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16、第 116 章

116、第 116 章

您的充能小于80%, 需要48小时后才可放出大招哦~  “你说她是谁?”布兰登握着法杖的手微微颤抖,呆滞望向纪迟。

纪迟继续耐心回答:“圣女圣珂莉。”

“你刚才说她是……”纪迟刚回答完布兰登,艾文就像唱和声一样继续开口, 但是被纪迟无情打断了。

“教授, 我想换搭档。”纪迟高高举手。

约瑟夫看了一眼纪迟,自从知道他很有可能是全系天才, 留级是有特殊原因之后, 对他的印象好了许多。

这会儿又见他是全班唯一一个没有被圣珂莉影响到的学生, 终于开始觉得这小伙子有点前途了。

他满意点点头, 想了想,干脆让纪迟和圣珂莉一起搭档。

“圣珂莉, 你今天就和纪迟一起训练吧, 希望你们都能得到进步。”约瑟夫对天赋高的学生非常和蔼可亲。

这话让s班的小魔法师们瞬间从恍惚中惊醒——还能有这操作!

真是便宜了那个平民!小魔法师们嫉恨难当,连艾文和布兰登都哀怨地看了纪迟一眼。

最平静的反而是圣珂莉,她含笑点点头,一点没觉得和平民搭档有什么问题,她不急不缓走到纪迟身前,轻轻一笑:“纪迟同学, 又见面了。”

纪迟没想到她记性这么好, 有些意外:“下午好,圣女小姐。”

“叫我圣珂莉就好了。”圣珂莉温柔一笑,璀璨的光芒在剔透的瞳孔中流转,她侧头望了下旁边又变得呆滞的两人,礼节性地打招呼, “这位是埃利奥特家族的布兰登少爷吧?我在帝国大典上有见到你。”

布兰登突然被cue,如梦初醒地一挺胸,结巴道:“是, 是的……我叫埃利奥特,不不,我叫布兰登,叫我埃利奥特,不不,叫我布兰登就可以了……”

纪迟默默地撇过头,他见到这位少爷就想跑不是没有原因的。

圣珂莉似乎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她善意地笑了笑,目光又转到艾文身上。

她在感受到他身周极其纯净的光明魔力时,冰蓝色的眸子隐隐颤动了一下,她垂下眼睑掩去冗杂的情绪,自然地问候:“你好啊,你就是纪迟的室友吧?你的光明护符做得可真好。”

艾文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得到圣女的夸赞,脑子一懵,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如出一辙的蓝色眼睛满是懵然。

“他是艾文,是个光明魔法师。”纪迟见势不妙,飞快地帮他介绍,生怕他也会说出一些令人尴尬癌发作的话。

说完他马上一拍手:“好了,现在是课堂时间,约瑟夫教授开始授课了。”

这一拍手总算让三个沉浸在自己情绪中的小魔法师们回过神来,他们打起精神,轻轻捏着法杖听约瑟夫讲解。

“你们都是帝国最优秀的魔法师们,想必大家已经对如何施展魔力很清楚了。”穿着一身导师黑袍的约瑟夫站在草坪中央,目光扫过面前稚嫩的脸庞,“那请回答我一个最基础的问题,施展魔力的关键是什么?”

几个贵族少年想要在圣女面前表现,忙不迭举手:“吟唱!是正确的吟唱!”

“错!”约瑟夫眉锋一竖,严肃道,“是你体内的魔力和空气中元素的共鸣!吟唱只是一个加速的过程,千万不能把过多的注意力放在上面!”

约瑟夫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还是要从最基本的地方训练你们。现在开始,你们要做的就是感受空气中的元素,用意念和它们交流,让它们回应你的魔力,凝聚在自己的掌心。”

约瑟夫将法杖揣进宽大的法袍里,伸出瘦削的手做了个示范。

他阖起眼睑,没有吟唱,也没有繁复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渐渐的,风起了。

一缕缕微风穿梭过小魔法师们的发丝,撩起他们法袍的衣角,拂过青翠的草坪,汇聚在约瑟夫托起的掌心上。

一个凝实的风球缓缓形成。

纪迟:“……”

说得这么玄乎,这不就是风球术嘛?我的火球术还只需要点一下技能呢。

但小魔法师们却炸了开来。

“没有法杖,也没有吟唱!怎么可能!”

“不用法杖我也会风球术,但是不能吟唱的话……”

约瑟夫睁眼,满意地看了会儿惊慌失措的小魔法师们,接着,语重心长道:“你们知道吗?所有的限制都是人们施加给自己的。吟唱很重要,但它不是必须的,它只是一个辅助的手段。换句话说,如果战斗的时候你们被限制说话了,难道还要直接认命送死吗?”

“所以,今天的任务就是,用自己体内的魔力和空气中的元素交流。”

圣珂莉听完,若有所思地看着光洁的手心,她轻轻吁了一口气:“魔法学院的课程就是不一样,第一节课就有点困难呢。”

她说是这么说,凝白的手心已经浮起了闪闪光点,凝聚元素的速度比约瑟夫示范的还要快,引来边上小魔法师们一阵羡慕的惊叹。

纪迟就很废了,他对教授的神秘学理论没什么想法,只是单纯觉得这节课很不错,不需要听讲,也不需要动嘴皮子背什么奇奇怪怪的咒语,甚至站着睡觉都没人发现。

前提是教授没有盯着你看。

纪迟无奈地睁开眼,望向一米开外,直勾勾盯着他的约瑟夫:“约瑟夫教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你有感受到吗?”约瑟夫毫无预兆地问了一句。

纪迟疑惑:“感受到什么?”

