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20、第 20 章

20、第 20 章

纪迟想到这里突然眸光一凌,不对……后面的发展有不对劲的地方。

杀死堕天使后,纪迟曾经为堕天使悲伤的眼神动容了一瞬间,为此他还专门去探寻了下任务的后续。

后续是由天使国度出具公告的,公告上说到,堕天使因为不满足自己有缺陷的血统,想要成为一名纯血统的天使,他选择触碰了禁忌魔法,可惜失败了,过量的光明元素被扭转为黑暗元素,将整个村庄沦陷成亡灵的墓穴。

这个解释配合着堕天使死亡前的道歉,似乎非常合理,但纪迟心脏重重跳了一下。

他理清楚了那些天使的计划:比恩村中应该有个源头在制造源源不断的黑暗魔法,这个源头是那些天使放置的,目的是为了让雷泽不得不亲自吸收以保护村民,同时也让他一步步堕落成黑暗天使,最后再处理好痕迹,把一切栽赃给雷泽。

那么,这个源头现在在哪里?纪迟瞳孔一缩,猛地看向雷泽身旁神情慈悲的神像。

纪迟越过雷泽,一步步朝神像靠近。

雷泽注意到他的动作,眸光一厉,拼命撑起身子嘶吼道:“不要碰它!”

纪迟停住脚步,微微侧过头:“为什么?打破了它,一切不久结束了吗?”

雷泽紫色的瞳孔泛起隐隐的赤红,他咬牙切齿道:“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

他的脸庞上流露出绝望和疯狂:“我知道可以打碎它直接解决那个源头,我知道可以请求教廷的帮助,但是……”他转头看了看教堂外的方向,“村民们已经被侵蚀成下级亡灵了,一旦这么多黑暗元素逸出,他们连灵魂都不会剩下……”

“我已经害了他们一生,怎么可能把他们来世的希望都斩断!”雷泽崩溃吼道。

纪迟冷静地看着他:“可是,你以为现在这个样子那些天使就会满足了吗?”

雷泽抬起头,恶狠狠盯着他:“为什么不!我已经放弃了!村民们已经死光了!他们还想怎么样!”

纪迟有些不忍,还是叹息道:“你坚持了有几个月吧?一边吸收暗魔法一边维持结界,单单靠你一个人真的能做到不被人发现吗?尤其是不被上面的天使国度发现?”

“你什么意思?”雷泽从愤怒的情绪中挣脱出来,他浑浑噩噩的思维清醒了一瞬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苍白的薄唇微微发颤。

纪迟抬头看了眼教堂高高拱起的穹顶:“他们一直在盯着你啊。”

纪迟说完,复又看向雷泽:“他们在监视着,以防有变数发生——比如我们。”

话音刚落,教堂外发出一声巨响,还伴随着一阵刺目的闪光。

“闪开!”雷泽意识到那是天使攻击前的起势,一半黑一半白的羽翼猛地展开,将纪迟三人推开,同时护住身后的光明神神像!

“轰——”耀眼的白色光束冲破了教堂前的实木门,在一片纷飞木屑中狠狠击打上雷泽的羽翼!

雷泽被凶猛的冲击力撞得后退几步,半跪在地,嘴角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液,黑色夹杂着白色的羽毛在围绕在神像周围翻飞。

他恶狠狠盯着教堂门上的破口,目光中充满了极致的仇恨。

两个身着白色战袍的四翼天使握着长长的法杖,杖尖魔力流淌,凝结成一面繁复的魔法阵,

他们用宣判的姿势,杖尖正对着跪在地上的雷泽。

这两个天使面容长得极其相似,看起来是对双胞胎,他们一个手持金色长杖,一个手持银色长杖,两人深蓝色的眸中是如出一辙的不屑和厌恶,隔着洋洋洒洒的翅羽和雷泽对视着。

“是你们……”雷泽颤抖着撑起身子,从喉咙里逸出嗬嗬的破碎笑声,“原来是你们。”

手持银色长杖的天使见雷泽的惨状,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和畅快,他昂了昂下巴:“这要怪就怪你自己吧,好好缩在小村子里就是杂种的命!别妄想你不配的东西!”

另一个像是哥哥的天使更为稳重,他皱了皱眉,说:“别废话了,快点解决掉他,这罪名他就逃不掉了。”

“什么罪名?他能犯什么罪!”被推到角落里的艾文忍不住站了起来,愤怒质问。

稳重的天使轻飘飘看了眼艾文,又从纪迟和圣珂莉身上划过,他轻轻笑了笑:“雷泽因为触碰了禁忌魔法而堕落,并屠/杀了整个村庄和三个不幸闯入的魔法学院学生,这个罪名够吗?”

果然是这样,纪迟深呼吸一口。

艾文没想到有人会如此无耻,他怒极大声骂道:“无耻!你们配为天使吗!你们就不怕光明神降罪吗!”

两个天使对视一眼,被他的天真逗笑了,一支银色的长杖举起对准了艾文:“那就送你去问问光明神吧。”

浅浅的吟唱声响起,一束光箭从长杖尖端射出,朝艾文飞去!

