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72 源自恐惧

72 源自恐惧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你们这是什么经典复刻?”良守觉得自己完全无力吐槽,这家人怎么回事?你们就这么喜欢一个任务发两次吗?

“既然你已经接了这个任务,其实由美没有发任务,她只是找了我希望我来看看,毕竟她付不起委托费,那这个就交给你了。”澪对良守说了一句,“反正我想你也不想和我合作。”

“抱歉。”良守冲村上夫妇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澪走开。

“我不知道那是你特意去买的……”话说出口他就后悔了。

果然,澪瞬间炸毛。

“雪希又在乱说?”她愤怒道,“那明明是她自己跑去买的,然后一定要我带去给你,我就说了这根本就没用!反正你也不会原谅我!”

澪一说完这句话,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谢谢你的芥子饼了。”良守笑了起来。

澪转过头不去看他。

“御门院同学,要不要试着合作一下?”良守说道,“不过,这一次是我的任务,我们按我的方式来,怎么样?”

“好。”澪憋了半天,终于开口。

……

“执念啊……”澪拿着断裂的人偶,她叹了口气。

“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良守说道,“是故意制造的火灾?诅咒还是……”

“有点说不清。”澪说道,“那场火灾很不正常,但是我有点不太确定这和他看到的鬼脸到底有没有直接关系。”

“你有没有觉得,东京的火灾有点太多了?”良守拿着手机,利用阴阳寮的权限查看了警视厅的记录。

“确实,相比起平均水平,高了不少。”澪说道,“意外火灾的波动不会这么大。”

“可是官方却把它们都认定为了意外。”良守关上手机,“我们先不讨论是不是那群警方的人腐败或者愚蠢,假设他们做出的都是自己最正确的判断,那也就说明……”

“有超自然力量涉及到了里面。”澪说道,“但是这不归我们管,你能够注意到,高层也能注意到,他们会安排调查,能够这样引起灾难,至少也是C级的任务,我们插不上手。”

“是的,可是,这很可能和我们的这个任务有联系。”良守说道,“最近的事情有点太多了,连我这种底层阴阳师都能感觉到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好像那一次的女鬼。”

“你参与了那次的女鬼事件?”澪问道。

“嗯,事实上我家也出现了……”良守说道。

“……”

“好了,说会这一次,你觉得是什么?”良守问道。

“还不好说,但是,从表现上来看,似乎很像……”澪皱着眉头。

“烟烟罗?”良守说道。

“嗯,只不过,烟烟罗根据记录,已经有接近上百年没有再出现过了吧?”澪说道。

“嗯,毕竟烟烟罗的源头,是人类对于烟火的恐惧,可是,随着人类步入现代社会,火已经不再是值得大多数人恐惧的东西了,所以相应地,烟烟罗也就消失了。”良守说道,“可是,村上康太现在的情况,如果是经历了火灾,或许会产生恐惧?”

“这确实有可能。”澪回答道,“但是,仅仅只是单人的恐惧,你真的觉得可能会诞生烟烟罗吗?如果这就会产生妖怪,妖怪的诞生未免也太容易了吧?”

“是。”良守点头,“所以我也拿不准。”

“不过,现在终究只有一种验证方法。”澪说道,“虽然有点不太友善。”

……

厨房内。

“准备好了?”良守看着村上康太。

“嗯……”村上康太艰难地点头。

澪打开了炉子。

村上康太看着眼前不大的炉火脸色变得煞白,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他伸出手指着炉子:“就在……就……”

“看到了。”澪伸手拍向炉子。

“没了。”村上康太长出一口气。

“看来确实是这样的?”良守看着澪,“真的是烟烟罗?”

“不是本体。”澪说道,她转头看向村上康太,“不过,你确实是被盯上了。”

村上康太艰难地点头。

“烟烟罗诞生于恐惧。”良守说道,“换句话说,你因为火灾,导致了对火焰的恐惧,从而引起了它的注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要你不再害怕,它可能就不会再找到你了。”

“可是……”村上康太张口。

“可是你没办法不害怕,是吧?”澪说道,“这很正常。”

说着,她拿出一叠画有桔梗印的符咒,“把这些贴在家周围,就可以暂时保护你。”

村上康太千恩万谢地接过符咒。

离开村上家,雪希已经开着车等在那里。

良守想要告别,又被拦住了。

“阿拉,也不是第一次了,来吧,送良守君回家。”雪希很开心,“真是没想到,你们居然又接了同一个任务。”

“事实上我没有接任务。”澪说道,“我只是被人找来帮个忙。”

“小姐也不要这么口是心非嘛,说不定可以成为好朋友呢?”雪希开着车。

“一个村上康太的恐惧不足以诞生烟烟罗。”良守看着澪已经有爆发的冲动,立刻转移话题,“火灾次数被增加了,所以,烟烟罗很可能和其他的火灾幸存者有联系。”

“嗯。”澪瞪了雪希一眼,“我们需要联系一下其他的幸存者。”

“考虑到村上康太的情况,那些幸存者现在很可能过得也不好。”良守说道,“我们需要加快行动。”

“你打算联系松本警部?”澪看着良守拿出手机,她想了想,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说道,“烟烟罗可不是什么小妖怪,这次的任务很可能会超出E级的标准,你真的打算来处理吗?”

良守正在编辑短信的手停了下来。

“别误会,我没有想要说你什么的意思。”澪眼神飘向窗外,“你说这次按你的方式来,所以我才会把话说清楚,如果真的是烟烟罗,危险可能会比较高,并不属于那种你能够完全把握住的难度。”

“所以我要提前做好准备。”说着,良守把短信发了出去。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