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回到2002当医生 > 41 大老远赶来关胸

41 大老远赶来关胸

小圆针、4号线修补患者千疮百孔的肺脏,手术在周从文的手底下越做越快。

“温盐水。”周从文说道。

“啊?冲洗了?”巡回护士怔了一下,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到了最后冲洗的步骤。

“姐姐,不是冲洗,我要看看有没有漏气。”周从文无奈的说道。

“哦哦哦,我这就去拿。”巡回护士一溜小跑跑出手术室,去取温盐水。

盐水已经热好,冷热调试温度,周从文满意后倒入患者的胸腔。

按压肺脏,像是按气球一样,一连串咕噜咕噜的气泡冒出来。周从文顺着气泡的方位找去,很快找到了问题所在。

缝合,继续寻找。

变换各种不同角度寻找。

想尽一切办法寻找。

患者比较年轻,肺脏还没“糟”,不像是肺气肿的患者手术针根本没法子进行缝合。

针眼冒的一点点气体被周从文无视,找了一圈,他把温盐水吸走。

手术这就结束了?无论是王成发还是陈教授,亦或是李庆华都有些诧异。

换做自己,有人拉钩、配台的情况下估计这时候才进胸腔。

而这位“从来没动过刀”的小医生用同样的时间,竟然几乎完成了手术!

这根本不可能!

再一次谨慎的灌入温盐水,查找肺脏破损点,反复确认后所有人都知道手术结束了。

剩下的是关胸,主任在这时候可以下台回家睡觉。

“小周医生,是吧。”陈教授笑呵呵的问道。

“陈教授,我是周从文。”周从文说道。

“老王真是不错,能教出你这种徒弟。”陈教授理所当然的说道,“王主任,你竟然还瞒着我,哈哈哈哈,你的心思真是。”

王成发像是被灶坑的黑灰抹了一脸,口罩和无菌帽之间的部分黑黝黝的,色泽阴暗。

周从文也没解释,把胸腔里的温盐水抽走之后问器械护士要了一块无菌垫覆盖胸部切口。

“嗯?”李庆华怔了一下,“周医生,你怎么不关胸?”

“经治医师,三级、四级手术我没资格做。”周从文淡淡说道,“等你的同事来救台。”

“……”李庆华顿时无语。

救台?

救谁的台?

救你的台?

自己师兄弟大老远屁颠屁颠赶过来就是为了关胸的么?!

可是这位年轻的小周医生说的有道理,他刚刚毕业两年,连中级主治医师都还没晋,根本没资格做这种级别的手术。

虽然管的不严,可毕竟是一个破绽。

这个小医生还真是有点意思!水平一言难尽,但谨慎的一逼,稳如老狗一般。

难道说他真的和王主任不和?李庆华用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王成发,见他脸上黑黝黝的,心里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还真有可能是这样。

怪了,遇到这么一位没上过手、但等他上手就能解决问题的才华横溢的年轻医生,只要人不是特别操蛋总是要尽心尽力的拉到自己的阵营里好好培养的。

李庆华有些疑惑。

王成发王主任这是看走眼了?有可能,但只要不瞎的话应该不会走眼吧。

陈教授也哭笑不得,里面的弯弯绕他也清楚,“小周医生,你真的没做过手术?”

“怎么说呢。”周从文双手放在患者的胸壁上压着无菌垫,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休息自己的右侧髋关节,“没实际操作过,都是平时自己想象中做的。”

什么是天赋!

这就是天赋!!

陈教授喜欢的眼睛都睁不开,他看着周从文,像是看自己的初恋女友一样,眼睛直勾勾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态度。

王成发心里在骂娘。

自己分明一台手术都没放,周从文这狗日的在哪学的手术?看他的手法有些生涩,应该是很少上台练习的原因。但人家那眼光辣的,王成发都自愧不如。

而且这小子竟然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敌意,一点机会都不留给自己。分明已经干净漂亮的做完手术,他依旧要等人民医院的医生过来,占据大义上的名分。

而王成发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绝对不能因为要整周从文一个人就得罪了人民医院和省城医大二院。

这么做绝对得不偿失。

如果要是这么做了,能不能搞死周从文不好说,但自己的名声一定在胸科的圈子里臭大街。

王成发觉得心里憋屈的很,几斤白酒下肚都不会醉的他隐隐有了些醉意。

心里有些后悔,和周从文相比,王强简直笨的手脚不分瓣。开胸磨了一年才勉强掌握,做的竟然不如第一次上台的周从文纯熟。

这还有天理么!

这还有王法么!!

这还有法律么!!!

王成发心中的悔意一闪而逝,随即而来的是浓浓的恨意。

周从文的手术已经做的几乎完美,自己上台最多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可是他竟然还提防着自己!

小崽子,整死你!

陈教授也没有旧事重提,而是和周从文随便闲聊着一些手术病例。二十多分钟后,李庆华接到电话,和巡回护士说了两句。

巡回护士的目光有些诧异,但还是给他拿了一身隔离服。

很快,一名中年医生走进来,一边走他一边埋怨着,“庆华,你在骗我玩是不是?开胸手术一个人能做完?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唉,你上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别闹,咱退一万步讲,要是一个人能做下来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把我从家里薅过来做什么。”

李庆华无语,哪怕他再如何八面玲珑,也解答不了这个问题。

新来的医生都没看手术台上的患者,他扫了一眼和陈教授、王成发打了一声招呼就去刷手、穿衣服。

上台后打开纱布垫,他直接怔住。

“我去……手术真做完了?!”

“没有。”周从文淡淡说道,“麻烦你掌一眼,肯定有失误的地儿。”

肯定……

失误……

新来的医生差点没背过气去。

胸腔里干干净净,肺脏随着呼吸机的运动一张一合,几个位置处置的都相当好,连渗血都没有。

监护仪上的数字也平稳的一塌糊涂,血氧饱和度100%,完美。

失误?

哪特么来的失误!

五经半夜,大老远的把自己从被窝里薅过来就为了关胸么。

……

……

注~~求推荐票,求月票,求自动订阅~~~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