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8 答案与疑问

48 答案与疑问

澪一头钻进书房里在书架上翻找着。

“在找什么?”雪希有些好奇地问道,“回来之后就直接来本家,想要找什么?”

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不会是想要去单挑土蜘蛛吧?”

“当然不是。”澪皱起眉头瞪了她一眼,“难道你没有想过,梦里的贺茂保宪提到的那个将他从地府中带出来的人,是谁吗?”

“呃,这可不好猜……”雪希眨眼,“不论是本土的,大唐的,天竺的神话里,还是有不少神明有能力做到的,而如果他真的是贺茂保宪大人的话,甚至就算是他自己,如果一定要求,在不违反太多规则的情况下,也未必不能离开,毕竟就算传说里保宪大人可能没有芦屋道满那么强大,但是也未必会弱到哪里去,而芦屋道满可是留下了前往地府戏耍群鬼的传说的……”

“能够有能力让真正的保宪大人做事的人,其实无非也就那么几个。”澪自顾自地说着,“首先可以排除掉忠行大人,虽然有些不敬,但是贺茂忠行大人的成就是比不上保宪大人的,他做不到,而剩下的人……”

澪顿了顿:“考虑到现在的情况,能够做到的人,恐怕无非也就是那两人了……”

她看向雪希:“晴明先祖和役行者大人。”

雪希怔怔的看着澪,似乎不知道她想要说明什么。

“所以,晴明先祖和役行者大人,真的都去世了吗?”澪声音不算大地低声问道。

……

良守回到家里。

他心里很清楚历史上的问题只能在历史里找,自己能够做的最可行有效的方法,就是去查证关于贺茂保宪在梦中所说的关于土蜘蛛的事情。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想要查证起来确实很难,但是如果知道了贺茂保宪所说的,再去历史记录里寻找只言片语的侧面印证,反而并没有那么难。

当然了,这些查证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算简单,但是好在田边家虽然没落,但是也终究是传承了多年的家族,甚至曾经有先辈就在阴阳寮担任过一些小官,虽然流传下来的记录不算多,但是家族中也还保留了一些先祖们留下的日记性质的记录。

不过……

他心中又有些叹气,作为一个传承了接近上千年的家族,为什么自己家就一直这么菜呢?

“想要确定这件事情,最重要的大概就是查明源赖光和安倍晴明的行踪,而源赖光遭遇土蜘蛛的记录,我记得有一本手记里正好有提到……”良守想着,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有拿先祖记录当故事书看的习惯,有一本里似乎正好提到了源赖光退治土蜘蛛的事情,虽然只是提到了,但是至少可以帮助自己确定时间。

虽然修行传承差,但是自家的传承总算是也有了些作用。

经过一天的查找,良守终于翻完了那一段时间里先祖留下的所有手记。

虽然是同代人,但是自家先祖的记录里终究还是以自己的生活和想要留给后人的东西为主,所以实际上有用的线索并不多,就好像先祖只是提到了源赖光成功斩杀土蜘蛛,却对具体内容没有丝毫描述。。

不过,即使只是在偶尔提及的只言片语中,良守也能够注意到在源赖光退治土蜘蛛的事情发生之后,安倍晴明确实和源赖光一同离开过一段时间,虽然并不能说他们就一定去封印土蜘蛛的怨气了,但这却正好和梦中贺茂保宪所说的相吻合。

“如果那真是贺茂保宪,难道自己真的要去解决土蜘蛛的怨气?”良守又想不通了,如果那真是贺茂保宪,他应该不会暗害自己吧?可如果按他所说的,自己又要如何面对这份积蓄了从神武天皇时代开始继续了数千年的怨气呢?

更不提,什么叫别人做不到,而自己可以做到?

自己究竟有什么比那些A级S级更不同寻常的地方?

“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教给你了。”贺茂保宪离开前的话让良守依然摸不着头脑。

就算他抛开去思索幕后指使贺茂保宪的人究竟是谁,单单是贺茂保宪说他教授自己的东西,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即使告诉你了答案,答案本身也是一个谜题。”

这个答案,莫非就是他所提到的那些玄乎的东西?

良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他沉下心努力回忆自己和贺茂保宪的两次对话。

“什么是法力?”

“法力只是一种能量,可什么又是能量?”

“灵异和普通的区别在哪?”

“修行到底是在做什么?”

“用火柴点燃火焰,和用法力点燃火焰,到底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为了能够更好地观察了解这个世界,创造了概念,可是概念到底是我们用来方便自己观察世界的方法,还是对我们自己的束缚?”

良守隐约间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可是他却又说不清这到底是什么。

“所以,世间万物,不论是什么,只要存在于事件,他就拥有力量,他就拥有能量,而如果世间万物都拥有力量,那么同样只是拥有了名为‘法力’的力量的阴阳师,又和其他的有什么区别呢?阴阳师拥有力量,普通人也拥有力量,甚至一块石头,一片树叶,一张纸,一粒尘埃,也都拥有力量,我们和他们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爱情是“概念”,仇恨是“概念”,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是一种概念,看得见摸得着的输液,石头也都是“概念”,可是,跑开了概念,难道他们就不存在了吗?

不,他们当然存在,可是,法力,如果我们抛开了这个对它的定义,只是让它以最原始的状态存在在那里,它和那些跑得更快,力气更大的人类“特征”,又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想不明白,答案也是疑问。”

他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

如果答案是疑问,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说明,疑问本身同样是一种答案?

答案的缺失,亦是一种答案!

良守觉得眼前豁然开朗。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