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第 1 章

1、第 1 章

“纪迟——醒醒!入学式要迟到了!”艾文弯下腰,掐着纪迟单薄的双肩死命摇晃,头上一撮金灿灿的呆毛跟着摇晃的频率摆动,昭示主人现下焦急的内心。

才摇了没几秒,艾文就累得一屁股栽到纪迟床边。他喘着粗气,双手撑着自己同样单薄的膝盖,皱起眉毛看向毫无动静的室友。

天空般澄净湛蓝的眼珠子里盛满了忧愁。

怎么这么心大呢,再留一次级就要被退学了啊……这小子就不怕以后还是个平民吗?

艾文想起街上那些平民浑浑噩噩的目光,和一眼就看得到头的人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也是以平民的身份通过魔法学院测试的,他比谁都清楚这个时代对平民的恶意——无休无止的劳作,微薄到肚子都填不饱的收入,还有那可以忽略不计的人权和尊严。

也就比奴隶少一份契约书罢了。

艾文想到这里面露怜悯。

他算是平民中最幸运的那一个。早早就测出了光明魔法的天赋,从小就跟在小镇的神父身边给平民颁发教义。虽然不算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比起他接触过的悲惨平民来说,已经是天堂般的享受了。

于是,到了十六岁成年后收到入学信笺的那一刻,艾文就向光明神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自己的光明魔法,最好将来能成为一名德高望众的大主教,帮助平民们摆脱泥泞般的生活……

艾文沉浸在被无数信徒拥簇的幻想中不可自拔,时不时发出一声傻笑,乱翘的呆毛也跟着颤动着。

一看就是拥有极高光明魔法天赋的孩子——连脑子都被教廷洗得一片空白。

纪迟就是在这圣光洗脑般的傻笑中醒来的,他缓缓睁开了双眼,虚无的眼神落在屋内棕灰色的砖石天花板上。

没有雪白的墙面,没有暖黄色的灯带,也没有心电监测仪无穷无尽的滴滴声响。

啊,他还在这个世界啊。

“纪迟!你总算醒了!快点快点!我们快迟到了!”艾文从幻想中回过神,猛地凑到纪迟面前,一刻不停地唠叨着。

“艾文?抱歉我睡迟了……你先过去吧,我准备一下就过去。”纪迟闭了闭眼,没什么起伏的声调中透着一股与世无争的淡然冷静——或者可以称为老油条。

一听就很留级生。

艾文此时着急得很,也只有他这种在教廷中熏陶出来的慈悲热心的性格,才会想着留下来拉纪迟一把。

要是换成任何一个自私些的学生,早就抛下这个不求上进的学渣室友自己先走了。

艾文伸长手臂,飞快地从床头拿过学院法袍放在纪迟肚子上:“你还需要准备什么?我帮你拿过来。”

“……不用了,你先去吧,不然会迟到的。”纪迟无动于衷。

艾文拗不过他,从床边站起身,伸手爱惜地抚了抚学院法袍上细微的褶皱,回头不放心地看了一眼:“那你快点啊……我们班的导师可是约瑟夫教授,听说他生气起来最可怕了。”

纪迟还是半点都不着急,宛如咸鱼一般躺在床上,闻言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表示答应。

艾文见他这副模样总算是放弃了唠叨,他深深叹了口气,推开房门匆匆往礼堂的方向小跑过去。

等厚重的实木门啪地一声关合,纪迟才不紧不慢地动了动胳膊。

不是他太懒散,这只是个二十多年来坚持下来的习惯——醒来后必须在床上躺满五分钟才可活动身体。

哪怕是已经换了个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身体,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还是摆脱不了。

纪迟将手掌覆在左胸,感受着那平稳而有力的心跳,漆黑的眼珠望着不知名的方向,淡淡问道:“圆圆,穿到游戏里的第二天,我还能回去吗?”

听到呼唤,像在全息游戏中一样,纪迟脑袋边上凭空冒出一个蓝莹莹的正方体,上下浮动闪烁着,这是魔剑□□制作的智能ai,每种职业都有各自的色彩,魔法师的ai就是水晶般的蓝色。

就是不明白一个正方体为啥要取名叫圆圆……

【圆圆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呢,需要将您的问题传达给制作组吗?】熟悉的软萌的语调在纪迟脑海中响起,这给他有些低落的心情带来些许安慰。

纪迟慢吞吞撑起身子:“传。”

【制作组已收到您的疑问,请耐心等待回复哦~】

纪迟拿起肚子上折叠整齐的魔法师长袍,想了想:“要是穿不回去就算了,反正也没人在意,对吧?”

