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C位十二年,回家去种田 > 124、第 124 章

124、第 124 章

有趣的灵魂不能缺胳膊少腿, 示爱的订阅不能半途而废~

直到五个人在各地接到了通知。

经纪人小吕看完节目组策划发来的消息,替自家艺人点了一排蜡烛。

他在群里发着消息:我们这次综艺赞助商没钱,节目组没嘉宾台本, 只有行程表。你们谁要中途离开去做别的工作都可以,提前报备就行。

五个人心头一惊:因为综艺没钱, 所以准许他们中途出去做别的工作?还有这种好事?

贺君作为队长率先发问:没钱是怎么个没钱法?

经纪人小吕:节目组说为了节目效果, 先不和你们透露。要求你们多带几套衣服和鞋袜,以耐穿舒适为主, 因为报废起来比较快。

五人组:“……”

群里再一次被“我好柔弱.jpg”刷屏。

经纪人小吕完全不在意这群人的柔弱态度, 把地址发了出来:地点在中玉岛。为了长远发展,我们特意选了一个河中岛, 上下岛需要出示证明。三天后我们所有人到达。记住,是到达。

贺君:收到。

余下四人跟上:收到!

贺君经历过选秀节目,觉得节目再苦也就是收走手机天天训练。他查了一下地图。从地图上看, 中玉岛属于南方偏东的一座河中岛,地处包邮区一个小镇村。

讲真,距离他家确实挺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回家种田也没哪里不对。这种小村子距离一线城市不远, 条件不会差。唯一问题是, 他家属于小康家庭,脱离种田下地很多年,对慢综种田方面经验不是很足。

他思考了下, 决定先搜一下网上农村生活教程。

贺君安慰自己:大家祖上都是种田的,应该不会很难。

……

三天很快到来。

贺君醒来套了件墨绿色长袖, 在卫生间听见门外敲门声。他头发刘海微湿,不得不把这些稍遮挡眼睛的刘海往后顺了把,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他跑到门口去开门, 门口一个摄像机直接对准了他脑门。

贺君一愣:“这就开始了?”

摄像师连带着摄像机点头点头,艰难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麦克风,以及一封信:“导演让我转告,说节目组比较穷,总共就三名摄像师,大家将就将就。”

贺君被这个贫穷开场笑到,露出一个失笑的表情:“怎么会这么穷?”

摄像师解释:“钱都拿去买你们要住的那块地了。”

贺君惊异:“整块地都是我们的?”

摄像师:“导演的。”

贺君笑容消失。此刻要是配上字幕,就是“想太多”。

他将麦克风在自己身上挂好,打开信看了眼,发现是一封邀请函。

邀请函相当老套,写着那些综艺开场都会有的内容。他按照综艺套路将上面内容念了出来:“致亲爱的vacation。今天是特殊的一天,从今天起,你们将一起打造独属于你们团的快乐农场。”

邀请函上面画了一个简笔画的中玉岛地图。

贺君将信收了起来:“话是说独属于我们的快乐农场,实际上地是导演的。”

摄像师忍笑。

贺君让开位置,让摄像师进门。他上过综艺,知道这种综艺需要多说话,多在镜头面前展现自己。摄像师全程跟着跑,镜头拍进的那些丝滑片段才能当素材用。其中还要挑选神态自然的。

他得无时无刻都表现出最自然最富有魅力的自己。

“饭吃了么?”贺君问了一声摄像师,“冰箱里有面包和鸡蛋,五分钟就能搞定。”

摄像师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现代科技到底是方便了千万家。贺君拿出面包、鸡蛋和番茄,在一个一体机上同时烤了面包片,煎了一个鸡蛋。五分钟做好了两份,一个给摄像师,一个自己吃了。

他拿着简易到极点的三明治对镜头比划了一下:“味道挺好的。不知道去快乐农场能不能吃到更好吃的鸡蛋。”

质朴的早餐和贫穷的节目组非常相配。

这个节目组是真的穷。

车是公司提供的,摄像师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贺君作为一个固定嘉宾竟然要负责开车。

他启动导航发动车子,有点哭笑不得:“我原本以为这个节目组至少开场会对我们好一点。结果是迟早要吃苦,从第一幕就开始需要自力更生。”

