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02、第 102 章

102、第 102 章

您的充能小于80%, 需要48小时后才可放出大招哦~  但真实的世界可不一样,纪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够仅凭露出的一个小小角落就认出装备的属性, 原住民果然比他想象得要敏锐得多……

以后得注意点了啊, 他现在攻击型的技能都还没解锁呢。纪迟低头思虑着。

“啊……”艾文听了纪迟的话,信以为真, 脸色也不好了起来, “希望买走法杖的那个人能早点发现, 把法杖还给巴德爷爷……”

纪迟回过神, 侧脸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 揶揄道:“我觉得他可能发现不了了。”

艾文略苦恼:“也是, 可能发现了也不会还……”

他诚心替巴德祈祷了几声后,带着纪迟一路往前走去:“正好我们来到这里,我想先去卖把我的光明护符卖掉,赚一点钱。”

说着他打开胸前的背包,捏了捏瘪掉一大半的钱袋,叹气:“我攒了好多年的金币……一会儿就没了……”

换来一支史诗级的法杖, 够可以了的少年!纪迟都吐槽累了。

艾文带着纪迟轻车熟路地来到一个凹进去的小路口, 那里没有装修华丽精美的商店,只有一条长长的空地,一部分人在地上铺了条正方形的毛毯,盘腿坐在上面,叫卖着零碎的商品。

艾文走到路口边上一个小岗亭边上, 扒在窗口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从兜里掏出几个铜币递进去,领出来一个刻着小魔法阵的号码牌。

他笑眯眯地向岗亭里道了声谢, 回头朝纪迟晃了晃手中的牌子:“接下去的两个小时我可以在133号位置卖护符了,你要在这里休息还是自己去逛?”

纪迟看了眼木头刻成的号码牌:“我先跟你去看看133号在哪儿,待会儿好来找你。”

艾文点点头,带他找到一个小小空位。

他从背包里扯出一张四四方方的深灰色毯子,拍了拍铺在地上,再把背包最底部的十几个光明护符一个个摆在毯子上。

六棱形的透明晶石被穿在一根细细的银链上,充沛的光明元素在晶石内闪闪发光,与午后盛亮的阳光交相辉映,在嘈杂的小路口里尤为醒目。

纪迟蹲在毯子前,帮他一个个摆好护符,心情很好地看着这一片亮晶晶的景色,他喜欢这类耀眼活泼的物品:“这护符的作用是什么?”

他玩游戏这么久,从没见过这种护符,想必是真实世界自我完善的细节。

艾文一边掏出法杖,在毯子前的砖石地上用光明元素写上“每个2银币”的字样,一边回答他:“光明护符可以让信徒们的祷告更容易被神灵听见,而对冒险者们来说,光明护符能保护他们不被暗魔法侵蚀。”

艾文忙活完,一屁股坐在毯子上,惬意地放松下来:“找我购买护符的一般就是这两类人,我还真没有见过其他……”

“这是光明护符吗?”稚嫩干涩的嗓音打断了艾文的信誓旦旦。

不知什么时候,艾文的摊位前站了一个全身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影,这个人影不高,顶多只有一米三,听嗓音是个还年龄还小的男孩。

男孩非常非常瘦,风吹过漆黑的斗篷,就能勾勒出骨架一样的轮廓。

他见艾文有些愣神,伸手微微抬起遮去大半张脸的兜帽,露出苍白如纸的下颚,他有些急切地再次问:“这是光明护符?”

艾文微张着嘴点点头。

斗篷男孩吁了一口气,从斗篷下小心翼翼掏出一枚金币,在手心不舍地攥了攥它,然后递给艾文:“我能用它买六个护符吗?我很需要光明护符,但是我只有一个金币……”

艾文对有困难的人向来是怜悯的,多送男孩一个护符他其实不会介意,但是身为一个极有天赋的光明魔法师,男孩一靠近,艾文就察觉出了他的身份。

他是个亡灵。

“我制作的光明护符里的光元素非常充裕……”

没等艾文说完,男孩就迫不及待地插话:“那你能先帮我留着吗?我一定会赚够钱的,等我攒够钱了我再来买!”