约瑟夫有些哀怨地看着他,身上的法袍在微微鼓荡翻飞。

今天没有风,纪迟突然意识到。

所以约瑟夫是指感受到他凝聚起来的风元素吗?纪迟失笑,他开始觉得这个老头有点可爱了。

可惜他只是一个bug,体质和原世界的人不同,并不能……

等等——

纪迟皱了皱眉,望了望不远处的教学楼:“这是什么声音?谁在喊我吗?”

耳畔窸窸窣窣的细语声越来越明显,像是一群看不见的小精灵在好奇地议论他。

约瑟夫微微睁大双眼,总是锐利如刀的眼中泛出一丝喜色:“你能听到元素的应答?它们是不是在缥缈柔和地回应着你。”

纪迟眉头越皱越紧,缥缈柔和?这些超大声叽叽呱呱吵个没完的玩意儿和缥缈柔和有啥关系?

“大家快来看!这是啥玩意儿啊?感觉和平常的魔法师不大一样?”

“啊呀,我喜欢他!他的魔力闻起来好香!”

“他的魔力是我的!我上次看到他用火魔力了,但我还没来得及上去回应他,他就不肯再释放了。”

“怎么就成你的了?我也想回应他!我只要一点点魔力就行……”

十种元素在纪迟的身周聚集起来,吵吵闹闹相互碰撞,将附近的空气搅动得沸腾起来,约瑟夫隐隐察觉到周围的风元素开始不稳定,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暗自加大了魔力的输出。

于是,最浓郁的风元素占据了上风。

“滚滚滚,他在感应我,有你们什么事?”越来越多的风元素聚在约瑟夫身边蠢蠢欲动,等着纪迟一放出魔力就叛变。

“人多了不起是吧?给我等着!”其它元素们不服气,撂下狠话纷纷调头回去呼朋引伴。

很快,在不远处练习的小魔法师们开始低声惊呼,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渐渐浮起了不同元素闪烁的微光,一颗颗色彩各异的魔法球慢慢成形。

“快看!我召出来了!你看到了吗?我刚刚没有吟唱!”

“我的也出来了!这不是很容易吗?哪有教授说得那么难!”

但没过多久,对魔力敏.感的一部分小魔法师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圣珂莉蹙了下眉,意味不明地注视着手中璀璨的光明魔法球。

这些元素并不像是在受她的控制,它们更像是在蠢蠢欲动,伺机待发——

就在这时,在纪迟面前的约瑟夫欣慰点点头,轻声鼓励他:“来,现在释放出你的魔力。”

纪迟迟疑地张开手掌,他还没有尝试过,不点技能的话魔力能不能释放成功。

这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纪迟只是心念一动,一股暖流在身体中流转,汇聚在掌心,他的魔力值开始变化了。

【mp-5】

在魔力值减少的那一刹那,纪迟的脸色微微一变。

“他放出来了!兄弟们给我冲啊啊啊啊啊——”

“冲啊啊啊——抢到就是谁的!!!”

铺天盖地的呐喊声朝纪迟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代表各种元素的缤纷闪光。

“诶诶诶怎么回事?”

“为什么魔力不受我控制了?”

“它们要去哪儿?”

小魔法师们乱成一团,刚刚还漂浮在他们掌间的元素球突然失去了控制,火光,冰棱,电弧,水流……十种元素凝聚成的魔法全部疯狂地朝一个地方汇聚,十种不同的色彩在空旷的草地上交织形成一股躁动的飓风,刮得每个人的黑色法袍猎猎作响。

所有人的目光随着这阵飓风移动,最终定格在一个苍白瘦削的掌心上,再往上,是一张熟悉的,黑发黑瞳的清隽脸庞。

纪迟托着一个十种元素交织形成的缤纷魔法球,静静地抬头望向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约瑟夫。

他眼中平静无波,无惊无喜,心里却是惊涛骇浪。

这具身体,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你好好照顾自己,过年了爸妈把弟弟带回来,咱们一起吃顿团圆饭。”

“好。”

“再见。”

纪迟带着全息头盔,一眼都没有看他们离开的方向。

他耳旁全是游戏ai叽叽喳喳的指导声,但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清,倒是别墅楼下那一声关门的声响,吵闹到震耳欲聋。

良久,他才轻轻闭了闭眼,强迫自己不要想太多,将注意力放在这款最新发售的全息游戏上。

纪迟:“……”

纪迟:“你们游戏的人物形象一定得用真人吗?”

ai:【不是啊,默认值是真人扫描,但玩家还是可以自由捏脸的~】

纪迟眼睛很尖:“这人物最多只有一七五吧?我实际比它高五厘米。”

ai:【抱歉,感谢您提供的反馈,魔法师职业的身高平均一米七,已为您调整到平均值~】

纪迟:“???”

纪迟:“等等,你什么意思?那我要改职业。”

ai:【抱歉,职业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了呢~】

纪迟:“我什么时候已经确定职业了?”

ai没说话,直接甩给他一段快进过的视频。

【请玩家选择角色职业,当前为战士、魔法师……】

“好。”

【请玩家创建角色形象,当前为默认……】

“好。”

【初始设置成功,祝玩家游戏愉快~】

“好。”

看完视频,纪迟觉得自己心率快要出问题了,他深呼吸一口,尽量和善地问:“这是我的失误,请问为什么不能重新选择职业了呢?”

ai,也就是圆圆的呆萌声线突然消失了,换成了一听就很秃头的策划老大哥的沧桑声:【大兄弟啊,你认为重新选择职业和形象意味着什么?是自由吗?不是!那可都是燃烧的经费啊!你以为我不晓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吗?今天还嗷嗷的要肉t抗伤,明天就能嘤嘤的奶妈求大腿,我一个新开发的全息哪儿来那么大容量给你们造啊!】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