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27 不许休息

27 不许休息

良守推开门,就看到晴子正在等自己。

“妈妈。”良守喊了一声。

“回来了啊。”晴子的语气似乎很平静。

黑尾从书包里挤出来,窜进走廊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院子里。

晴子站起身,走到门口,安静地看良守换好鞋子,放好书包,然后转身走向庭院。

良守低着头跟在她身后。

来到平时良守训练的地方,晴子看着那几根木桩。

“对不起。”良守开口说道,“以后……”

晴子抬手制止了他。

“你从小就很听话,修炼和学习不需要我担心什么。”晴子伸手帮儿子捋了捋有些杂乱的头发,“我不会因为遇到了危险就去责备你。”

良守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母亲。

“你应该还记得在你国中时期第一次瞒着我去阴阳寮注册接取任务后,我少有的对你发怒了。”晴子看着儿子。

“是。”良守回答。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限制你什么,我也很清楚,你终究是要学着走上这条路,即使是说什么我希望你一辈子平平安安这种话也不过是骗自己。”晴子轻轻抚摸着那几根木桩,“没有人可以强大到那种程度,在和妖魔的战斗中,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她低着头:“我所希望的,只是能够尽可能地让你在做好准备后再去面对那些。”

良守沉默着。

“我一直很清晰地记得那一年百鬼夜行。”晴子低声说着,“卫门重伤着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很痛苦,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良守低着头。

“抬起头!”晴子冲他吼了一声,把良守吓了一跳。

“但是我很清楚,眼泪没有价值,我还有要继续下去的事情。”晴子说道,“我必须坚持下去,把你和世界抚养长大,让你们能够独当一面。”晴子说道,“现在,你知道了吗?”

良守没有回答。

“阴阳师不是什么小孩子的游戏,是生与死的战斗!妖怪和阴阳师,只有一个能够活下来!”晴子说道,“既然你选择了走下去,就要变得强大起来,活下来!”

“是。”良守说道。

“过去我不管你。”晴子继续说道,“是因为我知道你所做的不过是游戏般的驱魔,那些所谓E级任务不过是小孩子的玩闹,但是现在,既然你已经见到了真正的妖怪,就应该明白自己的缺陷,明白自己的不足,明白,自己活不下来!”

母亲的眼神看过来,良守不太想和她对视,但是他却又很明白,现在逃避是没有用的。

“火咒。”晴子退开,指着几个木桩,“你回来前我看过了阴阳寮给我的报告,他们说你使用了足以伤到D级怨鬼的火咒,现在,展示给我看。”

良守毕竟还是未成年人,阴阳寮在接管现场后第一时间就把初步的情况通知了作为监护人的晴子。

“那个……”良守想要解释自己还没有掌握火咒,那个火咒是借助了澪的桔梗印才能施展,但是晴子严厉的目光把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良守有些拿不准母亲的状态,她到底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硬着头皮走到木桩前。

良守取出符咒。

扔出,结印,火焰燃起。

他试图控制火焰,不能用蛮力,努力回忆着自己借助桔梗印操纵火焰的感觉,用自身的法力疏导火灵力,寻找适当地节点,用法力当做笔,去画那张虚无的火符。

第一个节点……

第二个……

第三个……

轰!火焰失去了控制爆炸开来。

晴子抬手一挥,火焰刹那间收敛起来,就好像倒放一样收回了三道符咒,然后啪的一声燃烧殆尽。

“这就是你的火咒?”晴子冷着脸。

良守不敢说话。

“一塌糊涂。”晴子说道,“沟通节点的动作太生硬,法力浪费严重,成型迟钝缓慢,这么慢的火咒,难道你指望妖怪站在原地让你打?”

她抬手一挥,木桩中央陡然窜起一人高的火焰,结印念咒,火焰化作三只火鸟飞上高空,然后分别落在三根木桩上。

火焰的温度之高,即使站在远处的良守都能清晰地感受,但是木桩上却不见任何烧灼的痕迹。

晴子手一挥,三只火鸟消失得无影无踪。

“平时让你练了那么久的画符,你真的就只会画符?”晴子说道,“不用笔墨,就画不出来了?”

良守一句话都不敢说。

“明天我帮你请假。”晴子说道,“不把火咒练好不许休息!”

“是。”看到晴子退到一旁,良守再次拿出三张火符走到木桩前。

……

警视厅大楼一间会议室。

“部长!”大家看到贺茂久雄走进来,齐声问好。

贺茂久雄抬手示意大家坐下,他走到屏幕前,指着照片上的尸体:“这是一起非常恶性的事件,好在我们运气不错,没有引发太严重的后果。”

他环视了一圈:“上个季度的清理工作,是谁负责的?”

“是……是属下!”一名中年人战战兢兢地站起来。

“平尾凉介……”贺茂久雄认识这个属下,平时做事可以说得上是兢兢业业,水平也不错,作为小家族出身的阴阳师,三十岁出头已经通过了C级考核。

他想了想,说道:“把那栋公寓上次的报告重新整理一份,明天早上送到我桌上。”

“是!”平尾凉介如同大赦般立刻转头离开了会议室。

“死者的身份弄清楚了吗?”贺茂久雄没有理会平尾离开的动作,继续问道,“我知道死者很多,我也看过了,很可能是从事各种不同职业的,甚至可能不仅仅是在东京遇害,但是,必须要尽快弄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弄清楚那个妖怪的活动范围,从而指定抓捕计划!”

“报告!”一名手下站起来,“关于死者的身份,我们已经大致查清楚了。”

“嗯?”贺茂久雄很惊讶,他不是什么不懂调查的纯官僚,这么大规模的身份认证工作,怎么可能这么快?

“什么叫大致查清楚了?”他略带怀疑地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