意那个刑部幻梦吗?”良守用叉子摆弄着盘子里的蛋糕碎屑,“你去查刑部的问题有查到什么吗?”

“没有。”澪撇开眼神,“一无所获。”

“会不会是你反应过度了?”良守想了想,又调侃了一句,“或许是你因为他的美貌而嫉妒了?”

澪努力控制着自己把手中叉子扔到良守脸上的冲动,她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那家伙的感觉,和黑衣人很像。”

“像黑衣人?”良守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虽然很微弱,但是……”澪犹豫着,“我也说不上来,但是那个幻梦,他给我的感觉有一种微弱的排斥,我告诉过你,那家伙给我一种截然相反的感觉,而上一次,我感觉到这种东西,是幻梦的那种黑色力量。”

“能确定吗?”良守收敛起了调侃的心情,如果幻梦和那个在妖怪街行凶的黑衣人有关系,那这就不是什么小事了。

“不确定。”澪低下了头,“这只是一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吃到桔子,觉得酸,而吃到了另一个酸味的软糖,也会觉得酸,可是却不能说桔子和软糖是一种东西……”

“也就是说,你只是感觉到了排斥和厌恶,却没办法确定是不是因为同一种东西产生的?”良守总结道。

“嗯。”澪点头。

“但是,这有另一个问题。”良守露出好奇的表情,“为什么你会对他产生这种厌恶?”

“这不重要。”澪打断良守,“我们要想个办法确认一下。”

“我们没有见过黑衣人的容貌,可是也不能贸然直接对幻梦动手试探,恐怕很难有一个靠谱的办法去确认吧?”良守也觉得有点头疼。

“其实,也可以……”澪犹豫着,“如果去找薰借犬神,或许就有办法了。”

“原来如此。”良守恍然大悟,就算再怎么掩饰,气味总不可能有太多改变,而那只柴犬,应该可以分辨,“那你直接去找她说不就好了?”

“不,你去找贺茂。”澪撇开头。

“?”良守觉得不能理解,你们不是一家人吗?而且薰看起来也没有表现出对你有什么冷漠排斥啊?为什么要绕这么一大圈?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过于追究,拿起手机,给贺茂发了一条信息。

过了片刻,贺茂的回信就来了。

“他们说明天放学的时候会在学校外面等我们,到时候让薰带着犬神和我们一起去剑道社外面。”良守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对澪说道。

“好。”

……

贺茂夏彦看着手机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正在翻书的薰问道。

“田边找我,他说他在学校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找你借一下一郎。”贺茂夏彦说道。

“借一郎?”薰眨了眨眼睛,“是借了什么任务,需要追踪吗?”

“不是,是他们在学校里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贺茂夏彦说道。

“奇怪的人?”

“一个会让御门院澪感到厌恶和排斥的人。”贺茂夏彦看着手机出神,“就像你之前说的,对那个黑衣人感到的厌恶与排斥……”

“你说什么?”薰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说那家伙可能在接近……”

“还不好说。”贺茂夏彦皱着眉头,“只是相似的厌恶,就算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也不一定是同一个人,毕竟你之前提到了,那种厌恶,更多的是来自那种黑色的灵力,这也可能是因为当时你和御门院澪利用桔梗印与那个黑色灵力正面对抗过,而我和田边都没有这种感觉。”

“就算不是同一个人,相同的只是那种黑色的灵力,他们之间也必然会有关联,更何况,我从来没见过那种污秽可怕的东西,如果那不是一个人独有的能力,事情就会变得更可怕了!”薰说道,“甚至于我可以感觉到,那是足以与桔梗印匹敌的东西!”

“这样啊……”贺茂夏彦眯着眼,“那我答应他了,明天放学之后,我们一起去一趟?”

“好!”

“好。”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

“你做好了?”文车妖妃拿着传信的符咒,轻声问道。

“是的,已经准备好试探了。”传信符咒里传来女人的声音。

“是附在上面的,是吧?”文车妖妃又问道。

“是的,毕竟就算再怎么想办法,不论是引诱,欺骗,还是收买,试探者被干掉之后,都太容易露出破绽了,而且还么有办法直观地观察。”女人说道,“如果是附在上面的话,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很好。”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