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57 邀请

57 邀请

东京,警视厅。

“又发现了新的人皮?”贺茂久雄坐在办公桌前揉着眉心,他真的很头疼,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多,让他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回想着十年前的百鬼夜行时的惨烈战斗,他长叹一声,“希望不要再出现那种大事了。”

“久雄大人。”不知何时,一名穿着古典仕女装,宛如从画中走出的美妙女子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中,在她左肩的上,还有两只纷飞的彩蝶,“家主大人有请。”

女人说道,然后似乎习惯性地伸手拍了拍那两只彩蝶,却被对方轻巧地翻飞躲开。

“现在吗?”贺茂久雄皱起眉头。

“是的。”女人点头。

“我明白了。”贺茂久雄起身,“影鬼,开路。”

他的影子迅速拉长,投影在墙壁上,形成诡异的漩涡。

“请。”贺茂久雄对那名女子伸手示意。

“这就是久雄大人影鬼的能力吗?”女人有些赞叹,却又夹杂着几分遗憾,“我还以为这次可以在外面多呆一段时间。”

穿过阴影漩涡,两人出现在了一栋古朴的和风庭院内。

“家主大人说,您可以直接跟我进入。”女人冲贺茂久雄说道。

“我明白了。”贺茂久雄点头,然后跟着女人走进房间。

“家主大人,久雄大人已经到了。”她冲跪坐在桌前,正在书写汉字书法的白发老人施礼道。

“好的,你回去吧。”白发老人轻轻放下手中的毛笔,抬起头。

女人有些不满地看了眼自己肩上的彩蝶,又伸手拍了拍,然而一人被对方躲开。

她哼了一声,然后转身走进了一旁的屏风,变成了画上的一名侍女,而在她身旁,则有两只与画面极不和谐的彩蝶。

“父亲,请问有什么事情。”贺茂久雄跪坐在老人面前。

“人皮的事情,你调查清楚了吗?”老人问道。

“很抱歉,暂时还没有头绪,不过,目前又有新的案例上报。”贺茂久雄恭敬地回答,“是一只借助抽取女性灵魂力量,暂时达到了D级的蛤蟆。”

“这个任务,是澪提交的吧?”

听到这个声音,贺茂久雄大吃一惊,从进入房间开始,他从未感觉到房间内还有第三个人。

有些失礼地转过头,就看到侧边不远处,盘膝坐着另一名老人。

“阴阳头大人?”他惊慌地行礼,心中却在疑惑,在他的了解中,澪并不是御门院家受重视的新生代,可是,为什么作为家主的阴阳头大人,居然可以如此确定地说出澪的任务?

“你每次来,都意味着麻烦。”贺茂家的老人不满地看向阴阳头。

“这不是彼此彼此嘛。”阴阳头也不生气,“在平安时代,保宪大人,不就是这么使唤晴明先祖的吗?”

“说起来,你们御门院家,可还欠我们一个屏风呢!”贺茂家的老头指着屏风上的那两只彩蝶,“整个屏风都被你们的晴明先祖毁了。”

阴阳头耸耸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那你们还留着?”

贺茂家的老人一时语塞。

“久雄。”阴阳头没有继续和老友闲聊,而是看着贺茂久雄,“这不是件小事。”

“请阴阳头大人指点。”贺茂久雄一下子明白过来,今天要见自己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阴阳头。

“在进步的,不只是我们人类,妖魔也在不断地进步,但是,想要研制出这种可以完全屏蔽妖气的人皮,所需要的时间和支持绝对不会少,所以,能够有能力做到这一步的,你应该明白是什么人。”

贺茂久雄眉头皱得更紧了。

“十年了,你作为贺茂家的继承人,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贺茂久雄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你很聪明,你从小就很聪明,所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很多,对吗?”阴阳头看着他。

知道?贺茂久雄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阴阳头的表情,忽然,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难道说她……”

“好了,你确实明白了。”阴阳头似乎很满意,又似乎有些不在乎,“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安排,所以,你不要胡乱插手。”

“属下明白。”贺茂久雄答道。

“只不过,我还需要时间。”阴阳头说道,“可是,我们的敌人不会给我们时间,所以,这就是你的任务。”

“我明白了。”贺茂久雄回答,“人皮的事情,我会亲自追查下去,绝不会让他们利用这些达成目的。”

阴阳头点头,然后啪得一声化作一张符纸,轻轻地飘落在地上。

“真是的,我还说准备点酒一起的。”贺茂家的老人略有埋怨地说道。

……

警视厅。

贺茂久雄刚刚离开不久。

“查看证物。”一名中年男人拿着证件走进阴阳寮专属的证物储藏室。

门口的登记员看了看他的证件:“行,进去吧,自己在电脑上查看号码,电脑就在……”

“行了,又不是第一次来了。”男人摆摆手。

他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会儿,然后走到一个柜子前。

打开抽屉,里面的证物袋中,装着一张残破的人皮碎片。

左右看了看无人,将它揣进怀里。

“行了,搞定了,回去加班,最近事情真多。”他走到门口,又和记录员打了个招呼。

走出证物室,搭乘电梯下楼。

男人走到大楼后的绿化带的阴影里。

他活动了下脖子,低声说道:“鸦羽。”

啪,一双漆黑的羽翼在他身后展开。

……

兵库县西南部姬路城郊外的一栋古典和风庄园。

“父亲大人,您有何吩咐。”面容俊美到有些妖艳近乎美女的少年跪在房间中。

“我需要你出门一趟。”面前的中年男人说道。

“去哪里,为什么。”少年问道。

“东京。”中年男人说道,同时,将一个装着人皮碎片的证物袋扔到了少年面前。

“我明白了。”少年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起身,走出房间。

他走出房门,眼神瞥向一旁的低矮灌木:“玉酒,该出发了。”

一道黑影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从棺木里飞出,越变越小直到没入少年的衣袖之中。

“东京啊,繁荣之地。”少年轻叹一声,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长袍。

一阵微风拂过,少年的身影消失不见。

“叮~”身后屋檐下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在风铃下挂饰上,铭刻着的,是标准的九字纹。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