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5 阴阳师抓妖怪有问题吗?

45 阴阳师抓妖怪有问题吗?

“不可能!”澪和良守异口同声地说道。

两人有些尴尬地对视了一眼,然后良守开口说道:“我仔细观察了那家伙,他完全没有任何妖气或者妖怪的痕迹。”

澪点头认可:“只不过,你说的事情确实很可疑,岩波不是妖怪,但是这并不代表岩鱼和妖怪没有关系……”

“说到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良守笑了起来,“我知道一个人,嗯,我是说妖,他应该可以帮我们解答这个问题。”

澪和松本看向了他。

……

花井昭久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他打了个哈欠,把吧台收拾好,然后打卡下班。

其实作为一只狐妖他倒是没有那么疲倦,不过,还是谨慎点表现得和大多数人一样比较好。

他其实很庆幸自己是一只狐妖而不是别的什么,毕竟他不需要吃人就能够活下去,而狐狸本性里那些并不太符合人类道德的东西,似乎现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

每天晚上在夜店当调酒师,看看那些纵情声色的人类,他觉得这是一种享受。

“也不知道那个出乎意料胆子很大的男生和那个小女孩怎么样了。”他想着今天晚上接待的那个少年,着实很有意思,只是不知道,这是一场一厢情愿的闹剧,还是自作自受的悲剧,又或者极小的可能成为皆大欢喜的喜剧?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他的确是一名守法妖怪,主动去阴阳寮登记,然后获取了合法的身份。

他有些时候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有些同族还保留着与人类为敌的传统,那有什么好的?为了享受一时的愉悦,最后被阴阳师围剿打死?他们不会觉得自己能够有多强吧?这可是人类的时代了。

傻子才会去惹阴阳师。

花井昭久知道自己实力很差,他甚至有时候都藏不住自己的尾巴,除了几个根本没有办法在实战中使用的幻术,他其实完全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这有什么关系?这可是和平年代,谁会去和人打生打死?赚点钱,喝酒,吃美食,看美女,难道不比认真修行来的舒服?

夜色下的人行道并不会带给他有任何的恐惧,毕竟再怎么说,他也终究是一只狐妖,只要遵纪守法就没有阴阳师来对自己动手,而那些自己绝对打不过的妖怪,自然有那些阴阳寮里的阴阳师来处理,生活在城里,不比深山老林里快活?

阴阳寮真好。

这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突然,一道黑影从他面前闪过,速度之快让即使是狐妖的花井都没有看清。

本能地停下来定睛一看,原来从旁边关了门的便利店阴影里跑出来了一只小黑猫。

“原来是猫。”花井心里嘲弄了自己一句,最近确实是太沉迷灯红酒绿的夜生活而荒废修行了,居然连一只猫的动作都看不清,这要是被那些古板的老东西们知道了,肯定要暴怒地教训自己。

可是,修行?狸猫都不修行!在东京玩多快乐?

他没有理会那只似乎很警惕看着自己的黑猫,毕竟自己修行不够,没有办法完全掩藏气息,这样,那些普通的动物确实会产生对强者的恐惧。

只要离开就好了。这么想着,他快步往前走去。

走出几步,或许是下意识想要确认那只猫的情况,花井又悄悄偏了下头,往斜后方看过去。

那只猫似乎还缩成一团蹲在那里,身后拖着两条尾巴。

等等,两条……尾巴?

花井一下子警觉起来,他刚想转过身,就听到背后传来什么东西破空的声音。

紧接着一只强有力的猫爪拍在他的后背上。

对方力道控制得很好,没有伤到他,但却结结实实地让他趴在了地上。

僵硬的转过头,一只身旁萦绕着淡蓝色妖火,有老虎那么大的黑色猫又正踩在自己背上。

花井清晰地感受到对方从口鼻中呼出的热气喷在自己后颈。

“完了。”他心想,“平时太疏忽修炼,这只猫又我根本不可能的打得过。”

可是,为什么东京的街头会出现这样一只恐怖的猫又!阴阳寮的阴阳师都是吃干饭的吗?难道说他们也和那些人类的官员一样堕落了吗!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履行自己的指责,好好保护普通的居民!

花井心中悲愤地咒骂着阴阳师们消极怠工。

“呼呼!”又是一股热气从后脖颈传来。

“完了,我要被吃掉了。”花井闭上眼睛,“如果有机会逃走,我一定要去阴阳寮抗议,居然放任一直这么恐怖的食人妖怪在东京街上乱跑,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啪!”他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在自己后脑勺上拍了一下,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黏上了上了。

“啊~”他忽然间打了个哈欠。

是的,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候困到打了个哈欠。

紧接着,他觉得前所未有的疲倦。

“好了,带走吧。”他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似乎有人在说话。

“直接装麻袋?这不好吧。”

“难道不行吗?这是……”

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

“直接用麻袋装?这不好吧?”松本有些心惊肉跳地刻意绕到和黑尾相对的另一边,看着正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麻袋开始抓狐妖的良守。

“难道不行吗?这是专门刻印过咒文的麻袋和绳子。”良守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会挣脱。”

松本看着良守和澪熟练地把那只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模一样的狐妖抬起来,装进麻袋,收口,系绳子。

“我们可是警察啊……”他终于忍不住说道,“这样弄,是不是有点……”

“有点不合法?”良守转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松本,“还是说你觉得我们在绑架?”

松本有些木然的点头。

良守把手伸进麻袋里,然后揪出了什么东西,松本定睛一看,是狐狸尾巴。

“这家伙是妖怪啊!难道法律还规定了不许绑架妖怪?”良守说道,“更何况我一个阴阳师抓妖怪难道不对吗?这不就是我的本职工作?”

松本听着一愣一愣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