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59 女人

59 女人

溪水潺潺。

月色下,澪坐在林边的溪流旁。

不知何时,浓雾渐起。

“哒哒……”木屐踩在地上的声音由远及近。

美貌惊人的裳唐衣女人从浓雾中缓缓走出。

“你终于来了。”澪站起身,她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女人看着她:“十多年了……”

“为什么要诅咒我!”澪吼道,周围的地面开始崩裂,一个巨大的桔梗印浮现而出。

女人看着笼罩着自己的桔梗印,微微垂下眼帘。

“你觉得,那是诅咒?”她的声音很轻柔。

“如果不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听见它们?”澪吼道。

女人没有回答。

……

十二年前。

“妈妈!”

三岁的澪为了追逐一只蝴蝶,迷失在和泉市附近的森林内。

夜色渐浓,她开始越来越恐惧。

“你怎么了?”不知何时,美貌的裳唐衣女人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我……”澪呆住了,她眨着眼睛,“你是妖怪吗?”

“妖怪?”女人似乎也愣了下,然后,她露出温和地笑容,“你觉得呢?”

“我……”这个问题,显然对于三岁的澪来说有些太难了。

“你和家人走失了,是吗?”女人伸出手,将脏兮兮的澪从地上拉起来。

“我们去哪?”澪怯生生地问道。

“夜深了,我想,你应该饿了,我们先回去,然后,明天我再送你回家。”女人牵着她,温和地说道。

“哦。”澪乖巧地跟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带给她的感觉,和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

两人走得不快,却又很快来到了一间简陋的小屋前。

“您住在,这里?”澪被女人牵着走进屋子,她看到墙角摆放着一台古旧的织布机。

“来,吃吧。”不久,女人端着一个饭团和热汤走了进来。

“多谢。”澪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开动了。”

女人坐在一旁,露出和蔼地笑容看着她一点点把食物吃完。

“多谢款待。”澪小声说道。

“休息一会吧。”女人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澪说着,感觉一股困意袭来,此前的紧张与恐惧好似全部消失,她慢慢倒在女人的怀里,陷入沉睡。

……

“澪!”

她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惊醒的。

睁开朦胧的睡眼,澪看到自己的母亲紧紧地把自己抱在怀里:“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哈哈哈,人类真是有趣,居然能把自己的幼崽弄丢了。”

澪一下子从自己母亲怀里坐直,谁在说话?

“你看她,真是蠢死了。”

澪寻声望去,两只乌鸦正站在附近的树枝上。

“乌鸦在说话?”她感到难以置信。

“那个幼崽看过来了?”其中一只乌鸦说道。

“走了走了,我闻到附近有大餐了。”另一只乌鸦说道,然后它们拍了拍翅膀,消失在了树林中。

“澪,你怎么了?”母亲已经感觉到了澪的不对劲。

……

“抱歉,我希望能够让她和我们一起成长。”澪躲在门外,偷听着房间内家主大人和父亲的对话。

“你应该知道,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家主大人的声音很严肃。

“可是,澪终究是我的女儿,我没有办法……”父亲还在辩解。

“好吧。”家主大人似乎没有再继续坚持,“但是,我希望,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能够以大局为重。”

“多谢您的宽容。”父亲扑在地上。

家主大人准备离开了,澪赶紧跑开。

……

“抱歉。”

不认识的女人推开了家门。

“我叫雪希。”女人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但是,澪并不喜欢她,她的手一点也不温暖,“我很抱歉,你的父母……”

咣当,装着糖果的罐子摔在地上。

“以后,我会照顾你的。”雪希看着她。

澪没有理她,而是跑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澪看着眼前的女人,“你诅咒了我!我能够听见那些没有人可以听到的东西!我是一个被妖怪诅咒了的,不正常的御门院!我玷污了御门院的血统!他们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

澪咆哮着,桔梗印爆发出耀眼的白光。

“我,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痛苦吗?”女人站在桔梗印中,却好似毫无影响,传承自安倍晴明驱逐妖魔的法术,此刻似乎除了照明之外毫无作用。

女人步履如常,她一步步走出法阵。

澪看着对方的举动,止不住地颤抖。

“对不起。”女人伸出手,把她搂进了怀里。

澪想要挣扎。

可是……

为什么,就像是十二年前一样,那么温暖?

“想要哭,就哭出来吧。”女人轻轻地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

“是我害死他们的,是我,他们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泪水止不住地滑落,“我是个怪物,我会害死身边的每一个人,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只会给所有人带来不幸。”

女人轻柔地让澪靠在她怀里,任由对方肆意地发泄着情绪。

过了许久,澪的哭声逐渐减弱。

女人牵着她的手,起身。

“走吧。”女人冲着她露出宛如母亲般的笑容,一如十二年前。

“我们去哪?”澪低着头,问道。

“回家。”

……

看着眼前和十二年前一样的饭团还有热汤。

澪感到泪水有开始不受控制。

“这些年,很难吧。”女人坐在她身旁,轻轻为她梳理着有些凌乱的头发。

澪没有回答,她流着泪水,一点点把饭团塞进嘴里。

“你不是怪物。”女人温柔地说道。

澪没有回答。

“没有人会给他人带来不幸。”女人说道,“不要憎恨自己。”

澪抬头看着她。

“不要把自己当做怪物。”女人继续说道,“我很抱歉擅自做出了那个决定,我只是希望……”

澪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如果觉得累了,就睡一会儿吧。”女人双手放在膝上。

澪摇了摇头。

她站起身。

“要离开了吗?”女人问道。

澪点头。

女人没有阻拦,而是安静地看到澪走到门口。

“答应我,好好爱自己,可以吗?”在她踏出房门的一刹那,身后的女人开口说道。

一股说不明的东西哽在了胸口。

“对不起。”澪转过身对女人喊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童子啊……”女人看着只剩自己一人的房间,“妾即离君若逝露,萦思会逢和泉处。景风萧然人孑立,信太泪痕凝悲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