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33、第 133 章

133、第 133 章

您的充能小于80%, 需要48小时后才可放出大招哦~

艾文听到这话,疑惑又心惊:“为什么?怎么可能?天使没有注意到你们的异常吗?”

小亡灵摇了摇头,咬唇不说话。

艾文突然想起来:“等等, 不是还有一个人没事吗?你不是说他还在被暗魔法侵蚀吗?他知道些什么?”

“问这么多有什么用,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艾文一连串的问题没从小亡灵那里换来答案,倒是圣珂莉听得不耐烦了。

她翻身从魔兽背上下来, 取出法杖, 回头看向小亡灵的方向:“不过进去之前我有个问题,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们的?”

她的目光落在小亡灵脸上, 但同样将纪迟的身影倒映进瞳孔,一时间, 纪迟恍然觉得这个问题也是冲向他的。

小亡灵见瞒不下去了, 声音小声得几乎听不见:“被侵蚀的不算是人类……”

圣珂莉蹙了蹙眉。

“他还是个天使。”

圣珂莉猛地转身面对他:“你在说什么?!一个堕落的天使?!!”

小亡灵急了,摆手道:“不是不是,雷泽哥哥还没有堕落,他只是需要很多很多光明元素。”

圣珂莉不想听下去了,她扯着魔兽就要往回走,她走了一段路见艾文和纪迟都没有动, 不可思议看他们:“你们还不走?留下来送死吗?”

作为光明神宠爱着的天使, 这个种族人口数量不多,但他们一出生就精通光明魔法,战力一直位于魔剑大陆顶层。

强大的光明魔力隔绝了暗魔法对他们的伤害,不过,一旦天使堕落了, 极致的光明转化为极致的黑暗,那将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灾难。

“那可是堕天使!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圣珂莉快被这两个瓜娃子气笑了,她伸手一个个点了过去, “别说是一个初级魔法师和一个留级生了,就是约瑟夫教授在这儿,也要乖乖地滚回去找院长!”

艾文被她吼得一缩脖子,小声辩解:“不是说还没堕落么……”

圣珂莉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嘲讽一笑:“呦呵,艾文先生还有办法阻止一个天使的堕落?天使国度钻研到至今的难题都被你弄懂了?”

艾文抿了抿唇不说话,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小眼神在村庄和圣珂莉之间游荡着,一副想进村庄又怕被骂的模样。

纪迟叹口气,抱着小亡灵从魔兽身上下来:“来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而且……”

纪迟眯眼望了望村庄的方向:“既然还是我们的学长,也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吧?”

“学长……”艾文愣了好一会儿,才从记忆中挖出雷泽这个名字,他双眼瞪圆,“我想起来了!酒馆里说的那位雷光双元素的留级生!”

“竟然是他……怎么会变成这样……”艾文语气低沉沉的,有种说不出的惋惜,像是看到一抹灿烂的辉光陡然黯淡。

纪迟将手搭在小亡灵单薄冰凉的肩膀上:“嗯,既然他还没完全堕落,这个村子暂时是安全的吧?”

纪迟边说边回想着剧情,当年他接到圣骑士团的委托,来到这个村庄时,这里的亡灵都已经成为没有神志的攻击性亡灵,boss堕落天使也完全失去了理智,见到玩家就开始攻击。

所以,现在的时间线是在雷泽完全堕落之前,小亡灵如此大费周章寻找光明元素,应该就是在尽力延缓雷泽的堕落吧。

可惜,知道结局的纪迟眸光动了动,纯白的天使终将堕落,安宁的村庄终将灭亡。

这是刻在主线上的npc命运。

圣珂莉见他们执意要进村,也不再开口说些什么了,但她也没有离开,她静静地看了眼纪迟的背影,松开手中魔兽的缰绳,也跟着朝村庄的方向走了过去。

路过纪迟的时候,她用余光扫了他一眼,低声说:“你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是故意的,我相信你不是找死的人,不过也希望你能坦白一点。”

纪迟微微阖了下眼睛,在心底叹了口气,果然,强行走剧情还是会显得太刻意了啊,但是也没办法,想要了解隐藏的真相,他必须主动改变一些节点。

纪迟并不后悔,他反而开始兴奋起来,堕天使被击杀的命运,会被他扭转吗?

由于和天使国度间的联系,比恩村人口不多,却算是个富裕的小村庄。

处于森林边缘的村庄被一圈结实的木墙围绕着,从外部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形,只能感觉到一股股不详的气息在翻涌。

村庄里一片死寂,明明房屋和小道都很整齐干净,却看不出最近有人活动过的痕迹。

圣珂莉走在最前面,冷凝着脸握着法杖,一点明亮的光芒凝聚在杖间,在浓黑的元素中显得格格不入。

小亡灵见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心里很不好受,他咬了咬下唇,挣开纪迟的手,往前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家!我将光明魔法师带回来了!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

他重复喊了很久,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圣珂莉,带了点哭腔:“不要怕我们,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话音刚落,小道旁屋子里的门被一扇扇打开,是“村民们”从中出来了,“他们”朝着纪迟一行人的方向,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出声,也没有动作。

艾文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村民们”,他刹那间就理解了猎户口中“有活物,但绝对不是活人的描述”,他眸光震动,不可置信:“怎么会……”