“咻——”同一时间,一道金属冷光从玫瑰花窗的方向袭来,和光箭撞在一起,在教堂中央炸裂开来!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一只雪白的魔虎载着凯尔从破裂的窗口跳入,站在狼藉的教堂中央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随后进入教堂的,是手还搭在弓弦上的洛克,和举着大剑的温妮莎。

他们收起了营地中放松嬉闹的姿态,冷肃着脸庞站在凯尔身旁,打量着双方人马。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温妮莎目光扫过站在角落的身影,冷声开口:“圣女圣珂莉,出来做个解释吧。”

除了纪迟和艾文,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圣珂莉的方向,包括同为圣骑士团的凯尔和洛克。

圣珂莉沉默了一下,低头摘下遮掩着的兜帽,从角落的阴影中走到柔和的光线下,庄严又华美。

双胞胎天使一愣,随即冷笑:“圣特里帝国的教廷是眼瞎了吗?选出的圣女竟然和堕天使同流合污?”

圣珂莉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也扬起一抹冷笑,不甘示弱嘲讽回去:“天使国度是要覆灭了吗?两个比不过半血统天使的废物都敢放出来乱叫?”

一句话把嘲讽值拉到了顶峰,双胞胎天使陡然阴沉下脸,他们用阴鸷的目光扫了一圈圣骑士团,似乎不想再纠缠下去了:“今天雷泽必死无疑,至于你们,就怪被他牵连了吧!”

这话的意思是连圣骑士团都要杀!

不过双胞胎天使也有那个本事,这些人里面,最有威胁性的人就是雷泽,但他正处于半堕落的折磨中,正是最虚弱的时候,而其余的什么初级魔法师、人类骑士等,天使们还不放在眼里!

“早点解决吧,是我们耽搁太久了。”沉稳的天使双手握住金色长杖,慢慢将手举过头顶,他闭上眼睛沉声吟唱着,双脚缓缓浮空,元素席卷的风暴在身体周围聚集。

差不多了,他猛然睁开双眼,瞳孔变成亮眼的金色,高级魔法带来威压眼看要将整座教堂摧毁——

“晚了。”凯尔忽地冷笑一声,“我们圣骑士团武力不算高,但最拿手的是提前做准备!”

“你们这两个卑劣之徒!竟然有脸做出这种事!”天上传来一道气若洪钟的震怒之声,小小的教堂在顷刻间化作飞灰。

没有了教堂的遮挡,一行人暴露在初晨的阳光中,还有五个俯视村庄的天使之下。

那是一支天使小队,为首的是个面容沧桑,头发金白的老天使,在他身后,六扇纯白无暇的羽翼缓缓扇动着,那是强大实力最好的证明。

双胞胎在看到天上那些身影时,脸色骤然惨白无比,原先傲慢不屑的神情转化为浓浓的不知所措,他们赶忙停止了攻击,放下手中法杖:“不、不,听我们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老天使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双胞胎:“你们还狡辩什么!我们都听到了!哦,不对,多亏了圣骑士团,现在整个天使国度都知道你们干的好事!”

听到饱含怒意的怨怼之声,凯尔也没有生气,他笑了笑收起手中闪烁的传讯魔法阵,朝纪迟的方向挤了挤眼。

纪迟微微翘起唇角。

“呵,然后呢?”雷泽并没有为他们的出现感到高兴,他伸手抹去唇角的鲜血,艰难撑起身子抬起眼,充满厌恶仇恨的视线冰冷冷地盯着老天使,“知道了又如何?然后你们要怎么处置他们?”

老天使撇下眉,淡淡看了眼雷泽:“这件事会交给天使国度进行审判,至于你,你还不算是真正的堕落,我们会处理好这个村庄,并帮助你恢复原貌。”

“哈哈哈哈!”雷泽闻言,怒极狂笑,“你当我不知道吗!交给天使国度审判?审判什么?禁闭他们两年还是两个月?他们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比不上一百三十二个人的命?!”

老天使没有为他的愤怒的质问而生气,只是静静看着他:“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我们会妥善处理污染源,也会为比恩村受难的人们祈祷,他们会有个光明的来生。”

这个来生的承诺让雷泽瞬间沉默了,这是他最在意也是最没能力做到的事情,他胸膛间炸裂的怒气一点点消沉,转化为铺天盖地的悲哀。

雷泽弯下腰,揪着领口直喘粗气,胸膛中发出一声声哀恸的泣音:“就这样吗……就这样吗?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呢?就因为我拥有一半天使的血统吗?我……不甘心啊……”

压抑到极致的询问让在场的人类都捏紧了拳头,圣珂莉不知道想到什么,微微侧过头,狠狠抹了下眼角。

“好了,就先这样吧。”老天使也觉得理亏,心烦似的捏了捏眉头,摆摆手就要让身后的天使带双胞胎回去。

村民们的枉死,雷泽几个月在光明和深渊间的挣扎,一切似乎就要这么尘埃落地,罪魁祸首终将重返人间,这没人甘心,没人甘心!

纪迟的黑瞳如同浸染在暗夜一般晦暗无光,他盯着雷泽无助痛苦的背影,像是在看原来世界的自己。

趁所有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时,纪迟一步步走近雷泽,俯身盯着他的眼睛,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问道:“你愿意相信我吗?”

雷泽哽咽着抬眼望去,他看到那双幽黑深邃的墨瞳中,满满的都是坚定和冷静,神奇地抚慰住他内心的悲痛和激荡。

他被这样的坚定所吸引,如同溺水之人终于等到了拯救他的稻草,不由自主地喃喃:“我相信你……”

纪迟缓缓弯起眉眼朝他一笑,背着所有人的视线,递给他一个流光四溢的瓶子:“喝了它,然后做你想做的事,哪怕付出所有代价——”

“我向你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