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2、第 12 章

12、第 12 章

纪迟很清楚他已经死了。

不是病死在空荡荡的家里,也不是永眠在无影灯照耀的手术台上。

他死在了荒无人迹的雪山巅峰,那是他最后一次和命运搏斗的战绩,很可惜只是个平局。

纪迟从一出生就被国内外各大医院的专家主任断定活不过二十岁,但他靠着死乞白赖,靠着咬牙挣扎,将自己的生命线生生延长了五年。

这五年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从来没体会过在晨光中肆意奔跑是什么感觉,也从来没品尝过网红火锅和奶茶是什么味道,他的这一生像是一杯索然无味的白开水,直到那个全息游戏的出现。

用魔法师的天赋达成了其余六个职业巅峰的成就是什么感觉?

纪迟只能说他非常开心,那是除了过二十一岁生日以外让他最开心的一件事,他又得到了那种突破和反抗命运的快感。

以至于游戏通关以后,他再也不想回到无趣的现实中。

那就赌上自己苍白的生命,最后疯狂一次吧——他很平静地想。

调查,学习,规划,准备,攀登。

像是竭尽全力一步步攀援到二十五岁一样,他一步步艰难地靠近了雪山峰顶。

直到体力耗尽,呼吸渐熄。

在稀薄的空气中因体力不支窒息而死是件极度痛苦的事情,但纪迟却觉得很畅快,因为在那一刻,他被命运扼住了二十多年的咽喉终于松开了。

再一睁眼就是在一个陌生而怪异的房间里了,房间里还附赠一个陌生且喜欢叨逼叨的小太阳。

很烦,却很热闹。

又得到了一次生命的纪迟其实没觉得有多大惊喜,在他看来,这次穿越只不过是场比全息还要真实的游戏——他还带着面板,他还有着技能,他就像一个格格不入的bug。

但是,在元素们感应到他的魔力聚集在他掌心时,纪迟突然有种让自己心跳不已的想法——

他或许还能再突破一次,这一次,他将获得一个完全自由的生命。

纪迟敛下满眸深思,在脑海中问:“圆圆,魔剑的等级上限是多少?”

【魔剑大陆的最高等级是99级,玩家已达最高,请移步技能栏继续努力。】

纪迟眼底笑意闪了闪:“哦,是吗?可是我技能栏也满级了啊……要升级就只能开挂了吧?”

圆圆:【???】

圆圆声嘶力竭哔哔哔提醒:【请不要违反游戏规定!请玩家珍惜账号,诚信游戏!】

纪迟无所谓:“有本事你封我啊?”

圆圆:【已联网反馈……联网……此处网络信号不佳,反馈稍后处理。】

联网?上辈子吧。纪迟不在意笑笑。

他现在心情很好,暂且放过了正在努力联网举报挂逼的圆圆。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比如,眼前这群像是见了鬼的npc们。

“怎……怎么回事?”布兰登目瞪口呆看着纪迟手中的缤纷魔力球,他觉得很不对劲,好像自从这个东方小魔法师出现以来,他的世界就没有对劲过。

“哇!你也太厉害了吧!这是怎么做到的?”艾文睁大双眼,好奇地凑过来,满脸都写满了惊叹。

圣珂莉只关注了一小会儿,就低头张开掌心,想再次感应一次元素,意料之中,这次再也没有元素回应她了,所有的热闹都是纪迟的。

她静静地抬头,将细嫩白皙的指尖收进掌心。

身为平民的天才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里面最兴奋的大概就是约瑟夫了,他高兴得整个眼镜框都在抖。

能运用十种元素的魔法师!这是历史上也没有记载的体质!而今天,这个人就在魔法学院!就是他的学生!就在他的眼前!

而他——将以全系元素魔法师启蒙教师的名义——被载入史册!

约瑟夫简直不能想象他先前的偏见都是些什么愚蠢的表现!运用十种元素一定存在着普通人理解不了的困难吧!纪迟之所以留级,一定是之前教师教导方式的错误!

而他——将引领着尚且懵懂的天才——走向魔法的巅峰!

约瑟夫热泪盈眶。

他伸手扒拉住纪迟的双臂,目光灼灼:“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顶尖的魔法师。”

纪迟收起掌心,微妙地迟疑了一下:“不……我不这么觉得……”

约瑟夫摇晃他:“你要相信自己!现在的落后只是一时的!只要你努力,一定会超过大陆上的所有人!”

纪迟:“我知道啊,只是我不想当魔法师。”

约瑟夫:“???”

约瑟夫:“你说什么?”

