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C位十二年,回家去种田 > 113、第 113 章

113、第 113 章

有趣的灵魂不能缺胳膊少腿, 示爱的订阅不能半途而废~  “是在搞装修么?这里是新家?上次传闻说团要散了真的假的?”

没有节目宣传,粉丝们看到这个惨烈场景慌得一比,各个生怕贺君说什么从公司安排的宿舍搬走了之类的话。

直播围观数量迅速上了千, 距离上万却还有一段距离。

贺君见人逐渐增多,和直播间的粉丝们说明了一下情况:“大家好, 我是贺君。现在正在参加一个综艺的录制。慢综。接下来我给大家直播一下铺床!”

粉丝们看到这一幕亢奋起来。

“新综艺!”

“天呐, 那其他队友一起来么?”

“话说综艺里直播不是会剧透么?而且万一暴露了位置,回头会有粉丝直接过去吧?”

说到这里, 不少粉丝跟着贷款担忧起来,反过来劝说贺君暂时别直播。

贺君和粉丝互动着:“导演同意了的。我们全团的综艺。这次本来是为了宣传地方。住的地方进出卡得非常严格。是个慢综, 我这边忙几个小时的内容放出来的时候会压缩的。”

他不知道洪导怎么剪, 但一般综艺五六个小时的拍摄会压到一小时。一小时的内容除以他们五个人的量,最终每个人只能有12分钟。铺床给2分钟最多。

贺君交代完,任由手机放在那儿,转头去继续铺床。

垫在下方的木板有长有短, 摆放的时候贺君和老刘尽可能选用了同样长短粗细的。贺君重复自己刚才铺床的行为, 从垫被到床单再到被子, 最后还教学一般塞了几个枕头。

枕头只要一折二往里塞,塞进后压平就行。

他熟能生巧,动作自然到让粉丝们在弹幕上笑起来。

“该死, 这男人怎么家务那么熟练!”

“太好笑了吧,他故意要把被子甩到床前那部分翻起来!翻一遍不整齐还要翻第二遍!”

《我的治愈系游戏》

翻被子连续失败三次的贺君:“……”

想不通。

刚才没人欣赏,他一次成功,水平直接能去酒店负责摊被子。现在有一堆粉丝看着,结果他三次都没成功。要么就是只翘起来了一个角,要么就是试图翘起来但根本翘不起来,要么就是直接翘斜了过去。

贺君对着手机那儿说了一声:“不行, 我这回肯定成功的!”

说完,他用力一甩被子。被子在空中发出“嘭”响,随后砸在床上,借力直接翻过来了半条。翻过来的半条被子险险从他面前擦过,翻到了他手上。翻转回来的风更是把他吹得头发集体向后。

吃了一口风的贺君:“……”

弹幕集体笑疯,狂发“哈哈哈哈哈”。

贺君默默去把被子折腾好,细品了一下刚才的行为,走回手机那儿:“我个人觉得直播就是要短,才能给大家意犹未尽的感觉。”

弹幕:“???”

粉丝们奋力挣扎:“哥!哥!求您!不要!”

“如果不是特别搞笑,我们一般不会笑的!”

贺君看弹幕挺欢乐的,放弃关直播,把所有的床全铺了。三张床是赊账,五张床也是赊账。他向老刘要了五张单人床的木头,还得继续铺。

他笑哼了两声,把房间全铺好,再打量了一下整个卧室。这间卧室塞进了五张床,一下子显得满满当当,感觉完全塞不进别的东西。

“其实搞成上下铺更合适,空间利用率高。”贺君比划了下,很快又放弃,“算了,我们连床都不会搭。还是别折腾这些。”

他花费了不少时间在卧室里,又忙了一上午,肚子突兀发出了咕咕声音。

早上简单的三明治扛不住。

另外几个队友大约也估算了吃午饭的时间,分头回到屋子附近,隔着一段距离大喊着:“你们那边发现了什么!”

“我们找到小卖部了!邱丰买了两把镰刀和五副手套!钱花完了!做菜的调料那儿也有!打算要做饭了再买!”

“我们这边有个水产养殖中心!我问了可以钓鱼!这边都是河鲜。”

“我们小卖部走过去地里全是花!不能吃!”

“乐!”“丰!”

“阳!”“浩!”

贺君从楼上窗口往外看,见着自己两组队友狂奔拉近距离,像撒欢的小野狗一样抱在一起,没忍住说了一句:“他们怎么表现得好像失散多年终于相见。”

弹幕听到这话狂笑。

笑声中夹杂着粉丝强烈要求:“我要看他们热情相拥!”

“求求转镜头!八百年没见崽崽了!”