摄像师没打断贺君的话。

他心想着:不过是自己开车,这才哪到哪儿啊。

贺君完全没有台本,不知道节目接下去会迎来什么环节。他趁着开过去的路挺长,和镜头外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节目的观众介绍着自己团队的成员。

“大家好,我是vacation的贺君。这个时候呢,字幕需要在边上打上我们总共卖了三千多张的唱片名字。顺便也打上我队员的名字。

“我们团总共五个人,我是队长。团内vocal是天赋型唱跳歌手关正阳,他擅长很多乐器,隔壁歌手大赛的编曲也有他一份。叶浩,舞担,我们公司的编舞老师级别水准。团内最漂亮的童文乐,学习最好,当年艺考表演专业第三。还有我们的老幺邱丰,最乖巧会做饭。”

他没介绍多少自己。

他们团是成立早,那时候大家都对成团概念不深刻。觉得他最稳重,所以选了他做c位,当队长。其实队伍里每一个人都比他有特色。

他说了一段时间,车也开了有一段时间。摄像师暂时中止拍摄,稍作休息。

贺君见摄像师关了屏幕,不再不停对着镜头讲话,而是更加专心开车。他们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

摄像师跟着导演拍过不少艺人了。他刚吃了贺君一个早餐,这会儿稍提醒了两句:“贺老师,等下要不要找点团队有意思的事情讲讲?或者表现很期待的样子。”

贺君温和笑了笑:“好的。”

他确实很期待。

期待和自己的队友拥有一个独属于他们的慢综。

不管这个综艺能不能拍完,能不能出第二季,至少这几个月他们可以过上和练习生时期那样完全合住的日子。

临近要到的时候,摄像师再次打开摄像机,对着贺君再录了一些内容。

贺君表现了一下自己的小期待,将车缓缓行驶上一条小道。

这条小道是真的窄,路只有一辆车的宽度,两边栽着树,完全是单向通道。但凡前面来一辆车,贺君都得堵在这条路上。

贺君将车开到地方停好。等摄像师下去后,他才拿了自己东西下车,四处张望起来:“中玉岛真的是在乡下河中央。”

先前看地图只知道是个河中岛,但贺君对河中岛概念并不算深,

现实中的中玉岛真的在河正中央,整体面积不大,进入的方式只有通过三条桥路进入,每条道两侧是石柱围栏,中间只能供一辆车单向行驶。桥下河水幽绿,看上去相当清澈,阳光下波光粼粼,一眼望下去隐隐能看到一些游鱼。

由于地处偏远,贺君目之所及只有极为朴实的农村自建房和大片的农地。房外墙面刷得干净好看。路是窄到令人发指,但整条道相当干净。

xiashuba.com

一条路相当干净,不是天生就那么干净的,只说明有专人负责定时清扫。

贺君拉着行李箱,背上书包往中玉岛里走。他走到半路脚步顿住,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到。

前方不远处有一整片的麦田,还有好些个大棚。

金黄色的麦穗沉甸甸弯着腰,风一吹,好似那唰唰的晃动声就在耳边。大棚里不知道种了点什么,整整齐齐摆在那儿,让人多了点探究念头。

“这是节目组自己种的么?”贺君问身边的摄像师。

摄像师没吭声。

摄像师是不参与节目的,除了开场那一幕,其余时候都不应该发声,会影响到节目收音和摄像录制。

贺君没得到答案,加快了自己脚步。他很快看到了道路尽头的地方有一栋房子。房子外头有一圈石头围栏,围栏门口有零散几个工作人员站着。

他到了门口,很快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vacation的贺君。洪导好。”

被称为洪导的中年微胖男人点了头:“贺君先进去看看吧,等下人齐了我说规则。”

贺君笑着点头,拉着行李箱往院子里走。

这是一个占地颇大的院子,看起来宽敞干净且简陋。院子中心有一栋两层高的房子,不远处还有一个凉棚,凉棚下空空荡荡,萧瑟到连片落叶都卷不起来。他目之所及完全没有任何生存物资。

贺君眼内露出一丝困惑,往里走的脚步微微迟疑。

怎么会这么干净?

当地就算赞助商比较穷……好歹也该让他看见一眼赞助商的存在吧。他一眼扫过去完全看不到任何赞助商的标签贴。什么牛奶酱油调料的一概没有。

赞助商是哪家?赞助了点什么?

总不能赞助商其实是他们的直播平台吧?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