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从东京开始的阴阳师生活 > 85 邀请

85 邀请

“你说你父母可能知道了?”良守皱起眉头,果然小孩子还是藏不了什么秘密吗?

“很抱歉,那天我回家之后……”香织低着头,“爸爸就找我要那张碟片,说是很重要,可是我已经把碟片交给晴子阿姨了,可是我又答应了不能说,所以只好说那张碟片被我在世界家玩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

要碟片?良守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在香织回家之后第一时间要碟片,那其实很明显就是已经知道了,不过转念一想,以西园寺家这种名门望族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能够知道一些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也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然后呢?你爸爸说了什么?”良守现在也不担心了,而是继续问道。

“他只是很认真地跟我说,让我不要撒谎,那张碟片真的是坏了。”香织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过,我想那种情况应该也可以算是坏了吧……”

那确实坏得不轻……良守心想。

“不过……”香织一副犯了错的样子,“不过就算我没有说,他似乎对你们的身份已经有所察觉了,所以他邀请你们能够参加我下个星期的生日聚会……”

“诶?”这一次是世界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邀请我们去参加生日聚会?”

“嗯。”香织点头,“一般来说,其实都是家里的亲人,或者是爸爸选定的宾客,所以我以前一直没有邀请过你……”

良守也并不意外这种豪门的作风,不过,这一次邀请自己一家参与,是为了什么?

“我怀疑爸爸可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知道了鬼怪的存在,所以可能希望能够和你们家族结交,从而达成一些类似合作的关系……”香织似乎很担心这次的邀请会影响到她和世界的关系,于是很紧张地表达了自己的猜测。

良守却并不这么认为。

西园寺家很可能早就已经知晓了灵异的存在,作为整个国家顶级的大族,他们不可能像香织所说的需要巴结邀请自己这种小门小户,御门院和贺茂家,包括整个阴阳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本来最初就是为了服务这群上层人士而设置的,如果他们遇到了什么问题,恐怕并不需要寻求自己的帮助。

“我会把这件事情转告给妈妈,至于到底会不会参加……”良守觉得自己不能作出决定,这种事情,还是应该寻求有经验的人,“我不能做出保证。”

“我明白了。”香织点头,“如果你们不愿意参与的话,我也会尽量想办法和爸爸解释。”

“那就谢谢了。”良守冲她笑了笑。

都是大家族的人,怎么香织就显得这么乖巧懂事,而自己认识的另一个,就那么莫名其妙呢?良守在心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难道说,当女人长大了,就会变成澪那样一点也不可爱的样子吗?

排队结账,回家。

良守如实的转告了晴子西园寺家族的邀请。

“对于这种邀请,您有什么经验吗?”良守有点拿不准,“或许是我想多了?但是我始终觉得,这不是简简单单地因为香织和世界的关系。”

“当然。”晴子点头,“其实我们最初就应该想到,西园寺家不可能不知道灵异鬼怪的存在,所以,或许最开始就不应该隐瞒。

“您觉得他们是因为香织被牵扯进了这种事情,所以有些迁怒?”良守皱起眉头,虽然其实被牵连的是自己,但是谁知道这些在社会顶层呆惯了的大家族会怎么想?

“这倒未必。”晴子摇头,“这些大家族很清楚阴阳师的底线在哪,或许会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而疏远我们,但是却绝对不会因此而产生敌视,就算有少量的无知之人真的产生了敌意,御门院也一定会以阴阳寮的身份保护我们,这是自从平安时代以来就已经被所有人接受的规则。”

“阴阳寮保护的从来都不仅仅只是那些受到了鬼怪侵袭的普通人,它也同样是阴阳师们的庇护所。”晴子说道。

“所以,如果不是敌意,那么您觉得这件事情会是什么原因?”良守又问道。

“不知道。”晴子摇头,“比较大的可能,就是通知我们,希望世界不要再和香织来往,毕竟,普通人和阴阳师之间存在的隔阂是不可逾越的,他们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被卷进莫名奇妙的事情里。”

良守点头,虽然这对于世界可能有些痛苦,但是,哪怕是安倍晴明,也仅仅只有源博雅之类少有的普通人朋友,走上这条路,其实就已经与普通人隔开了太多,她或许需要提前适应这一切。

“不过,老实说,我也有些头疼。”晴子露出为难的表情,“我总觉得西园寺家特意邀请我们出席香织的生日聚会,恐怕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距离上次的鬼怪袭击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如果仅仅只是单纯地想要让世界和香织断掉联系,早就应该联系我们了。”晴子眉头不展,“而且,没有什么父母会选择在自己女儿的生日聚会上让她难受。”

“所以,您觉得这很可能是个幌子?”良守明白了过来,“他们只是希望借香织的生日,让我们去一趟,而目的是其他的事情?或者说,西园寺家遇到了一些,非正常的麻烦?”

“或许如此,但是,我希望事情并非这样。”晴子脸色难看。

“为什么?”良守不解,如果西园寺家真的在灵异问题上有求于自家,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坏事吧?就算不谈人情关系,仅仅只是金钱上的报酬,就应该已经很丰厚了。

晴子叹了口气:“阴阳师能做的,可从来都不只是驱除妖魔这么一件事情,我们所掌握的力量远超普通人,而你想想,在西园寺家已经熟知贺茂与御门院的情况下,还需要通过其他渠道寻找阴阳师去做的事情,会是什么事呢?”

良守的表情一下子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