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30 妈妈!有女生来找哥哥!

30 妈妈!有女生来找哥哥!

我为什么要来?

澪站在大门口,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好蠢。现在难道自己要走进去,然后说,我担心你缺课了,所以专程过来帮你补课?

真要这样做了,他的家人问一句,你们是什么关系,自己该怎么回答?

果然还是走吧。她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可是如果他真的受了重伤,自己该怎么办?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把澪吓了一跳。

她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小学校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自己。

“我……”澪有点慌张,她努力在脑海里编织一个合适的借口。

然后……那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有管她,提着书包拉开大门就冲进了屋子。

“妈妈!有女生来找哥哥!”

……

澪焦躁不安地跪坐在客厅里。

她低头盯着桌案,直到晴子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澪一下子弹了起来,然后惊觉失礼,连连道歉。

“你就是御门院吧?”晴子只觉得好笑,她微笑着坐在澪对面,“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良守吗?”

“我……”澪张口,然后话又卡住了,经过了几秒钟激烈地思想斗争,她决定破罐子破摔实话实说,“我担心昨天晚上田边同学受了什么伤所以今天没能去上学。

“我明白这是我的错,是我把他牵连进这次事件的,其实田边同学原本不打算去,是我请求他帮助我去保护那些同学的。

“所以,让田边同学受了伤,对不起。”

说完,她展示出了标准的土下座。

“诶?御门院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

比较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澪惊讶地转过头,看到良守站在那里一脸茫然。

……

“所以你担心良守受了伤,所以这才放学过来探望?”晴子笑着看向坐在对面尴尬不已的澪。

澪此时已经彻底崩溃了,良守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在家里进行特训而已,自己为什么会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我只是担心田边同学会落下功课,所以想帮他带一下笔记和作业。”澪硬着头皮解释道。

“好。”晴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她又转头看向良守,“既然御门院同学已经来了,你也正好补一下今天学校的课程。”

说完,她站起身,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又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很快换好衣服出来。

“御门院同学既然要帮良守补课,不如今天晚上就留在这里用饭怎么样?我正好要出去买点菜。”晴子笑眯眯地说道,“需要和家里的人沟通一下吗?”

“我……我一个人住。”澪沉默了一下回答,“只需要和雪希姐说一声到时候来接我就好了。”

晴子也稍微愣了下,然后闪过一丝狐疑的眼神,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那御门院同学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啊,没事,不需要刻意准备什么。”澪连忙回答。

晴子点了点头,提起包就出了门。

看着晴子的表情,良守觉得自己妈妈肯定误会了什么……

……

贺茂久雄独自站在那栋废弃公寓的楼道内。

他背着双手仔细打量着被鉴证科布满了标志的灼烧痕迹。

他的影子诡异地伸缩拉长,逐渐笼罩了整个地下室。

过了片刻,影子收回,恢复正常。

“情况怎么样?”久雄低沉着嗓音问道。

“什么都没有发现。”他脚旁的影子里慢慢凝聚出一个人型的黑影,“没有留下任何手段。”

“也就是说不论是谁藏匿了这些尸体,它确实没有对此进行后续的操作?”久雄皱着眉头。

“不止如此。”那个黑影又说道,“这里这里所有残留下来的,只有那些尸体的怨气,我没有察觉到任何其他妖魔的气息,也就是说,在完成了尸体的搬运后,那个东西再也没有回到这里。”

久雄点头,他把注意力转向墙壁上的灼烧痕迹。

“不是个什么棘手的东西。”黑影又说道,“从火焰的温度和形状来看,不像是什么特别棘手的对象,不过是个小家伙而已。”

“嗯。”久雄应了一声,“看起来应该是C级的强度?”

“差不多。”黑影说道,“但是这里毕竟是东京市区,哪怕是E级的小玩意都能闹出不小的事情,这可是货真价实的C级。”

“我当然明白。”贺茂久雄转身走向楼梯,“我会安排专门的猎杀小队去追捕这个东西,不过好歹算是确定了不是什么太棘手的对手,考虑到东京境内的环境,我会派一个B级的精英带两支C级小队去负责。”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谨慎。”黑影笑了起来,“也难怪老头子总是说你安排任务有些浪费资源。”

“浪费资源,保证任务不要出差错,这难道不是他们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原因吗?”贺茂久雄不屑一顾,他慢慢走上楼,来到了良守澪与那只怨鬼战斗的地方。

“这个火咒你怎么看?”久雄蹲下身,仔细观察着地面上留下的灼烧痕迹。

“桔梗印的法阵。”黑影拉长了久雄的影子,包裹住整个阵法的痕迹,“但是,很奇怪,我从来不知道桔梗印还可以被火咒进行这种改变。”

“那个御门院家的小姑娘……”久雄皱着眉头,“我记得她不是本家资源偏斜的精英……但是却能够在这个年纪施展出这么稳定的桔梗印封魔阵。而更奇怪的是那个叫田边良守的男孩,他是怎么样能够让自己的火咒完美地融入到桔梗印中去的?”

“这件事情需要上报吗?”黑影缩回到久雄的影子里,“还有,你为什么会突然间想到关注这个桔梗印?我记得之前在现场的时候你都没有刻意注意到这些,只是当做普通的火咒来处理了。”

“好了影鬼,你不需要问那么多。”久雄抬手挥了挥,地上的法阵痕迹消失无踪。

被称为影鬼的黑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慢慢缩回久雄的影子里不再有别的动作。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