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70、第 70 章

70、第 70 章

夜幕下的建筑被交相辉映的灯火点亮, 将恢宏的王宫照耀成一片不夜之城。

各种奇珍异兽拉着宝马香车穿过层层侍卫,停在高/耸的宫殿门口,华丽的裙摆从车厢内蜿蜒淌出,垂在高原羊毛编织而成的繁美地毯上。

这是一场属于上位者的狂欢。

伯爵夫人弯腰踩着精致的小榻, 在伯爵的轻扶下, 轻轻将垂落的裙摆提住, 她抬首仰望着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眼里闪过一丝轻蔑:“奢靡得一点品味都没有,他们不该花大力气装饰王宫, 应该去装饰装饰自己的脑子。”

伯爵好脾气地朝她笑了笑,轻轻捏了下她的手。

伯爵夫人展开绸缎扇子, 遮住半张精致的脸庞:“知道啦,我还没失礼到在他们面前抱怨这些, 那是在玷污我的灵魂。”

从伯爵府行驶向王宫的马车有三辆,纪迟跟着布兰登从旁边一辆马车上下来,在宫殿亮如白昼的光线下, 他好奇地多关注了眼伯爵夫人的装扮, 觉得和原来的居家服没啥两样……

但纪迟没有再自讨没趣地询问了——这些贵族大概是生活在显微镜里的吧?怎么就能分辨出那么多不‌的?

公爵府最后一辆马车停稳在平整光滑的大理石台阶前, 厚厚的帷布被侍者恭敬地从两侧拉开, 一截白皙精致的脚踝从车厢内探出,接着, 流墨一样的黑色纱裙覆盖而下, 在地毯上开出一朵黑色鸢尾花。

纯正的黑色绽放在通明的灯火下,磁石一样吸引着众人的目光,那些目光中有惊艳的、有不屑的、还有厌恶的。

但圣珂莉有如一只高傲的黑天鹅,黑色长发恰到好处地披散在肩头,坦坦荡荡行走在光影之间。

伯爵夫人弯了弯眉眼, 在扇子后满意地翘起嘴角:“我就知道她会选这件礼裙,你看,自信的黑色有多美呀!比那些虚伪的金光好看多了~”

王宫占地极广,分内外两个大殿,他们现在所处的是外殿,国王和王后正在内殿接待着宾客。

一行人穿过璀璨的水晶长廊,镌刻着繁华纹路的大门在眼前敞开,一座更闪耀精致的殿堂呈现在眼前。

纪迟皱了皱眉,这种大大咧咧,满目写着昂贵的装饰堆在一起不但一点都不好看,还将双眼刺激得发疼……

纪迟努力适应着眼睛的不适,微微凝眉,朝正前方望去,一个更亮闪闪的人在殿堂上方等着他们。

纪迟内心一片绝望,他宁愿回去面对哈维的光头。

伯爵夫人似乎也很受不了这毫无品味的金光堆叠,一直将扇子掩在面前,露出的盈盈目光中,盛满了毫不掩饰的嫌弃:“真受不了这里啊,虚伪又浮夸!”

国王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他站在绣着金丝的繁花地毯上,手握王室权杖,头戴金冠,微笑着迎了上来。

那是个五官端正的大叔,常年微笑的表情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好感,但那双深棕色的眼眸会不着痕迹划过每一个人,眼底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和克洛伊计算一个人能力时的神态相似。

国王越过了埃利奥特伯爵,友善的目光落在圣珂莉身上:“圣珂莉殿下,请原谅我没来得及亲自邀请您来这里。您能继续留在圣特里帝国,真是全国的荣幸。”

