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63 这什么垃圾女鬼啊?

63 这什么垃圾女鬼啊?

香织躺在床上。

她很兴奋,甚至可以说,是兴奋的不行。

在最好的朋友家过夜,还成功安利了自己最喜欢的电影。

看着一旁已经睡着的世界,她还有些辗转难眠。

“哒……哒哒……”

就在香织终于散去了兴奋,疲倦感逐渐上涌的时候,门的走廊上外传来了一阵好像脚步一样的奇怪声音。

“是良守哥哥吗?”香织很疑惑,不管是良守还是晴子,似乎都不会在这个时间在走廊上乱走。

“砰!”门口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撞到墙上的声音。

香织感觉自己的好奇心有些控制不住了。

她蹑手蹑脚地爬起来,悄悄走到门口。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门。

砰地一声,她才刚刚碰到门,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门被外面的人狠狠地撞开。

面容狰狞,身披白袍地女鬼挥着利爪扑向了她。

香织吓蒙了。

“我这是在做梦吗?”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为什么明明是电影里的鬼怪,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是自己白天看电影太入神了吗?

“世界快……”她喊着想要世界快跑,话还没说出口,有什么泛着金光的东西从身后飞来,那只女鬼的行动毫无征兆地突兀停住,然后轰然倒下。

“嗯?”香织疑惑地转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起床的世界正跑向自己。

“香织没事吧?”世界拉过香织,认真地检查着她。

“没事。”香织摇头,她看着世界的眼睛都亮了。

“你的睡衣被抓破了。”世界看着香织肩上被抓破的睡衣。

“没事没事,又没流血。”香织毫不在意,她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世界世界,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等会儿再说。”世界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现在没有心思和好友解释自己的能力,可是,这个看起来和今天看过的电影里一模一样的女鬼,是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的?

阴阳师家里闹鬼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家里根本就没有形成鬼怪的条件,这个女鬼,到底是怎么来的?

“你呆在……”世界看了看已经被撞坏的房门,改口道,“你跟着我,我们去找哥哥和妈妈。”

“哦哦!”香织立刻答应。

“香织,这不是你喜欢的电影。”世界对她认真地说道,“现在我没有时间给你解释所有,但是,你要记住,它们真的可以杀死你。”

“我明白了!”香织很认真,“我一定会和世界一起找到晴子阿姨还有良守哥哥,大家一起逃出去的!”

“不,你什么都不懂……”世界心里叹了口气,不过,香织能这么理解也好。

从抽屉里把平时攒下来的符咒全部塞进睡衣口袋,世界示意香织跟上自己的脚步。

“我可以用吗?”香织看着世界口袋里的符咒,好奇。

“不行,你没有法力,给你拿着也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世界说道,“我没有准备普通人可以用的驱邪护身符,所以,你一定要跟紧我。”

“世界!”香织看着面前和身后出现的白衣女鬼,大声提醒道。

“我看到了。”世界左右手各甩出一道符咒,将两名女鬼击倒,“该死,这些东西到底是哪来的?怎么这么多?”

“世界好厉害!”香织的眼睛里充满了崇拜。

……

“要去帮世界吗?”烟花暂时没有变回原形,如果变回本体,它的体型有点太大了,在家里这种狭窄的地方进行战斗并不那么方便。

“这种程度的鬼怪,她可以自己解决,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源头。”晴子看着倒在自己面前被烧得焦黑的鬼怪尸体,“下手太狠了吗?”

“我去看着吧。”烟花跳了出去,“毕竟还有客人。”

“嗯,尽量不要吓到她。”晴子说道。

“你要知道,这种时候,我觉得她已经被吓到了,即使是再怎么喜欢看恐怖片的人,看到真鬼的时候,都不可能会迅速接受的。”烟花回答道,“更何况只是个小女孩。”

晴子没有回答她,而是从窗户里翻身出去。

自己家里应该没有问题,所以,袭击是来自外部的吗?可是,究竟是谁?

她拿出一张纸片,折了两下,变成一只小鸟。

能够策划这种袭击,她肯定不能让孩子们去对付,至少,在阴阳寮的援军赶到之前,只能靠自己顶住。

……

“妈妈去找袭击的源头了吗?”良守看着飞到自己身边的纸鸟,将它捏在手里。

“黑尾,我们去找世界。”良守说道。

“说实话,良守你可以用简单一点的手段。”黑尾用前爪抹了抹自己的脸颊,“这种小鬼用普通的符咒就可以了,没必要弄成这样。”

“是我的失误。”良守看着走道上支离破碎的鬼怪尸体,“看着一大群上来,没想到完全不堪一击。”

“你看看,真恶心。”黑尾小心翼翼地抬起猫爪试图避开地上的暗黑色粘稠液体,“这玩意不像是血啊?”

“确实很奇怪。”良守说道,“按理来说,虽然鬼分为有实体的,和没有实体的,但那些有实体的鬼,基本都是使用的自己生前的肉体,也就是说,这种人形的鬼,如果有实体,那么身体就是自己原本的肉体,那么,被庚辛咒击中后,流出来的不应该是这种奇怪的东西。”

“而且很奇怪,就算是鬼,也不可能是这样完全一模一样的。”黑尾懊恼地试图把毛上沾到的黑色液体弄掉,但是,它又不想和平时一样伸舌头去舔,“呃,太恶心了,你等会不要让我去咬这些东西。”

“有毒吗?还是说有诅咒?”良守警觉道,这些鬼太弱了,根本不应该拿来袭击一个有C级坐镇的阴阳师家,现在黑尾说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鬼根本就不是主要的袭击方式,这种诡异的黑色液体,才可能是对方的手段。

“什么有毒有诅咒啊!”黑尾不满地说道,“这东西的味道就好像是在粪坑里埋了几个月的腐肉一样,我已经快要把睡觉前吃的猫粮吐出来了!”

“那你还是吐吧。”良守瞪了他一眼,自己已经够咸鱼了,怎么这只猫又比自己还懒?整天不是吃就是睡的,“好了,别闹了,既然没有危险,我们去找世界,那边还有一个没能力保护自己的人。”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