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52 那不如主动把事情摆上台面(4000)

52 那不如主动把事情摆上台面(4000)

良守走在学校的走廊上。

刑部幻梦迎面走来冲他点了下头。

良守这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他确实有些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以至于忘掉了对方的存在。

一眼看过去,附近或隐蔽或明目张胆看着幻梦的女生虽然比起刚开始的时候少了很多,但还是有相当的数量。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习惯的……”良守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不过,如果幻梦一直都这么吸引人的话,他大概也没有能力去偷偷摸摸地做些什么事情吧?

“你好。”幻梦似乎很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良守也随意地回了一句。

“我听说你最近生病了?”不知道为什么,良守感觉幻梦有些话多。

“嗯,感冒请了两天假。”良守不想说太多,他随便敷衍道。

“我听说你以前练过剑道?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至少可以强身健体。”幻梦的话似乎很多。

良守本想离开,听到对方的话反而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知道我练过剑道?”他承认了对方的话,但是却忍不住警惕,自己练过剑道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幻梦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毕竟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上次你不是来剑道社看过我们训练吗?我觉得你的眼神不像是完全不懂的外行,于是找人问了问,果然有人告诉我说你以前也练过。”幻梦很平常地答道,“为什么不加入剑道社玩玩呢?”

“算了,只是小时候学了些皮毛,没坚持多久就放弃了。”良守摇头,“而且小时候练得时候就觉得很累,也是因为缺少毅力才没有坚持下去,现在就更没那个精力了。”

“这样啊。”幻梦似乎很可惜,“我还以为田边同学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呢,毕竟不是经常有那种剧情,没有参加社团的同学,结果是深藏不漏的高人吗。”

“你想多了。”良守呵呵笑着转身离开,“那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动画里。”

“嗯,看起来确实是的呢。”幻梦也笑着回道。

两人擦肩而过各自离开。

“他在试探我?”良守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带人去查幻梦,被对方发现了,他居然丝毫不加以掩饰,反而主动出击?

虽然两人明面上好像只是在随口闲聊,但是双方都心知肚明,这根本就是一次隐晦的交锋。

“话都说成这样了,还觉得是脑补过度就有点不合理了。”良守皱起眉头,可是,幻梦明明已经骗过了自己,如果不是他自己跳出来,忙于土蜘蛛和贺茂保宪事情的自己根本无暇顾及到他,就算他不知道自己被别的事情分了心思,那之前好好隐藏,现在却跳出来主动挑衅的行为,意义又在哪里?

更进一步的问题,就算是他此前也没有任何刻意隐藏,只是自己的调查没有找对点,那他主动挑衅自己的意义又在哪里?

一时间,原本就已经觉得事情多到手忙脚乱的良守觉得更加艰难了。

……

“少爷,他们不是已经放下了对您的怀疑吗?为什么还要主动去暴露?”隐晦的声音不理解地小声问道。

“那只化猫的动作太慢了。”幻梦单手撑脸面无表情的看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老师,压低声音小声回答道,“她现在还只是在和那些小帮派们有些来往,想要靠她钓出幕后的负责人目前看来有些太过于痴人说梦了。毕竟仔细想想,就算她掌握了一些有价值的资源,但是怎么看一个勉强可以算作是E级的小妖怪想要被幕后的大人物看中,实在是有些不合理了。”

“可是,这和您主动接触田边良守有什么关系?”那声音又问道。

“他是可以连接的线索啊!”幻梦回答道,“如果化猫接触不到,我们就必须另想办法,既然我们已经知道对方想要对田边良守下手,虽然具体的原因还不能确定,但这也足以说明对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接触他,对于我们的计划来说,预期寄希望于那只化猫能够有所进展,不如用好田边良守这个诱饵。”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更重要的,是为了能够让那只化猫打进去,我们必须借用阴阳寮的力量,而借用了阴阳寮的力量,即使我们做好了布局,也未必能够在掌握了先手的情况下赢过阴阳寮,毕竟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课田边良守不同,不论是他自己还是阴阳寮,都没有真正意识到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关键的连接点,这样我们之前放出去的化猫反而成为了拖延阴阳寮的烟雾弹,当他们还傻乎乎地等着化猫一步步往上爬打进内部的情况下,我们反而可以坐等对方送上门。”

“呃,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不是似乎,是一定可以。”幻梦说道,“田边良守不会无缘无故的请假,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我仔细研究过,他是个谨慎到可以说是胆小怕事的人,只会接受在他看来自己拥有十足把握的任务,就算是上次的火车事件,那根本就不是他的失误,像这种事情,能遇到一次就已经很罕见了,你难道还觉得他会在遇到一次任务出现变故导致自己住院吗?”

他很肯定地继续说道:“所以能够真的让他受伤请假的,必定是对方主动出击,这才会让他受伤请假。可惜,我们已经晚了一步,如果早点接触的话,或许这一次就可以抓到袭击者的踪迹了。”

“可是……”那声音又犹豫了,“可是您和他们并不是一个阵线的,暴露身份很可能带来别的危险,他们怎么会选择和您合作呢?”

“为什么不能合作?”幻梦不屑一顾,“我是刑部幻梦,又不是在妖怪街和他们交手的刺客,只要借助逝雪的能力,就算是犬神也无法发现我和黑衣蒙面杀手的关联,东京的阴阳师虽然不多,但是一个小家族的阴阳师,难道不正常吗?再说了,刑部幻梦本来就是登记注册在阴阳寮记录里的E级阴阳师不是吗?”

