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32 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32 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良守这时才意识到院子里已经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了。

“抱歉。”澪开口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等到澪离开后,烟花才开口:“我和晴子都没想到你居然自己练入门了。”

“入门?”良守很疑惑,“我只是感觉能够更清晰地看到法力节点和火咒的灵力流通了。”

“一会儿晴子回来了再说。”烟花转身走向屋子,“你那个女同学似乎有事情要找你,不要怠慢了客人。”

“……”

明明是她来帮我补课的,结果现在反而变成了自己给澪讲题。

良守心里这么吐槽着,还是转身跟着走向了屋子内。

“抱歉。”澪的表现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

“没事。”良守笑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

看到澪的表情依然不怎么自然,良守开口问道:“你刚才去院子里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题……”澪似乎很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良守的作业本。

良守走过去,在澪身旁坐下,拿过自己的作业看了一眼澪指着的地方。

然后,他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不论是哪一世,说起来有些丢人,自己从来没有和一个同龄的异性这样举止亲密过。他忽然开始觉得,上了高中还没多久,自己似乎已经完成了很多“零的突破”……

“其实……”良守努力保持平静,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开始演算讲解。

即使两人都潜意识里刻意地保持了一定地距离,澪此时也依然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拘谨,她同样没有在这种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和异性距离这么近的经验。

一边努力集中精力思考良守的解题步骤,另一方面,她却又回忆起了两人面对那只怨鬼时良守将火咒融入桔梗印封魔阵,双方法力接触时的那种异样。

……

晴子提着菜,推开门进来,就看到烟花一下子窜了过来。

“晴子,小良守……”话还没说完,烟花有点惊讶地凑带购物袋旁耸动鼻子,“你买了牛肉?似乎还是很上等的?”

“毕竟家里有客人嘛。”晴子笑眯眯地把袋子递给烟花,让她帮忙拿到厨房去。

“你知道吗,小良守入门了。”烟花叼着袋子快步跑进厨房后又迅速返回。

“嗯?”晴子很惊讶,“他不是在和同学补课吗?”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就是小良守不知道为什么跑到院子里去修行了,然后他成功的放出攻击性的火咒,打在了防御结界上。”

“让我去看看。”晴子急匆匆地换好鞋子,跑向庭院。

她走到木靶前,仔细观察着木靶上的符咒。

“灼烧的痕迹很明显,虽然受限于法力和经验,咒法还有很多问题,但是这的的确确是陵光的入门了。”晴子点头,然后转身回屋。

“看来小良守比我们想的还要有天赋啊,只用了一天就能够有这样的修行成果。”烟花似乎很欣慰,她跟在晴子旁边,“你打算把完整的卷轴交给他了?”

“嗯。”晴子刚拉开门,就突然闭上了嘴。

烟花有点难以置信地伸出前爪抹了抹脸,然后抬头看向晴子。

晴子笑眯眯地轻轻把门重新关上,从走廊绕了一圈才进入厨房。

“小良守看起来很厉害嘛。”烟花坐在洗手池上,看着晴子穿上围裙切肉。

晴子没有回她,不过她看起来心情很好。

……

“大概就是这样,你明白了吗?”良守低着头完整地解释了自己的思路,然后才试探着抬头看了一眼澪。

“嗯。”澪用鼻音应了一声,“谢谢。”

“好的,那我先离开一会儿。”说完,良守直接起身,迅速离开了房间。

直到良守离开,澪才勉强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会那么紧张,明明只是讨论一个数学题这种很安全很简单的小事。

低下头重新拿起良守刚才讲题的时候写的草稿纸,还是和之前自己看到的一样,想到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写,整张纸看起来乱七八糟。

不过,如果顺着良守刚刚讲过的思路再去看,却又能够清晰地看到每一个步骤的计算过程。

“他到底是怎么学的?”澪拿着这张草稿纸很疑惑。

现在她已经基本相信良守并不是依靠作弊才能够取得好成绩的人,可是,一个上课不听讲,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修行,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保证优秀的成绩?

……

良守回到自己的房间,他靠在墙上长出一口气。

澪真的很漂亮,虽然傲娇了点,但是这其实也不算什么缺点,毕竟那么多人萌傲娇不是吗?

可是,他是真的不想和澪有什么太多的交集,倒不是什么别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澪身上有太多让他感到不安的因素了。

漂亮,大家族,成绩好,傲娇,总而言之,各种看起来像是女主角的设定在她身上全都能找得到。

良守虽然知道自己平时吐槽的什么女主命之类的其实只是怕麻烦找的借口,但是,澪确实会带来很多麻烦不是吗?

御门院家是整个阴阳师界毫无疑问的擎天之柱,作为安倍晴明的后人,不论是术法传承还是社会地位,他们都傲视群雄,能够勉强与他们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传自贺茂忠行的贺茂家,和据说是传承自芦屋道满的花开院家了。

和这种大家族的人产生纠葛,事情的难度只会直线上升。

良守很羡慕那些能够喊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莽穿整个默认规则的热血主角,甚至他也很喜欢看这种王道主题的作品,可是,如果真的让自己来进行这种事情,那还是算了吧。他不觉得自己有主角那么好的命,自家的阴阳术虽然与众不同,但是其实论及修行成果,自己的父亲当时据说已经大成,结果也终究只是个大时代中的配角罢了,没有好的传承,也没有好的运气,他凭什么喊着要逆天改命?就靠想吗?还是说靠那个其实基本就没什么作用只能看进度条的系统,它现在甚至连自己学了什么技能都搞不清。

毕竟他既不是能够让御门院家族青睐的超级天才,也不愿意入赘,当然了,即使他愿意,别人也未必看得上。

老老实实按部就班地上学,考进阴阳寮,成为执行部的干部,一点点升迁,大概在大学或者是毕业工作后,和一个与自己一样普通的**阳师结成伴侣,不要运气太差遇到类似百鬼夜行一类的事情,安稳地工作到老,以B级的身份退休,然后每天去公园散散步什么的,难道不好吗?

所以,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少接触才是最好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