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C位十二年,回家去种田 > 108、第 108 章

108、第 108 章

有趣的灵魂不能缺胳膊少腿, 示爱的订阅不能半途而废~  呵呵。

这哪是吃苦,这再荒一些就能改个节目名称,叫农村求生。

他活了那么多年, 上一次看到这种场景还是去参观毛坯房。他身后这房子比毛坯房好一点,好歹刷了个墙, 有一个厕所, 有一个灶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农村版精装修了。

连个床都没有!

床!没有!

他现在想偷关正阳的表情包, 在手机群里疯狂发柔弱。

摄像机后面的洪导看贺君这头脑放空的姿态,心里得意。哎, 这种反差表现得很好。

贺君的颜值确实挺能打。唇珠圆润, 眉眼有种古典俊朗感,看着其实挺有特色。他这外貌条件在偶像圈里算好的,记忆里好像是接过几个配角角色。

青年经历过磨砺,身上有着足够的成熟感, 又由于心怀梦想, 还有着少年的冲劲。简陋的房屋连一点红花绿叶点衬都没有, 风把竹藤椅上放空青年黑色的头发吹乱,看着人心意外静下来。

《青葫剑仙》

不像是能红的命,但看得人舒服, 很适合慢综。

洪导静等着另外几个团员到来。

“是这里吧?”

“方圆五十米就这么一个房子,不是这里是哪里?”

“没想到乡下地方还有这种绝佳场所。孤岛自居,绝了。”

“贺哥是不是已经到了?”

“队长队长队长!我们来了!”

门外远处吵吵闹闹的声音隔着一段距离就传了过来。伴随着人声还有行李箱拖动的声音。四个队友坐在两辆车上,正巧组队到了地。

到了石头围住的院子门口,四个人在木门前一个接一个探头,故意竖起一排脑袋,叠罗汉似的和门内的贺君打招呼:“队长在吗?”x4

贺君本来都放空了, 在瞬间被四个人逗笑:“在。”

关正阳先行脱离队伍,拉着自己两个超大的箱子往里走:“哇,真的是。太阳一出来就好热。”他头发微卷,这么一走,脑袋前微长的刘海跟着翘了翘,一双漂亮的眼睛充满了阳光少年感。

跟在他后面进来的叶浩脑袋后面扎了个小辫子,滑步轻盈冲进房门,打趣着前面的关正阳:“那是因为你非要带乐器过来。”

童文乐背着个方方正正的书包,露出漂亮得像女生一般的脸蛋,眼神幽怨望着面前的农村自建房:“我们真的要住这里么?”

最后进门的邱丰小脸蛋圆乎乎的,顶着一个黑色圆帽子,跟在大家身后,热情朝着贺君挥手,顺带朝着节目组挥了手。

vacation五人组全员到齐,精神气十足。

几个人把箱子放到镜头拍不到的地方搁置着,坐到了贺君身边。几个人有些天没见,一个比一个吵闹:“贺哥,这边怎么样你看了么?”

“房子里什么样的?”

“这边快递方不方便?哪里可以叫外卖吗?能叫到外卖吗?”

“不知道房子里有什么。回头看看缺什么先添上。后面再考虑提高生活质量。外头看起来空落落的。”

贺君听着队友们的吵吵闹闹的,呵呵一笑:“你们不应该问缺什么,你们该问后面有什么。”

四名无知的队友:“???”

他们看看队长,看看节目组,再看了看身后的房子,一蜂窝往房子那儿跑。

跑完回来集体瘫在椅子上表情放空,呆滞看着节目组:“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桌椅没有就算了,为什么连床都没有?”

“公司是看我们太糊,不要我们了,所以把我们扔这边来放生的么?”

洪导被他们这些话差点逗笑了。

这几个人咖位太小,以前估计集体上综艺都没什么镜头。本质上综艺感还成,比他想象中好一些。

洪导在前面掏出了一个铃,晃荡一下发出了响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洪导开口:“欢迎各位来到我们的快乐农场。”

vacation五人组集体缓慢鼓掌。

年纪最小的邱丰欲言又止,旁边的童文乐吐槽出声:“是快乐大家农场。”

五人组其他四人非常同意童文乐这话。

洪导假装聋了,继续说着:“我们说一下快乐农场的背景。我们农场地处于中玉岛。这里原本家家户户都会种田养猪,但种田收益低,厨余养猪对本地环境又造成了一定污染,所以在建设新农村后,本地提倡以新的形式劳动致富。”

众人点头点头。

“我们入乡随俗,想要在这儿生活,每个阶段都会有一定的劳动任务。由于节目组很穷,没有钱,所以只提供第一个月的盒饭,以及每天每人10块钱的资金。”

几个人一听第一个月包吃包住,有50块钱,顿时觉得还可以了。

没什么生活经验的童文乐问自己同伴:“农村物价应该不高吧?50好像挺够了。”

作为很有生活经验的邱丰小声回答他:“一张松木床两百块钱。”

精打细算的贺君觉得大家都是男人,睡一起没关系。他拿出队长姿态表示:“买三张床,并一起可以睡五个人。节约点。12天就能凑齐钱了。”

队友们:“……”

这是不是有点太苦了!

