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49 早饭

49 早饭

“妖人在没有变身的时候,几乎没有办法通过常规观察手段发现区别,只有通过特殊的检查才能够确定一个人是不是妖人。”良守补充道,“但是,我们恐怕没有办法让岩波自愿的接受这种身体。检查。”

“呃,这种妖人,是那种了类似西方的狼人吗?”松本想了想,从自己已知的故事中寻找了一个似乎对得上的设定,问道。

“有点类似。”澪回答,“只不过,妖人不会像狼人那样传染,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的妖人在变身后都会失去原本的意识。”

“对于妖人变身后是否会失去自己原本的意志而被妖气控制本能,目前有两种理论。”良守接话,“一种理论是这由妖人本身的意志力控制,这种理论的来历是一些妖人在接受了系统的训练后,可以熟练地控制一定程度的变身,甚至加入阴阳寮作为主要战力。”

“而另一种理论,则是妖人本身的性格越贴近于妖气本身的渴望,就越容易控制,这种理论的支撑来自于很多没有受到训练的妖人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能力,尤其是那些生性更加邪恶,利用妖人的能力去作恶的歹徒。”澪说道,“有些人喜欢说洗白弱三分,但是其实,对于每一个愿意去控制力量去保护他人的咬人来说,他们的每一次变身都承担着巨大的痛苦。”

“也就是说,岩波很可能要么是妖人,要么就是有妖怪在保护着他。”松本的冷汗又下来了,自己追查松本有不少时间了,如果让对方知道了,它会不会已经对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下了什么诅咒?

“别担心,不论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都没有对你做出什么伤害或者诅咒。”良守很清楚松本心里在想什么,对于一个刚接触灵异的普通人来说,松本这样想非常正常,其实,在接受程度上,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接下来,我们可能还需要警部大人配合我们进行一些调查。”澪说道,“毕竟,我们的身份不适合出入那种场合,而且,让您去调查,还可以一定程度上麻痹岩波或者是那只妖怪,足够强大的力量会让它们一定程度上忽视普通警察的调查。”

“这……”松本有点犹豫,他其实一直都不觉得是个胆小的人,从一个巡查做到警部,他年轻时也是个拼命三郎,卧底之类的危险任务也完成过好几次,只不过,如果对方真的是妖怪的话,他心里依然还是怵得慌。

‘“不用担心,我们还是会盯着你的。”澪说道,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符纸交给松本,“这是我制作的纸式神,你随身携带,如果遇到危险,它可以帮你争取一些时间。”

松本连忙伸手接过那张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纸:“这段时间能够让我逃到安全的地方?”

“不。”澪摇头,“它应该至少可以坚持到我们从外面冲进去救你。”

……

澪睁开眼睛,看着有些陌生的房间,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昨天晚上审问完那只狐妖时间已经太晚了,再加上这次的任务确实相当紧急,所以她和良守决定请假加紧调查,因此,自己借住在了良守家里。

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和平时上学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她换好昨晚雪希送来的一副,将脏衣服装进包里,来开客房的门走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世界从她身旁极速跑过,“要迟到了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看着世界匆忙地背影,澪隐蔽地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才跟着下了楼。

“哦,你起床啦。”晴子已经做好了所有人的早餐,今天是标准的一汁三菜。

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盘子里的一段煎鱼,澪有点愣神。

“怎么了,是不合胃口吗?”晴子看着澪的表情,似乎有些疑惑。

“啊,不是。”她确实有点愣,但是主要原因,只是她几乎从来没有这么吃过早饭,雪希并不是一个喜欢早起的人,大多数时候,她都是早上自己起床,做个简单的三明治就吃了出门,这种需要花费时间准备的传统早餐,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她的记忆里了。

刚想说“我开动了”,她忽然意识到良守没有出现。

“呃,田边同学是还没有起床吗?”澪小心地斟酌着语气,尽量不要让对方因为自己的态度生气。

“哦,不是。”晴子说道,“良守早上起得早了点,于是去庭院里修行了一阵,现在去洗个澡再来吃饭。”

澪愣了下:“原来如此,那我开动了。”

低头沉默地吃饭,她有点疑惑,良守和她不同,她很清楚那个人的意志,他没有什么想要变得很强的信念,也没有什么动力,如果只是想要按部就班地就行,那么,这样早起其实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吧?

可是,如果他又的确这么做了,做出了和自己意愿相违背的行为,早期修行,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没过多久,良守就走了进来,他拉开自己的座位,轻车熟路地坐下。

接下来,澪看到他的眼神里似乎对今天的早餐有些惊讶。

不过,片刻后他的恢复了正常,除了那一句公式化的礼貌外,什么都没说。

“今天哥哥不去上学吗?”世界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又被晴子拉着整理了一下校服,这才抓起书包跑向门口。

“嗯,事情有些复杂,甚至可以说是人命关天,所以,上学的事情还是要缓一缓。”良守点头,“你自己路上小心。”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自己上学没问题的!”世界冲良守做了个鬼脸,换好鞋背上书包出了门。

“我们现在也准备去调查一下吧。”澪本想帮晴子处理餐具,却被拒绝了,她等到良守和世界告别后,开口问道。

“可以。”良守拿出手机,“我联系松本警部,我们先去那几个失踪的女高中生家里调查一下,或许能够发现什么警方没有发现的线索来帮我们确定那个妖怪是什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