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8 岩波有问题(求一下收藏推荐)

48 岩波有问题(求一下收藏推荐)

“和岩波东彦有关?”松本一下子警惕起来,“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花井说道,“总而言之,就是老板很怪。”

“那家伙是人类。”良守插话,“他做不到去绑架那些女人,你发现他背后养着什么妖物了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花井说道,“只不过,我总觉得他身上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隔着一样。”

“你在岩鱼工作了多久?”澪开口问道。

“两年了。”花井老老实实地回答。

“这些女人,你能记得她们最后一次出现在岩鱼是什么时候吗?”松本问道,“你说你记得她们每一个人,自己记性很好,能记得吗?”

“当然。”花井点头,“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写下来。”良守挥了下手,捆住花井双手的绳子立刻脱落。

花井不满地看了眼良守,原来就是这家伙把自己绑起来了。

即使心里这么想着,但表面上他还是极度配合地把所有的时间都写了下来。

“呵,这可真巧。”松本看着花井写下的时间,忍不住感慨了一句,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这狐狸根本一点威胁都没有,怂的不行。

“看来岩鱼确实有问题。”良守和澪也看到了花井写下的时间,另外的女人还没办法分辨,但是至少那几个女高中生,都是在出现在岩鱼后的几天失踪的。

“再问你一件事,这几个女生。”松本指着那几个女高中生的照片,“她们最后出现的时间,几乎都相隔了五到七天,是不是她们最后出现在岩鱼的那一次,岩波都去了?”

花井连连点头:“他差不多每一周都会去一次,只是不一定是哪一天而已,但是,这几次确实都去了。”

“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松本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岩波平时的住址吗?”

花井连连摇头。

“我,可以走了?”他试探着问道。

“嗯。”良守彻底解开了他身上所有的限制。

过了片刻,他有些疑惑地看着还端坐在椅子上甚至闭上了眼睛的花井。

“你怎么还不走?”他有些疑惑,这脑子有问题的狐狸想干嘛?不会是真打算赖在他家了吧?

“啊?你不打晕我或者罩住脑袋让我不知道这里的具体地址?”花井睁开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这个阴阳师心黑得狠,用猫又绑架自己,现在肯定在挖坑等自己,我才不上当呢!这附近肯定布置了各种危险的结界,自己就这么走出去,就算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他肯定就是想借此警告自己!我才不要吃那种苦头呢。所以,主动表明配合态度,才能不吃亏。

我可真聪明。花井心里略显自得地想。

“这是什么奇怪的爱好?”良守莫名其妙,这狐狸喜欢挨揍?他压根就没担心过这狐狸报复,这种愿意乖乖去阴阳寮登记的妖怪,都很清楚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更有甚者,他之前也仔细检查了,这狐狸真不行,世界都能吊着他打。

“他是不是有点太喜欢脑补了……”良守觉得很无语,这狐狸怂的不行,又特别喜欢脑补乱七八糟的东西,又色又懒,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样才能不被他家的长辈打死的……

“既然你主动提议的话……”不过他也懒得和这家伙解释什么,直接飞了张符出去。

“啪。”花井倒在地上陷入了沉睡。

“送他回去。”良守冲趴在一边的黑尾喊了一句。

黑尾嘴里嘀咕了几句,然后现出原形吊着花井的衣服飞了出去。

“你们真的确定岩波不是妖怪吗?”松本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诡异的情况,几个小时前,他还觉得自己疯了,而现在,他甚至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审问一只狐妖,然后看着猫又在自己面前变形。

“那家伙绝对是人类,毋庸置疑的人类。”澪无比确定地重复了一句,“但是,人类也并不是没有特殊的能力。”

“事实上,即使排除掉那些走了邪道的修行者,依然有太多的办法能够让人类拥有奇怪的能力。”良守补充道,“针对岩波的情况,大概是两种情况。”

“第一,岩波和某只妖怪缔结了契约,本身就是某个妖怪收服的手下,在为那只妖怪工作,岩鱼存在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帮助那个妖怪挑选猎物。”澪说道。

“缔结契约?”松本有些不解,“妖怪为什么要和人类缔结契约?他们不是很强大吗?”

说着,他又有点不自信了,刚刚那只狐狸有点摧毁他心目中妖怪的可怕形象。

“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那么强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很多事情妖怪并不能亲自去做。”良守解释道,“你不要看刚刚那只狐狸很弱,但是想要变化成人形,甚至很多大妖怪都做不到,而且即使变成了人形,也没有办法完全掩饰自己的某些特征或者妖气,他们只要敢出现,结局必然是被阴阳寮的大人物们围攻殒命,所以,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类代言人就是必不可少的。”

“原来如此。”松本点头,至于妖怪能够提供给代言人什么好处,他根本没问,这种东西显而易见,不过,很快他又紧张了起来,“难道说,岩波背后藏着一个非常恐怖的大妖怪?”

“理论上不会。”澪摇头,“我去看过那几个女高中生失踪的房间,那里几乎没有残留什么太强的妖气,所以,那只妖怪应该真的不强。”

“所以,我更倾向于,某一只不怎么强大的妖怪,和岩波达成了协议,双方各取所需。”良守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们每一次追踪岩波都无功而返。”

松本恍然大悟。

“当然了,这并不是唯一的可能。”良守说道,“还有另一个可能。”

“第二种可能?”松本连忙追问。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非常特殊罕见的人群,他们介于人类和妖怪之间,这是一种类似于诅咒的存在,某些妖气因为各种巧合进入了怀孕的母体,与胎儿融合,影响了未出生的胎儿,这些人,正常的时候与人类毫无区别,但是在因为各种或主动或被动的原因发生变化后,就会变得和任何普通的妖怪毫无区别。”澪解释道,“这种特殊的存在,一般被称为妖人。”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