【圆圆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呢,需要将您的问题传达给制作组吗?】

“……传。”纪迟将胳膊套进黑色的长袖中,忍不住吐槽道:“你们游戏制作ai的时候是经费不够了么?”

【圆圆不明白……】

“闭嘴。”

【好的呢,有问题请及时呼唤圆圆哦~】

纪迟缓缓翻了个白眼,从床边站起了身。

乌黑的魔法师长袍从身上倾泻而下,光滑柔软的布料上,一枚亮银色的分院徽章别在心口处,徽章的形状是一本翻开的魔法书,时不时有隐约的光芒在上面闪烁。

这不仅是枚徽章,还是个小小的魔法阵,它可以用来确定每一个魔法学院学生的身份,还能提供一部分魔力加持。

【魔法分院学生长袍】

品质:【优秀】

效果:【魔力值+10】

一件绿装,效果就是加一截蓝条,这对一无所有的新手来说算是顶好的装备了,但是在纪迟眼中就完全不够看了。

他在视野中打开了跟着一起穿过来的游戏面板,和之前在全息游戏中一样,被打开的游戏面板半透明的分布在视野中间,上面的数据华丽到令人侧目。

玩家【不是鸡翅】

种族【人类】

职业【魔法师】

等级【lv. 99】

血量【10000/10000】

魔力值【10000(+10)/10000】

这只是一小部分基础属性,旁边密密麻麻的闪避值、伤害值、暴击值等等属性足够他靠着平a在整片大陆横行无阻。

如果说这些数据只能让其他玩家敬畏,那旁边的背包就是令所有人疯狂的存在,花了上千万金币全部解锁的300格无叠加上限的巨型背包中,满满当当的橙装橙武药剂卷轴,囊括了所有职业最顶尖的装备。

纪迟目光掠过这些,眉头松动,苍白瘦削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些许笑意。

但翻着翻着面板,这抹笑意很快就凝滞住了。

“圆圆,我这些技能为什么都是锁定的?”纪迟指着他技能列表里一大片灰暗,面无表情地再次召唤出客服圆圆。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怨念,圆圆的语气突然变得谨慎又讨好:【亲,非玩家种族和职业的技能,需要通关隐藏任务获得哦……】

“我、不、是、做过这些任务吗?”纪迟一字一顿问道。

当时他为了反抗身为魔法师的“命运”,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将整片魔剑大陆的隐藏任务全部挖出来做了个遍,再把爆出来的其他职业的技能一点一滴肝到最顶级。

现在告诉他突然一朝回到解放前,饶是冷静如纪迟也想找个东西暴打一顿。

沉甸甸的杀意让圆圆的语气愈发小心翼翼:【经过数据检测,玩家并未触发任何隐藏任务呢……需要将bug传达给制作组吗?】

妈的!制作组就是个推锅的借口是吧?

纪迟额头青筋一跳,他拼命按着左胸让自己冷平静下来。

他面色阴沉地扫视技能页面,总算发现了些许端倪。

按理说没有得到的技能是不会出现在页面里的,而且就算通过了隐藏任务,这些技能也只是最初始的等级。

而现在,从那灰色的图像中还能看出,他那些被锁定的技能,都是穿越前已经升到满级的。

也就是说,他现在穿越到的,是所有任务都未触发的世界。相反的,只要他走完那些隐藏剧情,就能立刻解锁一个不需要再肝的满级技能。

捋清楚逻辑,纪迟总算按捺下了心中的戾气。

还好还好……好个屁啊!整个大陆那么多隐藏!他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再加上……

纪迟想到当年拼命按skip的手,就万分想撞墙——让你不认真玩游戏!让你喜欢跳剧情!

今天辜负制作组努力编制的剧情,明天果然都是要用血泪还回来的。

【玩家还有问题反馈吗?】亮闪闪的魔方谄媚地蹭了蹭纪迟脸颊。

“退下吧。”纪迟咽下满嘴血泪,闭了闭眼,重新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他在法袍里拍了好几个橙装服饰,将防御叠到四五万,确定自己能苟到地老天荒后,无奈接受了现实。

至少我没被格式化成初始数据,纪迟苦中作乐想。

“铛铛铛——”浑厚的钟声在整个魔法学院内响起,它在提醒每一位小魔法师,开学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