他以为艾文是在推托,不想多送他一个护符。

艾文摇了摇头,提醒他:“它们会伤到你的。”

男孩一惊,猛地后退一步,仓惶四处张望了一圈,伸手拉紧了兜帽,警惕地注视着他们,大有见势不妙拔腿就跑的姿态。

艾文见状有点心软,亡灵很少有年纪小的,小孩子死亡的时候大多是懵懵懂懂的,不会充满不甘和怨恨,而每个成为亡灵的孩子,背后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苦难:“光明护符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要拿它们来做什么呢?”

“不要你管!不卖我就算了,我去找别人!”小亡灵惊慌地退后几步,色厉内苒地低吼。

说是这么说,男孩盯着那些护符,根本迈不动腿——这些护符质量非常好,这个光明魔法师也不歧视亡灵,小亡灵知道,错过了他就再也找不到下一个了。

艾文有点为难,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将垫在护符下的毯子抽出来,仔细挑了六个最闪亮的护符,用毯子紧紧裹好递给了小亡灵:“仔细拿好,千万别散开了。”

小亡灵不敢置信看了他一眼,缓缓伸出冰凉惨白的手,把那一团臃肿的毯子抱在怀里。

饶是如此,小亡灵的掌心还是被逸出的光明元素灼烧得冒起一股黑烟。

这种伤害对亡灵来说是极端痛苦的,但小亡灵只是轻轻抽了一口气,然后很开心地将它们收进斗篷中。

他抬眸看了看艾文,微不可闻地道了声谢,扯紧斗篷飞快地跑走了。

纪迟见艾文不放心地望着小亡灵的方向,好奇地盯着他:“我以为你们光明魔法师会很讨厌黑暗生物呢。”

艾文收回眼神,低头整理了一下变得散乱的摊子,心情有点低落:“它们生前也是和我们一样活生生的人,要不是经历了太多痛苦,也不会变成亡灵的。”

说完,他也开始好奇:“你呢?我发现你也不讨厌它们。我见过很多人,明明和黑暗生物没有一点交集,但一看到它们,就恨不得要杀了它们一样。”

“嗯。”纪迟侧头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各个种族,“它们在我眼里没什么不同。”

“我也发现了。”艾文感叹道,“感觉每个人在你眼里都是一样的呢。贵族,平民,教授,同学,人类,亡灵……好像所有阶层、职业、物种你都不在意。”

不,这位少年,你不知道,我其实还是很歧视魔法师的。

纪迟闭着嘴没有说话。

艾文也没管纪迟有没有回答,兀自说道:“真好啊,如果每个人都和你一样,这个世界应该会变得很棒吧?”

你这个社会主义思想就很有前途啊,纪迟很神奇地看了一眼他。

不过艾文也就是感叹一下,他现在还是个微乎其微的初级魔法师,现在想太多非但改变不了世界,反而会让自己的心境受影响。

纪迟见他重新投入到卖护符的大生意中,也不打扰他了,拍拍法袍站起身:“我去大街上逛逛,在你收摊前会回来的。”

“好~”艾文应了他一声,然后想到了什么,扭头叮嘱,“千万不要把太珍贵的药剂卖了,那会很亏很亏的!”

纪迟一梗,你不说我差点就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他敷衍答应,迅速离开了艾文叨叨技能的施展范围。

这san值掉得可太厉害了。

纪迟心有余悸。

有了艾文的叮嘱,纪迟脚步一拐,很叛逆地直接来到药剂区。

药剂区里没有摆摊的位置,这些易碎又珍贵的药剂都被仔仔细细地摆在店铺橱窗里,巴掌大小的药剂瓶成了这个区域最常见的形状。

纪迟抬起头,仔细观察了一遍这些店铺的招牌,选择了一家招牌最精致的走了进去。

他想知道,这个世界能卖出去的高级药剂有哪些。

“欢迎光临~这位魔法师先生,有需要采购的药剂吗?”见到难得的客人,店员第一时间就迎了上来。

虽然药剂可以大大提升战斗力,但它并不算是一种必需品,除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冒险者,只有有钱没地儿花的富二代才会来买药剂。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