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19、第 19 章

19、第 19 章

小亡灵一踏进教堂就扑向沉睡着的天使,他半跪在地上,焦急地摇晃着天使的肩膀:“雷泽哥哥,快醒醒!我把他们带过来了!他们都是光明魔法师,能给你补充好多好多光明元素!”

小亡灵扑到雷泽身上时太着急了,不注意间压到了雷泽泛着柔光的白色羽翼。

天使的白色羽翼是由光明元素凝聚而成的,本该对黑暗生物造成剧烈的灼伤,但是,雷泽的羽翼恰恰相反,它轻柔地垫在小亡灵膝盖下,慢慢吸收着小亡灵身上的黑暗元素,然后一根翅羽缓缓转变成暗夜般的漆黑。

小亡灵余光瞄到这幅景象,手忙脚乱爬到一边,离雷泽远远的:“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雷泽被他吵醒了,浓密的金色睫毛抖了抖,眼睛缓缓睁开。

那是一双浅紫色的瞳孔,瞳孔中央,时不时一闪而过的电弧让这双眼睛更显危险神秘。

雷泽微微侧过头,语气带着虚弱:“安迪……你回来了?下次不要再去王城了,大家都很担心你……”

安迪,也就是小亡灵,飞快地摇了摇头,他眼巴巴地看着雷泽黑色的羽翼:“你不能再吸收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完全堕落的……”

雷泽艰难地挑了挑嘴角:“小孩子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好了,你出去玩吧,我和客人们有话要说。”

安迪很想留下来,但他看出了雷泽的认真和坚持,抿了抿嘴,迈着小短腿一步三回头地磨蹭出教堂。

等到教堂大门嘭的一声关闭,雷泽转回眼神,落在面前三个魔法师身上。

“啊,魔法学院的学生啊……”哪怕有斗篷的遮盖,雷泽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们的身份,眼中泛起了星点笑意,满脸怀念的样子,“被约瑟夫教授抓到你们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就不好了……”

艾文看到曾经的学院的辉煌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心里非常不好受,他还能回想起酒馆那位魔法师前辈提起雷泽时自豪又钦羡的神色。

他跑上前,二话不说跪在雷泽身旁,双手搭上雷泽柔软的羽翼,一股精粹的光明元素朝在指尖流淌。

雷泽闭眼感受到体内的光明元素在一点点充盈,虽然不足以抵消黑暗元素的折磨,极其纯净的光明元素让他脸色恢复了一些生气。

他认出了这股魔力,轻笑:“原来是你呀……安迪那天回来,一直和我说他遇到了一名很好很好的光魔法师呢。”

艾文摇了摇头,低落地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雷泽转眼望向教堂穹顶,那里曾经绘满了繁复精美的天使画像,现在却被人用暴力的手段抹得一干二净,他沉默了许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都是我的错。”

30年前,刚成年的天使第一次离开了天使国度,他满心欢喜地降落在国度正下方的宁静小村庄里,一抬眼就撞进一双神秘迷人的紫色瞳孔中。

那是一位人类魔法师姑娘。

他们相遇、相知、相恋,最后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只拥有紫瞳金发的团子,他们给团子取名为雷泽。

团子在比恩村自由自在成长,除了相貌略有些特别,他与其他人类孩子没什么两样。

当团子成长为少年时,他的父母应征去了趟遥远的边塞,便再也没传回过讯息。

村里人怜惜地守护着日渐消沉的少年,养他长大,予他欢喜,甚至还送他去魔法学院参加测试,成为一名前途光明的小魔法师。

渐渐地,雷泽逐渐淡忘父母的身影,他努力学习魔法,想要在未来报答一直呵护他的村民们。

于是一年后,他留级了。

雷泽:“……”

雷泽很愤怒,浑身电流噼里啪啦乱蹿,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明明那么努力了,魔力还是不肯听他的话!

不甘的怒火一直燃烧着,直到他再次参加了一次入学仪式,那一天,院长光溜溜的脑门上反射的光尤为刺眼,雷泽的怒火也达到了巅峰,在某一瞬间冲破了某种束缚。

哈维院长陶醉的演讲被一阵耀眼的光芒打断,他抬眼望去,一个金发少年漂浮在礼堂空中,全身被圣光笼罩着,两扇宽大洁白的羽翼自少年背后缓缓展开。

全礼堂的小魔法师们惊呆了。

魔法学院蹦出了一个拥有半天使血统的雷、光双系魔法师,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圣特里王国,最后飞到了云端的天使国度上。