贺君考虑到镜头朝楼下会看到节目组,和手机直播间里的粉丝们说了一声:“不播了。要留着惊喜。晚上饭后再播。”

粉丝们一听“不播了”,刚打算哀嚎,结果一听晚上还有直播,又是一阵狂喜,去后援会奔走相告。

贺君把镜头关了,收走支架去和自己队友碰头。

五个人凑一起重新回到椅子上,围成了一个半圆的圈,把周围一圈的情况都说了一下。中玉岛很小,岛上基本是节目组请人布置的。出岛之后每个方向都有大片大片的地,出于意料的是,周边是以养花为主。

贺君知道市面上有很多花店,也知道很多人梦想都是开奶茶店或者开花店。倒是没想到这回直接到了一个养花的地点来做慢综。花开后一定很好看,可惜他刚才没走那条路。

他总结了一下:“我们步行能够到的地方有一家水产养殖场,一家木工厂,很多花田,一些水稻和农作物田,一些当地人自家的大棚。一家每周三进货的小卖部。”

另外几个队友纷纷应声。

贺君问了一下:“小卖部卖肉么?”

邱丰乖乖应声:“卖的。老板说想吃什么肉可以提早和他们说。他们周三去进货可以顺便帮买过来。或者平时买了给我们留着。”

菜可以从田里解决,肉有进货渠道,水产可以捞或者去养殖场买。贺君觉得下个月的伙食来源问题解决了。

他稍思考了下:“行。今天下午我们学着去收水稻。因为只有两把镰刀,所以我们轮流来。我和叶浩先下田。关正阳和童文乐去借一辆运输水稻的车,帮忙把收割的水稻运到院子里来。邱丰看看家里的厨房和别的地方有什么需要折腾和采购的。”

分工明确,其余几个人立刻开开心心喊“好”。

没花钱的三人把多出来的30块全给了邱丰。

邱丰拿到30“巨资”,一本正经表示:“我一定精打细算,绝对用在刀刃上。”

众人鼓掌。

鼓掌完,原本好好坐着的童文乐逐渐变成咸鱼,缓缓瘫在了椅子上:“我饿了。申请先吃饭。吃饱了才能干活。”

他那张脸长得实在精致,哪怕是瘫着都让人不忍指责。节目组几个工作人员对视一眼,让人把刚到没多久的保温盒饭送了过去。

盒饭有荤有素还有汤,让人相当感动。贺君几个人边吃边聊。童文乐埋头狂吃,叶浩和关正阳你一句我一句和讲相声似的:“珍惜这口粮,珍惜每一粒米饭。”

“下个月我们吃饭就得看运气了。”

“恩格尔系数高到让人害怕。”

贺君在刷手机,下筷子速度慢了些。童文乐在边上吃完自己的糖醋排骨,默默起身走到贺君身后,伸出罪恶的筷子,顺走一块贺君盘里的糖醋排骨。

坐在贺君边上的关正阳看见了,不动声色跟着也顺走了一块。

邱丰看到欲言又止。

叶浩本来坐在关正阳边上的,见童文乐跨位都要去顺排骨,心动跟着站起来,伸出筷子去夹最后一块排骨。连个底都没打算给贺君留。

贺君筷子往下一夹,排骨没夹到,夹到了叶浩的筷子。

他侧头看向叶浩。

叶浩对上自家队长视线,露出一个谄媚讨好的笑容:“队长,我练舞多,需要补补。”

贺君:“……”你需要补补没问题,但为什么我的排骨只剩下一块了?

最初夹排骨的童文乐吃饱饭,站起身来,摇头晃脑离开:“嗐,我要去借车了,不知道哪家能有合适的卡车,可以给我们来运水稻。”

关正阳迅猛扒完自己的饭,一抹嘴赶紧跟上童文乐:“等等我。卡车太大了开不过来。乡下估计得找电瓶三轮车。”

总共干坏事三个跑两个,叶浩等下还得和贺君一起下田。

他对着排骨又是心动,又不敢动,帮自家队长把排骨夹到饭上:“队长辛苦,队长多吃点。队长是在查怎么收割水稻吧?我来查就好,你先吃。”

叶浩朝着贺君竖起大拇指:“我减肥,我不需要补。”

贺君朝着叶浩笑眯眯吩咐:“减肥就多劳动点,帮忙把桌子给收了吧。垃圾分类从快乐农场做起。”

叶浩痛苦捂脸。

拍完,他们依依不舍离开大棚,临着走前还表演了一番明天就会再见的戏码。尤其是戏精上身的叶浩以及有演戏兴趣的童文乐。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