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34 放弃吧

34 放弃吧

“抱歉。”澪的目光飘向一旁的路灯影子。

“嗯?”良守愣了下,“你在跟我说?”

“不然呢?”澪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平静,“难道这里还有别的人?”

“呃……”良守愣了下,“你有什么好道歉的?我的意思是,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跟我道歉,我刚才还以为你碰到了什么我没注意的灵体。”

“这没什么好开玩笑的。”澪停了下来,“这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说那些话让你难堪。”

“那些其实没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良守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到底在说什么,“毕竟是我先提起你的伤心事。”

“其实没有什么伤心的。”澪转过身子,低头看地面,“其实那个时候我很小,小到其实我都记不清当时的感受了。”

良守没有说话。

“就和平时一样,他们抱我上床睡觉。”澪说道,“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才发现他们不在家。

“我有点饿,于是有些生气。

“我不记得当时是干了什么了,好像是踩着椅子从柜子上面拿了我妈妈总是限制我吃的糖还是什么别的零食。

“然后,雪希就来了。”

“你明明什么细节都记得……”良守心里叹了一句。

“我不是什么天命之子,更不是什么精英。”澪笑了一声,“对于御门院家族来说,我其实更像是一个多余的人而已。本家的聚会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当然了,他们其实也没有邀请过我,我没有接受过家族的训练,所有的东西都不过是雪希私下传授给我的,其实我都很奇怪,为什么我还可以保留着本家的名号,而不是按照惯例被降成分家。”

良守想了想,努力试图解释:“或许……”

然后他又觉得说不出来。

“或许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我逝去的父母?”澪嗤笑道,“那又有什么意义?保留着本家的名号,就为了让他们自我感觉不那么忘恩负义?”

良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如果在平时,他一定会吐槽澪这是拿了热血漫男主的剧情,被打压后准备爆发,但是现在,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去这么想。

“田边同学的父亲也是在那一次离开的吧。”澪不知为何开口问了一句。

“是。”良守没有隐瞒。

“真是个残酷的世界啊。”澪长叹一声,“即使是这样,田边同学也还希望走上这条路?”

良守没想到她会这么问。

“田边同学的成绩那么好,即使是兼顾着修行也可以轻易考出好成绩,如果专心致志的话……”澪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

“田边家即使远不能和御门院相提并论,也终究是阴阳师世家。”良守想了想,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

“家族啊……”澪笑了起来,她回过头直视着良守的眼睛,“我相信,只要你提出来,你的母亲一定不会逼迫你。”

良守不知道她的信心从何而来,晴子从小就对自己的修行抓的很严格,甚至就在昨天还逼着自己通宵修行,怎么可能只要自己说不想修行就会让自己放弃修行?

“其实田边同学根本就不喜欢阴阳师这个职业对吗?”澪又说道。

“我?”良守想要反驳,却又忽然有些迷茫。

自己真的喜欢修行,喜欢阴阳师吗?

自己到底为什么在修行?是因为觉得有特殊的能力很酷,很厉害?还是单纯的因为晴子从小的要求?

“田边同学放弃吧。”澪幽幽开口。

良守皱起眉头。

“会死的。”澪说道,她不等良守回话,“只是抱着就这样修行下去,按部就班地变强下去就好的想法,是会死的。”

她毫不退让的看着良守:“田边同学并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不是吗?你从最开始就一直在试图避开我,就是因为我的身份,御门院家在你眼中是个高不可攀的存在,同时也意味着,麻烦。

“别误会,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恋到要求每个人都喜欢我的人,但是,田边同学确实没有那种想要变强,想要变得最强,不惧一切困难的信念,对吗?”

良守默认了,他确实不是那种热血青年。

“所以,退出吧。”澪说道,“就这样按部就班地走下去,最后平稳退休安度晚年,这不是阴阳师的生活。你也看到了,在那栋公寓里,只要我们的应对出了哪怕一丁点的差错,或者运气不是那么好的正好让你的火咒和桔梗印引起了那种异变,我们已经死了。”

“就算你抱着那种信念,当时不也没有办法自己独立解决吗?”良守被澪说得有些烦躁,终于忍不住插嘴反驳。

“是的。”澪说道,“我不够强,即使是拥有想要变强信念的我也没有办法立刻变得更强,没有办法自保,那么,抱着得过且过心态的田边同学,未来还想要经历那种事情吗?还想要面对自己无法抵抗的敌人,无助地被对方杀死吗?”

“并不是每个人都要那么热血,这个世界上能够站在顶峰的终究只是少数人,再说了,即使变强了,就会去处理更难的任务,面对更强大的妖魔。阴阳寮将任务分级,不就是为了尽可能地避免让阴阳师接触到自己能力范围外的敌人吗?更何况即使是阴阳寮里,也还有很多不是那么强的普通阴阳师吗?”

“是的。”澪平静地回答道,“变强了,就会遇到更强的敌人,那么只要变得比所有人都强就好了。”

“你这个想法……”良守懵逼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让他在心里吐槽澪拿错了热血漫男主的剧本。

“至于那些普通的阴阳师。”澪的语气逐渐变得低落,“难道你最终想要变成阵亡名单上的一个数字吗?就像我的父母,就像……”

晚风拂过,澪向前又走了几步,发现良守没有跟上来,她回过头,发现良守还停在原地。

她低下头,开始斟酌自己刚才最后的那句话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了。

“再往前直走一点就到了。”良守开口了,“我,就送到这里吧。”

“好。”澪点了下头。

良守站在原地看着少女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他心事重重地转身,脑子里一片乱麻。

有些孩子气地用力踢了脚路边的石头,石头撞到路灯上发出一声轻响。

一只漆黑的乌鸦似乎被宁静夜色中的这声噪音惊醒,振翅飞上天空。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