眼前的村民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他们的身体只剩下了一截又一截的残肢,有些人是剩余的半个身子立在地上,有些是脑袋连着胳膊悬空,还有些甚至只剩下了一个手掌或一截小臂,在虚空中晃晃荡荡。

“下级亡灵。”圣珂莉蹙起了眉头。

这是亡灵中等级最低的分支,一般都是普通人承受不了太过浓烈的黑暗元素,部□□体被侵蚀粉碎而变成的。

下级亡灵不算是智慧型魔物,它们本应该只懂得追逐新鲜的血肉,但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些亡灵们,显然还留存有人类的意识。

一行人走在村庄小道中央,残破的亡灵们躲在阴影里注视着他们,清晨微凉的风打着卷儿从屋檐下穿过,留下悠长的余音在村庄中盘旋,像是未亡者的挽歌。

这本该是副令人心生寒意的景象,却莫名涌上一丝悲凉。

圣珂莉举着的法杖渐渐垂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那些亡灵们。

她的目光不经意停留在一位剩下半张脸庞的姑娘身上,姑娘正在怔怔地看着阳光下的圣珂莉,突然察觉到她的视线,忙不迭侧过头去,掩去了半边清丽的面庞,暴露出脸上漆黑的缺口。

姑娘身旁的亡灵大叔见状,伸手揽过她的肩膀,低声安慰她:“不要难过,我们家安娜还是最漂亮的……”

圣珂莉转过头去,完全放下了法杖,她眸子中燃起一丝不明显的怒意,踏向前方的脚步坚定起来。

小亡灵带着他们来到村中央唯一的一栋石制建筑前,那是个面积不大,但庄严华丽小教堂。

他推开了教堂厚重的实木门,首先撞入眼帘的就是教堂前方光明神慈悲圣洁的神像。

神像的材质是一种白玉般光润的石材,阳光从繁复的玫瑰窗中透射进来,给神像覆盖上一层溢彩的神性。

但是,神像正下方那个身影完全破坏了教堂中圣洁的景色。

正在堕落的天使沉睡在光明神脚下,展开的四片羽翼铺满了小半个礼堂,丰厚的羽翼上,一半闪烁无垢的白芒,一半附着着浓烈的黑暗。

诶嘿嘿,真是周到又贴心呀~

个屁!

纪迟现在只有满满的罪恶感,要不是他现在没什么攻击技能,暴露财富只会引来麻烦,他都想用橙装把他的小室友从头到尾包装一遍。

你老哥我真的很有钱的!信我啊啊啊——

纪迟内心在咆哮,脸上面无表情。

他不说话,只是快步走到学院门口,找到一辆小型的人马车,眼疾手快掏出一枚金币,迅速吩咐道:“两个人,去中/央大街。”

拉着车厢的人马兽人先是目光灼灼地看着那枚金币,然后为难地摇摇头:“抱歉,去中/央大街只要两个铜币,一个金币太多了我找不开。”

你们现实生活这么实诚的吗!你知道在游戏里用一次传送阵要多少钱吗?一百八!金币!

纪迟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艾文在后方奋力追赶纪迟,呼哧呼哧喘着气跟了上来:“为什么……突然走那么快……”

很快,他眼尖地瞧到纪迟手中的金币,了然笑笑,从钱袋里摸出两个铜币放在人马手心:“去中/央大街,谢谢。”

等两人并排坐进狭窄的车厢,艾文看纪迟还攥着金币的掌心,推了推他:“别发呆,快收起来,金币太珍贵了,很容易被人抢走的。”

纪迟回过神,慢慢将捂出体温的金币放入口袋,低头看自己空荡荡的手心:“我只是在想要怎么赚钱。”

怎么合理地将那么多金币搬出来,纪迟在心里补充。

艾文一脸“这就对了嘛”的欣慰表情,毫无藏私地分享:“你可以用自己的魔法来赚钱呀,还能当练习魔法熟练度呢!就像我是光明魔法,我就将它封印在晶石中制成光明护符卖出去,很多信徒和冒险者都会需要到它的。”

“我记得你是火系魔法……”艾文思考了一会儿,眼睛一亮,“你可以做成燃烧/瓶售卖!我上次在大街上见到有好多游侠在求购,一个火元素充足的燃烧/瓶能卖到一个银币呢!卖十个燃烧/瓶就能攒出一个金币了!”

纪迟不想攒钱,他只想暴富。

他沉默了下:“你觉得卖药剂怎么样?”

艾文惊讶看他:“药剂?呃……品质好的药剂确实售价很高,即使是普通的药剂一瓶也要好几个金币……”

艾文猜测纪迟可能是家里人留给他一两瓶药剂,想要直接卖掉,便委婉提醒他道:“好的药剂非常难得,直接卖钱很亏的,你要不还是先留着吧,钱不够我可以借你一些。”

“其实……”纪迟想了想,侧过脸看他,漆黑的眸子里是难得的认真,“我是一个药剂师。”

“哈哈哈哈!”艾文听他说完,非但没有感到惊讶,反而靠在车厢壁上闷笑起来,像是听到什么匪夷所思的笑话,“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个近战战士!”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