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5 地下室

25 地下室

良守的感觉很好。

在此刻,桔梗印法阵就好像是一张巨型的符咒一样,让他跳过了自己还未能掌握的,使用自身法力来沟通被释放灵力的步骤。

“原来这就是直接操控灵力的感觉吗……”良守感觉有种莫名的兴奋,这种感觉,就好像,在玩游戏的时候拿到了高级技能体验卡一样,那是真的很爽。

双手结印,利用桔梗印沟通熊熊烈火,良守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只鬼的抵抗越来越弱。

略微松了口气,他这才感觉到,刚才的兴奋让自己暂时忽略了法力的消耗。

通过桔梗印,良守也能够注意到维持着法阵本身的澪的法力也几乎消耗殆尽,而法阵本身也越来越脆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鬼的挣扎越来越弱,似乎同样随时都有可能被彻底消灭。

突然间,五个纸人啪的一声全部自燃起来,地上的桔梗印彻底崩溃,火焰灵力也在这一刹那彻底地失去了控制。

黑尾身形一闪,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了澪软倒的身体。

失去了法力的加持,普通的火焰再难对怨鬼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良守看着原本已经支撑不住半跪在地上的怨鬼慢慢重新站了起来。

它的身影在火焰中越来越大。

“刷!”似乎有什么小小的金色的东西从走廊外面的窗口飞了进来,一头扎进了火焰中。

紧接着,那只怨鬼悄无声息地倒下了。

“灭!”良守听到有人小声说了一句,火焰和怨鬼瞬间消失。

转头看向窗外,一个女人盘腿坐在巨大的纸鸟背上,一脸无奈地看着靠在猫又肚子上昏睡过去的少女。

纸鸟飞到窗边,伸出一只翅膀变成台阶,女人起身从台阶上走进楼道。

她先走过去蹲下查看了被两只式神护住的澪,然后起身转过来看向良守。

“那个火咒很不错。”女人冲他笑了笑,然后她注意到良守有些拘谨的态度,“别担心,我不是什么御门院家的大人物,不过是个跟班保镖而已,你可以跟小姐一样叫我雪希姐就好。”

“这里的情况不太对劲啊。”雪希没有等良守回话,而是皱着眉头开始打量着这栋公寓,“这里亡者的气息浓郁的有点过头了。”

“是的,这里看起来有点类似于乱丧岗,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良守也很疑惑,“前辈有什么经验吗?”

“说了不用这么拘谨,叫我雪希或者雪希姐都好。”雪希笑着回答,“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这里的情况很不同寻常,我感受到式神被触发之后就直接冲进来了,没有时间好好研究周围的环境,按理来说,这种几乎形成域的地方,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你们之前在楼里闲逛的时候,有什么发现吗?”

“发现……”良守沉吟了一下,“也许有一点。”

“是什么?”雪希立刻问道。

“在地下室。”良守回答,“我在地下室楼梯的入口处,看到了某种火焰灼烧的痕迹,而且,下面给我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地下吗……”雪希点头思考,片刻后她舒展开眉头,“那我们去看看吧。”

“呃……”良守有点迟疑,他本能地就觉得现在刚刚脱离了危险,还是不要去继续开地图比较好。

“你是在担心小姐吗?”雪希露出玩味的笑容,眯着眼睛打量着良守。

良守语塞,他不知道这要怎么回答。

“我们还有你的猫啊。”说着,雪希伸出手揉了揉黑尾的大脑袋,然后把澪抱到黑尾的背上放好。

良守看得很清楚,在雪希的整个动作中,黑尾一动都不敢动,甚至从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动物在面对更强者时本能地警觉与恐惧。

雪希率先走向楼梯,良守和黑尾紧随其后。

“好了,别炸毛了,她够强的话,至少我们现在的安全有保证。”良守感觉很无力,现在自己只能跟着雪希行动。

很快,一行人便从三楼下到了地下室。

雪希蹲下身子,仔细地打量着墙壁上和地上的灼烧痕迹。

“确实是个大家伙。”雪希起身看向良守,“这些恐怕不是它刻意灼烧的结果,更像是足迹一类无意间留下的痕迹。”

“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良守劝说道,“这种事情,还是上报给阴阳寮的大人们,让他们来处理比较合适吧?”

“大人物们都是很忙的。”雪希笑眯眯地解释,“这种可疑的痕迹,他们也只会派遣C级或者D级的阴阳师来作为调查任务,所以,其实和我们现在去调查并没有什么区别。”

说完,她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良守:“难道你觉得我不能保护好你吗?”

良守又无话可说了,不管怎么说,雪希都远比自己强,再加上御门院家族作为后盾,他并不想得罪别人,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既然雪希有这个自信,那么从她刚才秒杀怨鬼的动作来看,应该不会弱吧?

雪希伸出手指画了一下,地下室铁门上的锁链应声掉落,她轻轻推开大铁门。

恶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良守感觉自己的胃在翻腾,这股恶臭让人根本无法忍受,虽然心中隐隐有了什么猜想,但是他还是向雪希开口询问到。

雪希这一次没有回答他,而是皱着眉头快步走了进去。

“我可以不去吗。”黑尾用一只前爪按着鼻子,“这种味道简直要了猫命了!”

“不行。”良守呵斥道,“把你们留在外面,根本没有安全保障,只有跟着前……雪希姐才能保证生命安全,而且,就算你不怕死留在外面,难道你觉得万一澪出了事,她会饶过你吗?”

黑尾不说话了,他身后的两条尾巴不满地甩了几下,脸上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跟了上来。

“雪……希姐。”良守看到雪希停在了一间地下室房间的门口,但是这个称呼他怎么都觉得很别扭。

雪希没有理他而是怔怔地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怎么了?”良守快步靠过去。

雪希摇了摇头,然后把房门拉开。

“呕……”良守实在忍不住了,他转过头吐了出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