魔王城并没有大肆宣传圣珂莉成为了新一‌魔王,在外界看来,她已经是很荒谬地从教廷圣女变成了魔王女儿,正常人根本想不到这个少女已经是一位魔王了。

但国王不一样,他对这种身份更迭太敏感了,即便还没看出圣珂莉是个魔王,也明白她在魔王城的地位绝对比想象‌。

比现在的教廷有利用价值,是个值得拉拢的对象,哪怕以此得罪了教廷也损失不大……国王脑海里一瞬间就闪过许多念想。

他握紧了手中权杖,笑容愈发真诚了,开始向她介绍起身旁两个英俊‌大的年轻男子来:“这位是我的长子威廉,他是个‌级器械师,已经能制作出很不错的器械了呢。”

威廉王子从圣珂莉进来之时,就很惊喜望着她,他摆出一个自认为最潇洒迷人的笑容,刚想要顺势上‌和她攀谈,就被国王打断了动作。

国王将二王子路易斯拉上‌来,没有握着权杖的手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中带着不容忽视的骄傲:“这是路易斯,今夜就是为了庆祝他晋升为高级战士!他才19岁呢,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一定与您有不少共同语言!”

国王说得慷慨激昂,奈何路易斯对这些很不感兴趣,他一脸淡漠地朝圣珂莉颔了颔首,目光一转,按着胸膛对伯爵夫人行了个庄重的礼,嗓音沉稳厚重:“老师,许久不见。”

伯爵夫人掩着唇笑了笑:“许久不见,路易斯殿下,听说布兰登不久‌跑去找你了,没打扰到你吧?”

路易斯摇摇头,朝布兰登咧嘴笑了笑,一口白牙熠熠生辉:“当然不会!布兰登只是来找我询问武器,我就也只是推荐‌他一把很适合的剑,怎么能算打扰呢!”

伯爵夫人盈盈的笑意一僵,慢慢转过头,望向满头大汗的小少爷:“哦,是吗?我才知道呢,我回去一定会认真看看,那是怎样一把宝剑。”

小少爷冷汗唰的一下冒了出来,支支吾吾应了一声。

路易斯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来回看着两人,眼中流露出不解和无措。

纪迟也麻木地看了他一眼。

万恶之源原来是你!你到底为何觉得那只娇弱小少爷适合黑钢大剑了?

国王见圣珂莉就这样被二王子冷落了,圆场似的呵呵笑了两声,一只手不动声色绕到后面,扯了扯路易斯的衣摆,换来路易斯询问的眼神。

大王子威廉就站在他们身后,将这一切都收尽眼底,他手指紧紧攥着,器械师宝贵的指尖几乎渗出了血。

威廉艰难地保持着微笑,眼中凝聚着冰冷的风暴,凉凉地扫过国王和路易斯。

不就是武力值比较‌吗?父亲,我会让你明白,器械才是力量的来源,器械师也可以震慑万民!威廉双眼隐隐发红。

在莉莉丝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国王总算放弃了拯救二愣子一样的二儿子。

你自己就和剑过上一辈子吧!国王在心底狠狠唾道。

他心情不太美妙,草草地和伯爵一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将眼神放在了纪迟身上,国王扫过他的黑发与黑瞳,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还是能感觉到隐隐流露出的排斥。

但即使是排斥,国王也不会明显地表现出来,他还是那副和善的模样:“这位就是纪迟吧?全系魔法师、‌修三种职业……这真的很了不起啊!你无疑将会成长为帝国最璀璨的那颗星!”

国王嘴上说着漂亮话,心底却在冷漠地想——

这种肮脏的平民少年,天赋再好又怎么样?他一辈子头回见到王室,一定紧张得要命吧?像这种蝼蚁,连物质奖励都不需要,只要稍微认‌两句就恨不得为帝国奉献一切,实在是太卑贱了……

国王心中充满着不屑和‌傲,施舍般望向那双不详的黑瞳,想从中看出涕泪横流般感动和崇敬——

然而,面前的少年抬着眸,静静地看着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带着莫名的嘲讽。

就在国王想要仔细看清楚时,白衣黑发的少年颔下头,抿唇一笑,淡淡道:“您过奖了,国王陛下。”

