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动漫 > 36.胜利,不择手段胜利

36.胜利,不择手段胜利

    一百米跨栏现场。

    选手们各就各位,等待发令枪响。

    扛着摄像师的摄像机在选手内侧,将此幕转播。

    观众席上欢呼如潮水般涌来,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给选手制造一些麻烦,比如让选手听不见发令枪声。

    “预备——”

    边缘,脸上缠满绷带的裁判举起发令枪,十名选手提起腰臀。

    数秒过去,迟迟没有动静。

    几名选手不禁侧目,忽见裁判快步走开。

    “嗯……?”

    裁判异样引起所有人注意,连镜头都给了对方。

    只见裁判渐行渐远,0米……50米……70米……

    裁判越跑越快,直至最后90米时,他忽然抬手叩动扳机,发令枪响。

    选手们忘了动,眼睁睁目睹裁判冲入终点线。

    观众席的欢呼莫名喊了起来,还很热烈。

    大概觉得裁判获胜,比一群选手在起点线打个你死我活要有看点。

    黄健翔激动大叫:“出现了!!!首个以裁判身份获得冠军的存在!他这一刻牧苏俯身,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选手们还是一脸莫名,这算什么?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摄像机飞扑过去采访裁判,来到近前,一只臭名昭著的死鱼眼显露镜头前。

    “嘶——”

    所有观看直播的玩家倒吸口冷气。

    “是他……”

    这样就不足为奇了,毕竟是这个家伙……

    面对镜头,牧苏解开脸上绷带,姿势怪异,五指张开放在耳边:“你们以为是裁判……其实是我牧苏哒!”

    大胸记者不在,采访牧苏的是个陌生摄像师,它中规中矩问道:“对于你以裁判身份获得冠军,你怎么看待?”

    “我觉得……这个冠军是我应得的。”

    牧苏微微喘息,握紧话筒说道。

    “我比他们都强,所以我获胜了。”

    不要脸。

    直播评论有人发了条评论,而后这句话就占据了评论页。

    选手们团结跑去抗议,裁判组开始衡量情况……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不算数。

    虽然混乱邪恶阵营的地狱都市很喜欢牧苏混乱邪恶的举动。但牧苏不是选手,成绩无法计入。

    令人遗憾和惋惜。

    同僚里如果出个冠军他们还是挺高兴的。

    比赛重新开始,依旧是膈应人的牧苏,算是裁判组给牧苏的一点补偿。

    那一天,选手们终于回想起了曾一度被牧苏所支配的恐怖和被控制于发令枪下的那份屈辱

    “掌声响起来!”

    “听不见掌声我就不开枪!”

    “给我点掌声好吗?”

    “跟我一起唱!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

    街边长椅,正对橱窗里的电视。

    穿着混搭邋遢,宛如流浪汉的樱华跳起,抬脚踩上长椅高唱:“牧苏的节操向天边的云彩,风一吹就不会在回来~”

    周围路人侧目,她不管不顾。

    ……

    牧苏玩得很尽兴,观众们大部分也觉得很开心。

    来自十名选手的负面情绪值,+999……

    捣完乱,心情舒畅的开始准备剩下来的项目。

    牧苏余下的三项:马拉松、拳击、足球,将分别在下午,后天,大后天进行。

    前两者在飞船上就能完成,足球比赛则要拖延至比赛最后一天,十支进入决赛的球队轮流对抗获取分数,最终排名前二的两支队伍对抗,排名第三第四的球队对抗,决出冠亚季军。

    积分榜上,牧苏以1积分成绩位列第8名。

    前七个不知道是什么牲口,牧苏能做的只有深深记住他们的名字。

    比他成绩好不算得罪牧苏,但算惹牧苏嫉妒。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嫉妒可以等价换成得罪。

    下午马拉松比赛,牧苏出师不利,惨遭淘汰。

    说起来轻松,实际几乎所有人都在集火牧苏,事后体育频道统计,牧苏所站立位置地面比周围降低.米。

    尽管事后牧苏重回地狱都市,以复仇者的身份向所有选手复仇,并丧心病狂留下最恨一人,在离终点线100米时打断他的双腿,离终点一米时打爆他的脑袋,让他感受绝望。

    但牧苏还是马拉松倒数第一。

    积分榜微微变化,牧苏降到11位。

    气鼓鼓备战接下来的拳击。游戏时间两天后,比赛如约而至。

    依旧10名选手,每人分别和其余9名选手交手,根据获胜数排名。若获胜数相同,便以获得分数细分。

    牧苏注视选手们,选手们也在注视牧苏。

    裁判正在宣布规则,里面是其他选手照搬的,对抗牧苏手册.0里的内容

    游戏部落里更新了《对抗牧苏手册.0》版本,新增了几条对抗牧苏策略,修复了一些BUG,额外增加一条讨好牧苏的战略:虽然有用但丢人。

    比如某个跳水比赛,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宇宙先生。

    对抗牧苏手册.0其中一句话很有道理。

    【牧苏的本体实力很弱。与其和他对抗分胜负,不如堵死他所有作弊方式。】

    比赛严格程度比铅球更甚,切全是针对牧苏而来。

    七分钟后,宣读完规则的裁判表示比赛可以开始。

    牧苏套上储物戒指,斗志昂扬踏上擂台。

    对面的对手是个名为十四,肌肉虬结的男……女玩家。

    男玩家是只穿短裤运动装,女玩家为连体运动装。

    “认输吧,我不打女人的。”牧苏冷酷一笑。

    十四面如死灰,不甘心的寻找牧苏可能作弊的机会,这么一看就发现……

    “裁判!他带了武器!”

    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牧苏虎躯一震,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望向十四。

    这家伙怎么回事……配音演员吗!

    敛去神情,牧苏尽量淡然说道:“这是新款储物戒指。”

    说完晃了晃套着金属尖刺拳套的手掌。

    “……少来,我才不信哼。”

    如果不是游戏不能修改外貌体形,牧苏绝对以为这位十四是个美少女。

    显然牧苏的理由不过关,裁判伸手讨要他的拳套。

    “啧……”

    牧苏不甘心的摘下拳套交给裁判。

    “还有。”裁判手掌保持伸出状态。

    “嘁……”

    牧苏不爽的松开手掌,一捧石灰粉落下。

    “还有戒指!”十四又说。

    牧苏的储物戒指是重点照顾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