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1 有人在外面

21 有人在外面

手电筒的光芒照射下,废弃大楼内的灰尘显得异常清楚,窗外的月亮似乎也被附近的楼房和云所遮蔽。

原本说说笑笑的几名高中生也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只听到楼道里众人的脚步声。

“诶我说,你们突然间安静下来,有点吓人了。”鹿岛感觉一股凉飕飕的穿堂风吹过,本能地打了个寒颤,他能够感觉到气氛有些冷场,于是开口说了句玩笑。

“哈哈哈,是的是的。”另外几名高中生也仿佛刚刚回过神来,连忙迎合。

这倒并非是什么为了讨好鹿岛,仅仅只是因为刚刚的安静让所有人都有了些心悸。

“田边同学没什么想说的吗?”似乎是在众人的回应中,鹿岛终于驱散了自己的恐惧,他的目光注意到了落在队伍最后面的田边良守。

“和大家一起说说话就不会那么可怕了。”野岛小心地靠近良守,压低声音对他说了一句。

良守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叫野岛的女生其实已经有些被废弃公寓内的环境吓到了,但是终究还是鼓起勇气提醒自己。

“没事的,我并不害怕。”良守简单地回了一句,他的确不害怕,现在他只是在担心。

“良守,你感觉到了吗?”趁着那群人再次开始了闲聊,黑尾这才抓紧机会从书包里探出半个脑袋。

“嗯,感觉到了。”良守点头,“温度有点下降了。”

“但是这很不对劲不是吗?如果是那家伙回来了,这里应该变热才对。”黑尾的语气很不安,“能够留下那种火焰痕迹的妖怪,怎么可能会带来这种……”

“这种好像死人堆乱丧岗一样的感觉,是吗?”良守也皱着眉头,他也想不通,为什么这里的情况会这么反常。

良守无意间抬起头,窗外的月色似乎越来越暗淡了。

“良守!”黑尾虽然很努力地控制着音量,但是声音里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

良守没有回答,而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没有信号了。”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会吧?这地方竟然是个界?”黑尾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了,“你们到底选了个什么样的妖怪巢穴探险?”

“应该不是。”良守压低声音,“这里的温度是有梯度地在下降,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没有那么明显,而且……”他看着外面有些模糊的东京夜景,“分界也不是很明晰,如果这里是界的话,外面应该什么都看不到了。”

“能够形成域的妖怪也根本不是你能够解决得了的!能够形成和掌控域的妖怪,单论威胁已经足以让那帮阴阳寮里至少是A级的老头子们亲自出场组织围剿作战队伍了!”黑尾差点咆哮了出来,但是他终究忍住了,“别管这帮蠢货了,赶紧跑,如果这里是域的话,至少可以直接出得去,出去联系阴阳寮,这才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未必。”良守看着手机上闪烁了片刻的信号,“情况或许还没有那么糟糕。

“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这里应该并不是某个妖怪自己创造的域,而更像是一种因为自然环境形成的半成品域。”

“类似于古战场或者万人坑那种?”黑尾问道。

“嗯,你不觉得这很像吗?逐步形成的不稳定边界,一定程度上对电磁信号的干扰,只有在特定时候深入其中才能够感受到地变化。”良守说道,“如果是妖怪创造的域,按照千田的说法,他家买下了这片地准备推倒重建,那么白天总会有人时不时地过来一趟,不可能什么发现都没有吧?”

“确实有道理。”黑尾点头,“不过你怎么样排除掉那不是因为这个妖怪比较谨慎所以隐藏得更好呢?”

“没有办法排除。”良守回答,“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我刚才说的,另一个是这里真的隐藏了一只能够创造域的大妖怪,我很想活下去,所以,我只能相信这是第一种。”

黑尾不吭声了。

阴森的寒气逐渐从楼道里弥漫开来,东京春天的夜晚真的有这么冷吗?

鹿岛回头看了眼同伴,大家的肢体语言也都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同样的体会,再看向最后面,只见良守已经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件大风衣披上。

“……”

“我说了晚上可能会有点冷,所以提前准备了衣服。”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良守平静地解释。

“虽然确实有点降温,但是……”

“我身体比较差。”良守堵住了对方后面的话。

现在情况已经比较紧急了,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变故,良守必须要做好战斗准备,这件风衣是晴子亲手改造的专用战斗服,特制的口袋里装了大量用于战斗的符咒。

另一方面,换上大风衣也可以让黑尾不用继续呆在书包里。

“我听到什么动静了,而且还有一股臭味。”黑尾将体型缩到最小,看起来大概就像是一只还没断奶的小猫,他躲在风衣的口袋里,悄声提醒道。

“诶?这间房的门居然是开着的。”良守突然开口,吸引了前面几人的注意。

“确实没有上锁,我们要不进去看看?”一名男生略感兴趣地说道,“前面的房间门都是关着的,既然是探险,那么去看看房间里也是必备环节的吧?”

“嗯。”鹿岛点头,虽然是良守发现的,但是,这个提议确实很有道理。

推开门,众人走进公寓的房间。

良守依然落在最后,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房间内破烂的家具和装修吸引的时候,黑尾偷偷地从口袋里跳了出来。

“守住门口。”良守低声说道,“想要带着他们闯出去太难了,先弄清楚来得是什么,然后再做打算。”

“沙沙。”门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走动的声音。

“良守同学,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很快就有人发现了良守的掉队。

“外面有声音。”良守说道,“有人在外面。”

房间内本来就已经让人感到有些寒意的温度似乎瞬间又低了十度。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