很早就知道这个孩子存在的天使国度坐不住了,虽然他的血统不纯,但过人的天赋足以弥补这个缺陷。

没错,他们把雷泽的血统视为一种缺陷。

对于天使国度递来的橄榄枝,雷泽原本是不打算接过的,他一直都知道那些眼高于顶的天使们在歧视他,他不想也觉得没必要去。

但是比恩村的村民们得知了这个消息,那叫一个欢天喜地!他们张灯结彩纵情欢呼,因为他们深深爱戴着天使。

雷泽无奈,最终还是答应了毕业后回到天使国度的安排。

激发天使血脉后的雷泽进步飞快,他以极其优秀的成绩从魔法学院毕业,并在短短十年内,修炼出了第二副羽翼,获得国度给予的下级天使提名。

表面上,一切事情似乎是顺利的,但在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嫉妒、不甘、不屑在阴影中滋生。

一个血统都不纯正的天使,有什么资格竞争?还妄想爬到我们头上?和雷泽竞争下级天使等级的天使们如是想到。

受到排挤的雷泽并没有如何难过,他在来到天使国度的那一刻就预料到了现在的场面,他知道这是他的血统,这是他的命运。

但他没预料到的是,比恩村崇敬爱戴的天使们,会为了一个区区下级天使的竞争,做出如此肮脏不堪的事。

比恩村被黑暗元素污染了,上百个村民一夜之间变成残破的亡灵,他们没有神志,在村中迷茫游荡哀嚎着,像是在一片漆黑中寻找以往的光明。

雷泽看到这一幕崩溃了,他木木地站在熟悉的村口,任由那些熟悉的身影扑过来撕咬攻击他。

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不顾一切杀上天使国度,他想将找出罪魁祸首,将他们的翅羽挥洒在比恩村上空,给村民们安葬。

但最终,雷泽冷静了下来,他已经错过了一次,而这一次,他想向命运认输了。

雷泽不愿再和天使的身份纠缠下去了,他在比恩村周围布置了一个魔法结界,保护结界中的村民,也保护结界外的路人。

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找到并学会了净化的魔法,但他的实力不够,只能尽力将源源不断的黑暗元素吸收在体内,让村民们保持原有的神智。

恢复了神智的村民们沉默了很久很久,他们并没有责怪雷泽,只是叹息着抹去了村里崇敬天使的痕迹。

日子就这样在雷泽的衰落中小心翼翼维持下去,村民们心疼他日夜遭受的折磨,却也没有劝阻,只是努力生活着,营造和往常一样正常的、祥和的景象。

但虚幻的美好总是要破灭的,雷泽已经支撑不住这样的消耗了,他快要堕落了。

“都是我的错啊……”雷泽的紫瞳晦暗无光,他又低声重复了一遍,夹杂着无尽的悔意和仇恨,“如果我没有答应他们该有多好……”

艾文已经输出了大量的魔力,但也仅仅是让羽翼尖头的几片羽毛恢复了洁白,他脸色苍白冷汗直冒,听到这话罕见地生气了:“你有什么错!错的难道不是那些内心肮脏的天使吗!”

圣珂莉瞄了一眼艾文,轻声嘀咕:“看别人倒是挺清楚的……”

她没再犹豫地走向前,和艾文跪坐在一起,双手也覆在羽翼上,又一股纯净的光明元素涌入雷泽体内。

他们全部的心神都放在面前的雷泽身上,自然没有看到身后纪迟骤然捏紧的双拳。

纪迟闭了闭眼,掩去眸中一闪而过的迷茫。

虽然他有察觉到隐藏的真相和游戏主线可能不同,但他没想到会差这么多,以致于让所有玩家从一名令人敬仰的英雄变成了肮脏的帮凶。

在雷泽回忆的补充下,纪迟完完整整想起了他当时所接取的任务。

玩家身份的纪迟在游戏中扮演的是一名冒险者,他在哈里斯城遇到了准备出城执行任务的圣骑士团,并接受了他们的委托——调查比恩村。

那时候,比恩村已经完全被黑暗元素侵蚀,成为了一个死气弥漫的村庄,大量的亡灵在村内游荡。

他按照任务的提示,第一时间将这个发现反馈给了圣骑士团,并和他们一起来到村里,消灭那些具有威胁性的亡灵。

等到最后一只下级亡灵在纪迟的攻击下泯灭成灰,他像是触碰到了某条看不见的引线,一声凄厉的尖啸从村庄中央骤然响起,一个展着漆黑羽翼的堕落天使从教堂中破墙而出,朝他们攻击而来!

全息游戏极致真实的画面和现实世界重合起来,纪迟还能回想起他手中的长剑穿透堕天使胸膛的触感,还有在死亡前骤然清明的,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睛。

堕天使在血条见底的时候并没有马上消失,他缓缓跪在教堂前的空地上,身后黑色的羽翼像灰烬般消散。

堕天使苍白的嘴唇微动,朝一地残肢无声说了句抱歉……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