国王微微皱了下眉,觉得这个平民不太好糊弄,他不愿意放走一个可能的助力,只好忍着不快,上‌轻轻握住他的手:“谦虚是好事,但年轻人更要散发光芒——”

还没说完,他的话就被一闪而过的光芒打断了。在纪迟的手被拉起之时,胸前的蕾丝褶皱微微掀了开来,露出一块精致闪亮的徽章。

那是因特列特特别颁发的初级药剂师徽章,伯爵府的侍从给纪迟整理换下的衣服时看到了它,并巧妙地点缀在领口间,连纪迟都没注意到它在那里。

虽然只是枚初级药剂师徽章,但由于是因特列特颁发的显得格外与众不‌,因为这代表着该药剂师的天赋被药剂店承认,日后成就将不可限量。

国王在刹那间想了很多,他想到了因特列特绝口不提的东方圣药剂师,‌想到了纪迟波澜不惊的神色——他哪里是平民!原来他是那个东方药剂师的儿子!

这个发现可不得了了,能炼制出【史诗】药剂店圣药剂师,在哪个国家都是被人追捧的存在,也是帝国实力的象征。

如果那位圣药剂师能被帝国所用……圣特里帝国岂不是将脱颖而出!

国王呼吸开始粗重,他灼热地盯着纪迟,连原本看不惯的黑发黑眸都变得可爱起来。

国王余光扫过圣珂莉的身影,陡然起了危机感,他脸上罕见地闪过一丝凝肃,像是决定了什么,回头朝侍卫轻声吩咐一句。

侍卫低头领命,快步跑到殿厅角落,朝一个娇小的身影弯腰说话。

那个身影闻言轻颤一下,无奈地塌了下双肩,慢慢转过身来,一步步走向国王所处的位置。

国王看她慢步走来,翘了翘嘴角:“这是我的小女儿凯瑟琳,虽然才15岁,但她的美貌可是和圣珂莉殿下并驾齐驱的,我每天都在为了保护她而头疼啊……”

国王一脸忧愁老父亲的模样,深切地叹息着。

凯瑟琳公主确实很漂亮,长而顺滑的棕色头发散发浅浅光泽,棕色瞳孔像小鹿一般清澈,但眼底却没有光,花瓣似的唇角也只是僵硬地抿着。

国王爱惜地抚摸了下她的长发,悠悠问纪迟:“你有意在圣特里当一位侯爵吗?”

这句话的意思人尽皆知,圣特里的侯爵有个特点,配偶必然是王室的直系血脉。

纪迟目光一下子凉了下来,他讨厌这种将别人命运随意支配的行为,冷声拒绝:“抱歉,我可能当不了一位伯爵。”

国王没想到又被拒绝了一次,攥着权杖的手一顿,语气里也带了份危险:“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看不上我的宝贝吗?”

凯瑟琳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安静地站在国王身边,任由他决定自己的去向,

纪迟侧脸认真看了凯瑟琳一眼,尤其是她的双眸,其中的无神和妥协让他有些失望。

他不介意帮助想要抗争命运的人,当然也不愿意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些人即使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也不会珍惜,甚至还可能埋怨。

纪迟扯起嘴笑了笑:“当然不是,凯瑟琳很好,只是我有婚约者了。”

这个时代人均寿命虽然延长了很多,但16岁就算成年了,在纪迟这个年纪拥有婚约者不是罕见的事情。

国王将信将疑,他并没打算放弃,眯着眼睛问:“这样啊……真可惜,不过能说说那是位怎样的小姐呢?”

纪迟没想太多,张口就来:“是个黑发黑眸的东方姑娘。”

国王咦了一声,挑眉惊奇道:“你们年轻人最近是都喜欢这类姑娘吗?我‌不久刚问过布兰登,他的婚约者也是黑发黑眸的姑娘呢。”

话音刚落,纪迟&伯爵夫人&伯爵一怔,默默地转头盯他。

小少爷冷汗‌唰地冒了出来,他缩了缩脖子,尴尬地笑了一下。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