童文乐好好的漂亮脸蛋当场给了一个毁灭吧的表情:“……我选择打地铺。”

洪导揣着姿态:“本来节目组是想让你们从造房子开始的。”

众人:“???”

洪导:“结果挑地方的时候,发现这边新农村建设得挺好,房子都建成了。我们不能推倒重建,才考虑提供了这套自建房。”

节目组的残忍超乎人类想象。

关正阳看看身边不敢气到不敢吱声的队友,小心翼翼举手:“节目组借我们几条被子总可以吧?打地铺。”

洪导表示:“节目组提供被子。”

几个人听到这话,竟同时松了口气,产生了“提供被子也太好了”的想法。

洪导见他们讨论得差不多,提醒他们:“我们第一阶段的劳动任务,是将整个中玉岛上的水稻都收割完毕。南方水稻是两期生。如果要在秋天成功收割第二批水稻,我们需要在这个时节早早进入播种时期。”

阶段任务听上去不算难,难的是在完成阶段任务的同时,又做好全团在中玉岛上长久的生活的各项准备。

洪导:“大家可以自由行动了。”

全团沉默。

开场难度有点高,需要做的事情太多,能做成的事情太少,一时间让人觉得自己像无头苍蝇。

贺君居于中心位,想了想:“我们先出去走走,看看周围都有点什么。水稻要收割和播种,我们下个月要解决伙食问题,中间肯定需要很多道具,我们都要去买或者找人借。还有床,床是一个要早点解决的问题。”

他们不可能一直打地铺。

南方一旦进入梅雨季节,地上会相当潮湿,被子盖着不舒服就容易生病。到了冬天更是有魔法攻击,睡在地板上五个人第二天全完蛋。

床是必需品。

其他人纷纷同意,并提出意见:“分组行动会快一点。”

童文乐表示:“我对农村不熟,和邱丰一起吧。”

叶浩:“那我和关正阳一起。”

四个人各自成队,齐刷刷看向队长:“队长你跟谁?”

贺君想着自己之前查过的地图:“中玉岛上有三条道,正好在三个方向。我们分头走,看看岛上有什么,也看看道路顺着走下去有什么。最好能找人问问,问好了发群里。”

余下四人齐声应下。

他们五人把行李全推进屋子里,确定屋子真是空荡荡后,终于确定节目组十分残酷。他们得出门寻找办法解决当前困境。

五个成员分好队,问节目组要了一人十块钱。三个摄像师正好跟三组。

贺君身边依旧跟着的是早上那个摄像师。他和队友分开,顺着其中一条道,从中玉岛上往外走,沿途探究着岛上的情况。

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乡间有点寂寞。贺君想和摄像师聊天,但摄像师不能回答他。他只能自言自语,顺带介绍自己沿途看到的东西,以及他查到过的本地相关资料。

“我来之前查了中玉岛,网上关于这边的资料不是太多。这边地基本上四面环水。中玉岛这样的是因为在河中面积太小,所以被称为岛。”他手指了下周边的河域,“看,那边还有小船。看来水域发达,河道是畅通的活水。”

小船上只有一个撑船人。撑船人将船往河中心一停,从船上拿了一根长竿子。长竿子前方有个三角网。

竿子一下,一上,抖了抖,一网螺蛳。

贺君震惊,冲过去就大喊:“师傅!能帮我网一袋螺蛳吗?”

老赵点头:“好。”

队友在厨房里跟着邱丰研究灶台,贺君算着大概晚饭时间,出来想看看老赵怎么安排。他走出房子,见老赵手里头拿着一个盒饭,一副要走的样子,笑着招呼:“老赵要回去了么?”

老赵应了话:“哎,是。乡下地方睡觉早。晚上井里头不安全。”

贺君整了自己衣服:“那我送送你。”

老赵忙拒绝:“不用不用。就这么点路,我走了几十年啦。”

贺君笑起来:“那当老赵你带我认认路。这周边我也不知道哪条路好走点。东西就留在这儿,省得再运过来。车要推回去么?”

他走到车边上,帮老赵往外运车。

老赵见人这么客气,赶忙跟上:“不用不用。”

贺君:“要的要的。”

两人客气了一番,老赵到底没好意思扛过贺君。临着走,贺君和里面的队友说了一声:“关正阳,你们先吃饭。然后开个直播,我和老赵一块儿回去。”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