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74 他疯了

74 他疯了

外表干净的医院大楼。

“你们要询问真田义行?”医院的主管看着松本彻也递过来的警察证,表情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们确定是真田义行?”

“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松本皱着眉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上次的案件后,他莫名其妙地接到了一个平级调动的指令,直到到了新部门,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专门负责灵异事件的外围人员。

越是接触这种事情,他越是发现自己已经深陷泥潭,自己这种完全没有保命能力的普通外围人员,真的是一点保障都没有……

“不过,工资真的很高。”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不过这几个月来,他也不再是此前对灵异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了。

“那家伙真的疯了,很彻底的那种,我不觉得你么能够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负责人摇头,“我们的医生已经尽了全力,可是对这家伙的治疗简直可以说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他的症状是什么?”松本明知故问。

“那家伙惧怕火,惧怕热气,甚至包括洗澡的热水和食物。”主管揉着眉心头疼,“这导致我们不得不为了保证他的日常生活使用一些比较强硬的手段。”

“听起来病得不轻。”松本顺着对方的话接了下去,他回头看着良守,耸了耸肩,“我就说可能什么都得不到,结果上头还是要我们跑一趟。”

“谁说不是呢,反正累的也不是他们。”良守很自然地接过话头。

“好了,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了,我带你们去和真田谈谈。”主管看了看时间,站起身,领着两人走向病房区。

良守跟在后面,这其实可以说是他第一次进入类似的医疗机构。

“看起来其实和普通的医疗机构没什么区别?”他心道,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确实被以前的各种影视文学作品影响到了,这都什么年代了,真要是弄出来个阿卡姆画风的,才是不正常的吧?

“真田先生。”主管敲了敲门,看到护士正在里面试图和真田搭话。

“让病人保持一个积极地心理有助于他们恢复,但是真田……”主管摇了摇头,“你们也看到了,他根本无视我们。”

伸手招了招把护士交出来,主管暂时放松本和良守单独进去。

“真田先生。”松本走过去,拉开床边的椅子坐下。

真田瞥了他一眼,继续盯着天花板出神。

“真田先生,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请配合一下。”松本说着,伸手进口袋拿证件。

“有什么好说的?”真田双目无神,“我快死了,我已经看到了,那家伙离我越来越近,它很快就会来杀掉我了。”

他忽然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笑容显得那么古怪。

“都说我疯了。”他好像在自言自语,“谁知道呢,如果我真的因此疯了,我也一点也不会觉得意外,不过……”

他哈哈大笑。

“我只是第一个。”

真田猛然坐起来转过头,他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松本:“你们都跑不掉!”

“真田先生。”良守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松本先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真田机械地转过头,就好像刚才的诅咒耗尽了他全部的精力。

“你们不相信我,你们会付出代价……”他喃喃自语。

“真田先生……”松本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良守摇头打断。

被良守拉着走出病房,松本有些一头雾水:“他明显也看到了,我们应该……”

“他确实疯了。”良守摇头,“不过,他是被那个妖怪逼疯的。”

松本叹了口气,他艰难地开口:“难道我们……”

“我们优先处理妖怪,后续你交一份报告上去,阴阳寮的心理专家会接手他的治疗,这种事情,他们最有经验。”良守把他想问的答案告诉了他。

“我明白了。”松本心里很难受,忽然间他又觉得自己有点幸运,在遇到灵异问题的时候,遇到了阴阳师,如果没遇到良守,他上次调查岩波后,大概会比真田更惨吧?

或许是开始的调查就不太顺利,两人在车上有些沉默无言。

松本挂在架子上开着导航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怎么了?”他打开免提。

“警部是准备去拜访小原次郎吗?”对方是他的一个新下属。

“嗯。”松本应了一声,“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警部您可以不用去了。”下属在电话里回答。

“怎么回事?”松本一下拔高了语调,“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死了。”属下回答道,“昨天晚上,死在自己家里了。”

“死因呢?”松本连忙追问道。

“自焚。”属下叹了口气,“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一个不久前刚刚逃出火场后产生对火焰心理障碍的人,最后在自己家里死于自焚,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以说是很讽刺了。”

“你们封锁了现场?”松本问道。

“啊?没有啊。”属下有点莫名其妙,“这件案子都没有传到我们这里,只不过是警部您之前要了他的资料,所以我刚才才注意了一下。”

“谢谢了。”松本认真地回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这让属下有些莫名其妙。

他叹了口气,打开警笛,一脚油门踩到底。

……

“这里由我们接手了。”松本拿出证件,刚才在路上良守已经将这件事情上报给了阴阳寮高层,很快他们就从原本负责这起案件的警员手上夺走了调查权限。

“以前看各种影视剧,总是带入的被夺走案子的视角,但是现在作为夺走别人案子的人,仔细想想,似乎也没做错什么?”良守看着那几名暴怒着和松本争执的警察,心里感慨道。

终究是拿着上级的授权,即使他们再怎么不乐意,松本还是成功控制了现场。

在处理了这些杂事后,良守跟着松本走进了已经拉上封条的公寓房间。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