那声音不说话了。

幻梦深吸一口气,再次看着讲台上的老师发愣。

……

“陪我去一趟剑道社。”良守叫住了澪。

“嗯?有什么事情吗?”澪本来已经准备离开了,她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打算再去试一趟刑部幻梦。”良守回答道。

“啊?不是已经打算放弃调查了吗?”

“他今天主动来试探我了。”良守轻声说道。

“啊?”

“他问了我生病请假的事情,还提到了我学过剑道,其实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我想要和你交手’的意思。”良守说道,“而且,你认为是我的错觉也好,我觉得他提到的交手并不单单限于‘剑道’。”

“你觉得他在故意挑衅?”澪皱起眉头,一边说着她一边拿出手机给雪希发了个消息,“为什么会这么做?”

“我不知道。”良守的语气里也充满了疑惑,“但是,如果想要弄清楚他打算做什么,那最好的办法大概就只有主动去迎战了吧?只有有了接触才能让对方表现出真实的态度,像现在这样互相躲着,再怎么试探也猜不出什么。”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而如果说正面接触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拉到大庭广众之下,就算他真的是什么妖怪想要害死我,至少也不应该敢在剑道社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吧?那种情况下想要灭口所有目击者,未免也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而如果不去主动应战,谁知道他后面会不会在暗地里搞些什么小动作?

“正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那不如主动把事情摆上台面。’”

“的确如此。”澪点头认可道。

……

“田边同学?”剑道社的人很惊讶地看到良守和澪走进体育馆。

“你果然来了吗?”幻梦嘴角微微扬起弧度。

“不如把事情摆上台面。”良守借了一柄竹刀。

“我的意思并不是这个。”幻梦似乎很诧异的摇头,“我只是真心觉得田边同学身体有些虚弱,不如把以前练过的东西捡起来。”

他没有动:“而且你大病初愈,现在不适合动手。”

良守没有理他,而是站在那里没有动。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幻梦拿起自己的刀,迎了上去。

“呃……”其他人都懵逼了,这是什么情况?

“需要计分……”有人试图询问,但是不知为何,他看着两人的表情动作明智地闭上了嘴。

没有礼节性的动作,两人甚至没有再多说什么,良守直接挥刀砍了过去。

幻梦侧身架住良守的劈砍,同时沉肩撞了过去。

良守好似早有准备,一击不中已经翻身躲开,让幻梦的攻击失准。

场下的剑道社学生们看着场上的局势越发懵逼,

这两人的比斗根本不像是正常的剑道交流切磋,反而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战斗,如果不是两人手中拿的都是竹刀,或许大家真的会认为这是战国时期两名武士之间的对决。

“这就是田边同学所说的皮毛吗?”幻梦没有继续进攻,而是转为防守姿势,同时开口问道。

“当然。”良守回了一句,陡然向前突进半步,竹刀斜刺。

幻梦挥刀挡开,借助良守的刀被荡开暂时失位的片刻机会,半转身刺向良守侧腹。

陡然间,幻梦眼前的情况变了。

他仿佛不再是置身于干净明亮的体育场内,周围的一切仿佛变成了战国时期混乱的战场,厮杀与吼叫声此起彼伏。

他与良守手中的也已不再是竹刀,而是真正闪烁着寒光的长刀。

面前的良守似乎放弃了防御,而是选择了以命换命的方法,挥刀砍向自己的脖子。

幻梦的眼神依然平静,他就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一般,直直地把刀刺了过去。

他感觉到自己的剑捅在了什么东西上,但与此同时,他的脖子也受到了重击。

闷哼一声,他一阵恍惚,手上一软竹刀掉在地上。

回过神来,再看过去,良守也捂着肚子坐在地上。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剑道社的学长愤怒地吼了出来,“武士决斗吗?”

“真是很不错呢。”幻梦根本没有理他,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良守,“这一招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嗯,确实有些出乎意料。”良守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似乎因为疼痛有些狰狞,但是他又别扭的挤出了一丝笑意。

似乎是缓过了劲,良守站起身,把竹刀换给原主人,转身缓步离开。

……

“你用了法术?”澪问道,“我刚才感觉到了。”

“嗯,算是吧。”良守点头,这算是他今天下午的时候想到的灵感,虽然自己依然困惑于修行的“真实”,但是他反而想到,既然修行是一种“概念”,那自家阴阳术的所谓“秘术”,甚至是所谓的用来操纵法力的“术式”,是不是也同样是一种被人为施加的东西呢?

所以,刚才在和幻梦的交手中,一方面是为了测试幻梦到底有没有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他跑开了“庚辛”的“咒”,而是单纯地释放了自己对“庚辛”的理解,和正常利用法力和咒语的形式完全不同,但是却也同样成功产生了对外界的影响。

“虽然只能吓吓人,但是,却真的起作用了……”良守心想,这毫无疑问地证实了他的推测,可是,为什么呢?

“虽然只是个没什么杀伤力的小动作,但是他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良守说道,“除非那家伙是个身经百战的武士,否则只能说明他真的不是个普通人,哦,当然了,身经百战的武士也不可能是个普通人。”

“嗯。”澪点了点头,“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他暗示了,我挑明了。”良守说道,“那现在该着急的就应该是他了吧?毕竟他这么做说明他有自己的目的,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新的动作了吧……”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