纪迟很平静:“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其实是个药剂师。”

约瑟夫哈地冷笑一声,满脸写着荒谬:“那我还是个——”

纪迟抢话:“近战战士是吧?其实我还想当个战士,还有游侠,召唤师,器械师和潜行者。”

纪迟豁出去了,面无表情把职业说了个遍。

约瑟夫的表情从癫狂到不可思议再渐渐冷静下来,最后甚至还舒了一口气,最后慈祥地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循循善诱:“我知道留级一年可能让你对魔法师产生了些许抵触,但是你要克服它,全系魔法训练起来本来就比普通人困难得多,所以你更需要坚持下去。”

纪迟暗暗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

算了,时间久了,他们总会接受这个现实的。

约瑟夫自认为已经将迷途的天才掰回了正路,安下心来去教导其余的小魔法师们,他可是个认真又负责的好教授,可惜他的每个天才学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好像都有点歪……

但是!这次肯定可以的!

还不知道将面临史无前例惨败的约瑟夫如是想到。

圣特里帝国位于魔剑大陆的最中央,资源充裕物产丰饶,在大陆所有帝国势力中也算是雄踞一方。从古至今,圣特里帝国相继涌现的天才从来不会少,各个职业的新星在这个闪耀的王国中冉冉升起。

但是,全系魔法师的出现还是让整个王国沸腾了一阵,热度不亚于同时出现的神秘东方圣药剂师。

纪迟将兜帽严严实实地罩在头上,整个人看起来黑乎乎的一团,他将手搭在铜制门把上,从斗篷中闷闷地说:“艾文,我出去一下,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艾文停下手中正在制作的护符:“我没什么要带的。你要出去买药材吗?还是去锻炼?”

外界的纷纷扰扰艾文知道的并不多,同样也不清楚外面的人们已经开始打赌这个全系魔法天才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大魔法师。

但同处一室几个礼拜的艾文同学总算认清了事实——他的东方室友真的不想当魔法师,他真的是个药剂师,他真的还想学其它的职业……

艾文看着纪迟床边后来搭起的药剂台上闪闪发光的一排排药剂已经麻木了,虽然他对药剂的了解不算很深,但从那些药剂的外表就能看出,它们的等阶绝对不会低。

从小被誉为天才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其他人的碾压。

不过艾文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他其实很开心——他对绝大多数靠自己的能力有所成就的人都很有好感。

纪迟回答他:“我去趟药剂店买些合成工具。”

艾文想了想,将衣架上挂着的斗篷罩在身上,也裹成黑漆漆的一团:“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想去趟中央大街。”

纪迟知道他的真实意图是想给自己做掩护。

自从全系魔法的体质疯一般流传开来,许多闲的发慌的人千里迢迢跑来学院想瞅一瞅未来的大人物,最好能和他先搞好关系。

学院的治安被搞得前所未有的混乱,院长哈维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几根头发都被愁掉了,他盛怒之下,给整个学院布了一个魔法阵,防止无关人员进出。

但这总归是治标不治本,还是有很多野路子偷偷混了进来骚扰学生。纪迟没有办法,只能买了一身斗篷将自己罩住。

只有一个人穿斗篷也很奇怪,先是艾文也给自己罩上了一片漆黑,然后是布兰登觉得很酷,也买了顶红似火的昂贵斗篷天天飘着,圣珂莉也是个风云人物,她同样不愿意整天被人上下打量,心情很好地也罩上了白色斗篷。

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学院里飘荡着缤纷多彩的斗篷,像一朵朵鲜艳的毒蘑菇在校园里肆意生长。

这一盛景让想找纪迟的人一时间束手无策,不过,他们在听说纪迟大部分时间都是单独行动后,便想了个骚扰独行斗篷人的烂办法。

这个烂招确实让纪迟抓狂了好一阵子,于是,他无情地打着为艾文好的名义,将艾文一起拉去锻炼(打掩护)。

没错,他渐渐发现,他的身体并不受游戏系统的控制,面板上的数值只是标注而不是限制。

经过几个礼拜的刻苦锻炼,他的物理属性在缓缓增长,假以时日,他能够靠自己真实的努力突破原有的等级限制,继续成长——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这是一个自由的人生。

而且,不仅仅是纪迟自己,在纪迟的劝导(逼迫)下,每天被.操练成死狗的艾文属性也在缓缓提升,艾文能明显感到自己的奔跑速度在慢慢加快,从和布兰登一样的龟速加快到了1.1个布兰登。

这也让艾文从一开始的不解排斥到后来的主动要求出去锻炼,他现在的目标已经定到了2.0个布兰登,并对此非常有信心。

就像现在,艾文出门前还特意在腿上绑了个特制的沙袋,他满意地抬了抬沉重的小细腿,对纪迟笑道:“我们走吧。”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