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9 修行就是修行

49 修行就是修行

如果答案是疑问,那么反复过来说,疑问同样也是答案。

如果修行本身也是人为给予的一个概念,那么修行的意义,当然不在于另一个被给予的概念,修行的意义,就是那个被给予了“修行”之名的东西本身。

什么是法力,什么是灵异,阴阳师与普通人的不同在哪里?

根本就不是任何一种人为施加在上面用以区分的“概念”,而是在于他们的本身。

这就好像一块石头和一团火焰,就算拿开了它们的名字,让“石头”叫“火”,“火”叫做“石头”,这本身就是毫无问题的东西,“天”可以叫做“地”,“人”也可以被称为“妖”,但是这并不能改变它们本质上是不一样的东西,重要的不是那个被施加的“名字”,而是应该专注于本身,不需要说明是什么,只要明白就可以。

那么,“修行”,自然也同样就是修行本身。

难道这就是贺茂保宪想要交给自己的东西?

隐约间,良守觉得自己好像体悟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可是,贺茂保宪说的太少了,自己感觉触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却仅仅只是一个框架而不得其法。

“我把东西都教给你了。”贺茂保宪是这么说的,但是所有人都很清楚,教了所有的东西,并不代表教好了所有的东西。

理论上来说,只要学会加减乘除四则运算你就可以自己推演出整个数学体系,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好了,现在你学会了加减乘除,来解决矩阵运算的问题吧。”

这种就只是一个梗,不可能真的有人能够做到。

可是,这确实是良守目前真实遇到的事情。

贺茂保宪的所作所为,就是相当于告诉了他最基本的四则运算,甚至于还不到,他只是告诉自己,有四则运算加减乘除这种东西,而这个东西是修行的基础,接下来的,他什么都没说。

虽然贺茂保宪对此的解释,是他觉得既然自己是被其他人看重的,那么就不应该只让他来传授。

可是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不会是这么简单,而良守也很厌恶这种被人当做棋子放在局里的无力感。

但是他无可奈何。

不论那人到底是不是贺茂保宪,至少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想通了这一切,他忽然又有些豁达了。

如果一切都像自己想的一样,他根本不需要主动去处理土蜘蛛的怨气。

按照这种发展,就算自己不去解决问题而是选择上报给阴阳寮,问题本身也自然会找上门来。

而如果自己想错了,那么阴阳寮就可以把问题解决,自己也不会损是什么。

虽然想清楚了土蜘蛛这一件事情,但它带来了更多的想不通的东西,却让良守越发觉得压力颇大。

……

“你怀疑,晴明先祖还活着?”雪希难以置信地尖叫出声,“这怎么可能?家族的记载里,晴明先祖的逝世可是记载的明明白白的!”

“是吗?”澪轻声反问,“保宪大人的生卒年也是清清楚楚的记录下来了呢。”

“可是……”雪希想要反驳说贺茂保宪自己都说了他是从地府回来的,不过她仔细想了想,这也没什么说服力,如果贺茂保宪都可以从地府里回到人世,那安倍晴明自然也没有道理做不到……

而至于澪提到的另一个修验道的开山鼻祖役行者……

他在传说中确实已经成为了神明一般的存在,即使是直系后裔的贺茂家也完全不知他的生卒,而唯一已知的,只有他的前鬼成为了把大天狗之一的大峰前鬼坊……

“也不一定是他们吧……”雪希继续反驳道。

“难道你不觉得如果真的是他们,反而是一件好事吗?”

“好事?”雪希又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是啊,如果唤醒并且指示贺茂保宪的人真的是这两人,他们反而不需要担心了,毕竟不论是役行者还是安倍晴明都绝对是站在自己这一方的,可如果,贺茂保宪真的是被什么厉害的妖魔操纵了呢?

虽然想要操纵贺茂保宪恐怕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就有些不堪设想了……

“我想我们也不需要担心真的有妖魔可以操纵保宪大人。”澪又说道,“毕竟就算是死去了的保宪大人,真的想要操纵玩弄他的灵魂,这个妖魔的强大也远非现在的阴阳寮可以抗衡,即便是现在阴阳师的平均水平远高过平安时代,我们现在可没有任何一个人,即使是那些S级大人们,也没有一个达到了当年晴明先祖和保宪大人的层次。”

雪希默认了。

“所以,小姐您现在想要在记录里找到确认自己想法的证据?”雪希明白了过来。

“是啊,平安时代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就算是大妖怪也出现了不少,如果晴明先祖真的还活着的话,他恐怕不会真的无动于衷吧?”澪说道,“所以,我想要找到任何直接或者间接地,有他干涉的可能线索。”

“那么,您找到了吗?”雪希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澪摇头,不过她话锋一转,“但是我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新的想法?”雪希眨眼。

“关于四国的狸猫的传说故事,你应该不算陌生吧?”

“当然,这可是即使是普通人都耳熟能详的神怪传说,我当然很清楚了。”雪希答道,不过她的语气有些疑惑,“可是这和您之前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这只是一个例子。”澪说道,“关于隐神刑部理的封印有很多不同的传说版本,有说他想要占领松山城所以被武太夫使用魔王的木槌封印,也有说他其实是站在正义的一方,武太夫收人蒙骗,甚至有说武太夫才是邪恶的。”

澪顿了顿:“当然了,这些都不重要。”

她继续说道:“重点是武太夫以及所谓魔王山本五郎左卫门和他的那柄木槌。”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