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55 五位光

55 五位光

青鹭拍动双翼,洒下点点火光落在桔梗印中。

“五位光!”澪大吼。

桔梗印火光落入桔梗印,苍蓝色的光芒大作。

岩波的脸上再无此前的从容与傲慢。

“青鹭火!”他认出了眼前的式神,“五位鹭!”

他开始慌了,在五位光的火光落入桔梗印中后,他明显感觉到原本只能束缚自己的法阵,真正具备了杀死自己的威力。

“你很强,比我想的要强得多!”岩波身体颤抖着,矮胖的身形似乎变得更加臃肿。

“你刚刚应该直接杀掉我,而不是给我机会。”他全身爆炸开来。

应该说是他身体表面就像是炸开的气球一样,散落出无数碎片。

一只巨大的墨绿色蛤蟆现出了原形。

“这就是你隐藏身份的方法吗?”澪看向飞落在她身前的一块碎皮,“人皮?”

“呵呵,我承认你很强,做我的仆人,做我的新娘,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现出原形的大蛤蟆很明显又有了自信,他身旁环绕的水流似乎也隐隐压制住了那苍蓝色的火光。

“这个人皮,你从哪里得到的?”澪冷着脸,没有理会对方地问话。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乱说的话,他们可不会放过我的!”大蛤蟆嘲笑道,“你似乎弄错了我们之间的形势。”

“不愿意说吗?”澪叹了口气,“不过,也没关系了,我已经知道了我想要知道的。”

“要殊死抵抗吗?”大蛤蟆不屑一顾,他已经彻底压制了五位光的火光,仅仅依靠着这个桔梗印,根本没办法伤害到他的本体。

巨大的漩涡在他面前凝聚,这一次,他不打算再给眼前的年轻阴阳师任何机会。

“你以为我为什么刚才没有抓趁机干掉你?”澪毫无畏惧地看着面前恐怖的漩涡,她的秀发和衣摆随着水流摇曳着。

岩波忽然感觉被自己的妖力压制的桔梗印还有火光发生了一些变化。

那些苍蓝色的火光好似活了一般缓缓蠕动着钻进了桔梗印法阵之中。

“结!”澪高举右手,苍蓝色的火光瞬间穿透了蛤蟆身旁的水流,好似利刃一般,径直刺入了他肥大的墨绿色身体。

大蛤蟆发出痛苦地嚎叫,他拼尽全力想要利用妖力控制河水去熄灭自己伤口上的火焰,却发现那苍蓝色的火光,宛如跗骨之蛆一般,不论如何都无法熄灭。

伤口上看似微弱的火苗一点点灼烧着他的肉体,炽热的疼痛感让他再难站立,痛苦地呻吟着趴倒在地。

“我当然是为了防止烧坏了这东西。”澪弯腰捡起一大块人皮,“不然,你觉得我会和你废话这么多?”

“啊!”大蛤蟆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嚎叫,澪清晰地大蛤蟆身上的火光就像是失去了压制一般,猛然爆发开来。

“看来,你也不过是利用了一些恶心的手段才能够达到D级的水平,但是,我想,这或许说明他得手了?”澪不屑地看着倒在地上被火光笼罩抽搐着的蛤蟆,“早知道你这么弱,我就不需要多此一举刺激他跟着来了。”

……

良守穿过漆黑的通道。

阴影中一支水箭射出。

他抬手甩出两道符咒,一道将水箭冻住,另一道笔直地飞向阴影中的偷袭者。

“啊!”一声惨叫发出。

良守游过去,只见一只还没有完全化形鱼妖被自己冻住在了石头上。

“这里的主人呢?那只蛤蟆?他在这里吗?”他伸手捏住那只鱼妖的鳃盖。

“大人,大人在寝宫……”被良守捏在手里,这只鱼妖瑟瑟发抖地回答。

“寝宫?前面是什么?”良守又问道。

“前面,前面是,不能说,我不能说!”那只鱼妖拼命地摇头。

“不说?”良守手上的力气大了点,“虽然我不太会做饭,但是杀鱼的操作,看起来似乎也不是很难。”

那只鱼妖眼神里流露出肉眼可见的恐惧。

“我想想,应该是先破开肚子。”良守似乎在回忆,“我记得应该是先把内脏清理干净。

“然后,然后下一步应该是把腮之类的东西抠出来扔掉。

“说起来,那些鱼也挺可怜的,我记得小时候有时候买了活鱼让市场的人杀好了带回家,一路上走了好久,回家的时候那条鱼还会在案板上扭动。

“甚至有时候被切掉了的脑袋,扔到垃圾桶里,还似乎在挣扎着张口呼吸。”

“啊!”那只鱼妖发出惊恐地喊声,“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说我说,前面是囚房,用来收藏大人的猎物。”

“那他的寝宫在哪?”良守又问道。

“在,在另一边!”那条鱼妖就像是看着恶魔一样惊恐地看着良守,“我都说了我都说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良守懒得理他,随手甩出有一张符将他封在了冰里。

这条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些猎物是什么根本不言而喻,他帮助那只蛤蟆看管这些,难道还能是什么良善之辈?不过他倒也确实没心情去像菜市场卖鱼一样折磨他。

可是,现在他该怎么办?

前面应该就是那些失踪的女性,可是,澪走了另一边的通道,而那边,是那只蛤蟆的寝宫。

他有点犹豫了,救人随时可以来救,但是,如果自己去晚了,澪可能就真的被那只蛤蟆干掉了。

“这个女人。”他心里骂了一句,按照自己的计划,一点点谨慎地行动,就不行吗?一定要那么莽,这根本就不是热血,这是找死。

“用死亡带来信息?没有时间等?怕死就退出?”良守越想越觉得澪今天特别反常。

她此前一门心思劝说自己退出,理由就是没有赴死的决议,就不配上战场,虽然话很难听,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说明了她并不希望看到别人去送死。

而现在,逼着自己走另一条路,而恰好这条路是安全的,甚至为了防止自己跟上去,还封住了路口……

她此前调查的时候总是能够得到一些不应该知道的消息……

她那种别扭到极点的性格……

“这是个智障吧?”良守心里骂了一句,“有什么事不能直接说出来?直接说她有能力所以去单挑,让自己去救人质不就完了,难道更安全更简单的任务,自己还会拒绝?”

等出去了再跟她算账!

想通了这些,良守加快速度冲向通道深处的囚房。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