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16 完了,危!

16 完了,危!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真的对这种事情有兴趣。”等千田心满意足地离开后,良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种试胆大会还不如我家猫又可怕。”

“猫又可怕?”澪眨眨眼睛,猫又不是很常见的阴阳师宠物吗?阴阳寮还开设了专门的猫舍,说起来,她一直都挺想去领一只来着……

“会盯着你修炼,还会催婚的猫又,那可不是一般的可怕。”良守心想。

“这不是重点,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和他们一起去那个废弃公寓,那不是纯粹地浪费时间吗?”良守说道。

“不一定。”澪皱起眉头,“他们说的异变是半个月开始的,而且,如果是流浪汉,不可能没人注意到,这种亮光和脚步声,很可能意味着那方面的问题。”

“你会不会小题大做了。”良守不信,“如果这地方真的有问题,阴阳寮不可能放着不管,哪怕是E级的调查任务也好,他们每年排查这种城市内的灵异场所,不都会发布那些根据传闻强度初步定级的DE级别任务吗?”

“你说的没错。”澪点头,“但是一般这种排查每个季度会进行一次,而有些灵体是真的会因为各种特殊的原因在两次排查之间形成。”

“他们运气这么差?这种形成也需要理由吧?那地方也没有什么类似于谋杀自杀之类的事情。”良守反驳道,“如果随便一栋空着的大楼都能出怨灵,这怕不是要累死全国的阴阳师。”

“小心总没错。”澪回了一句。

良守不吭声了,他大概明白澪是什么想法了,无非就是有这个可能,所以她要参加防止出现意外。这种又别扭又傲娇,但是却又什么都喜欢管,谁都想要去保护一下的性格,这家伙真的不是什么小说女主吗?

等等,如果她是女主角,那我是什么?既不热血,又不莽夫,而且和常见的学渣属性属性也不沾边,虽然有个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系统,但是这玩意一般在日系剧情里,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吧?

不是主角常见的莽夫性格,也不是那种现在流行的萌新高中生误入里世界式半路出家,成绩好,修行能力也不算差,还和女主角离得很近……

危!

良守忽然就觉得自己脑袋上跳出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汉字。

大意了,这波我好像把自己坑了,我这要么是反派名,要么就是那种帮主角开挂暴走的躺尸工具人。

再想想,自己的身份背景也不安全,家里有点惨,如果按照那种俗套剧情走下去,稍微出点啥事,这怕不是当场黑化……

完了完了,大意了,原本只是觉得尴尬,这一下他开始觉得自己似乎要对抗整个世界的恶意。

那如果说自己是配角或者反派……

他扫了眼教室内,千田!

莽夫,喜欢女主,提出作死决议!好家伙,就是你在谋害我?

如果自己推测的剧情没有错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行人去了公寓,然后发现那里真的有灵异,甚至强度超出预期,澪一个人无法解决,于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千田觉醒了自己的主角属性,要么是和那里面一个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签订契约,要么就是利用什么剧情杀干掉了怪物,在同学们全都昏迷的情况下英雄救美收获佳人芳心。

紧接着,自己要么就是作为反派看不惯他和澪走太近,百般挑衅,最后被暴打,然后因为一系列事情黑化成为boss或者boss工具人,要么就是被他收服,变成忠犬小弟,然后在面对打不过的boss时牺牲自己成全他和女主角澪,同时给两个人一个奋斗下去的目标,俗称爆种祭天工具人。

这么一看,好像剧情虽然俗了点,但是真的很完整!

“田边同学。”似乎发现良守有点走神,澪轻声喊了良守一句,他们的对话还没说完呢,“你这次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我不想去。”良守在心里甚至想大喊“你不要过来啊”,之前调戏你说你亚撒西是我错了,女主大人请放过我,我还不想黑化也不想死,当反派太累,当配角太惨,请让我安静地当一个路人背景板,谢谢。

“这样啊。”澪似乎有点失落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其实也可能确实是我想多了,所以你还是打算周末的时候去接委托吧?”

“是。”良守连忙点头,对对对,我要跑任务,你别找我。

说话间,他的余光又看到千田那家伙有意无意飘过来的眼神。

“我真是吐了,这是什么蠢货作者,让女主和一个酱油说这么多话,你就不怕读者观众骂你送女吗?”良守慌得一批,“老老实实赶紧让男女主产生点什么误会,然后在揭示真相之后瞬间变成好感的经典剧情他不香吗?把我牵扯进去你疯了?现在这行情给男主之外的角色太多剧情都是要扑街的好吗?请作者不要文青病发作!”

好不容易熬到了上课,良守和往常一样趴在桌上,是不是瞅一眼老师讲到哪了,在确定自己知道后就继续低头看小说。

但是由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他总觉得有人在时不时看自己。

多年修炼的直觉肯定不会错,他抬起头看是左顾右盼,想要找出偷看自己的人。

或许是因为刚开学,大多数学生还没有进入到倦怠期,所以认真听讲做笔记的人占了班上的绝大多数,哦,那边有个和自己一样不认真听讲的,似乎也是在偷偷看什么别的东西,嗯,这有个在和旁边女生传纸条的,动作挺快啊,这才开学第几天就勾搭上了?

看了一圈,确实没人在打量自己,莫非是感觉错了?

“田边同学!上课不要左顾右盼!”突然间,讲台上一声呵斥传来。

田边条件反射似的一机灵,就看到数学老师正在讲台上瞪着自己。

“我看你上课的时候似乎很活跃?”老师一步步走向他,然后停在他面前,指了指黑板上的例题,“那就请你去给大家演示一下这道题怎么解!”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