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画满田园 >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丁蓝凌出事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丁蓝凌出事

玄妙儿脸上表现出来了一份担忧道:“那我谢谢傅公子了,这事毕竟因为我而起的,我也要给我表姑一个交代,不能就当成不管我自己的事,要是表妹受了伤害,我也会自责的。顶点 23S.更新最快”

“这事本就不怪你,你当初也是为了秦小姐,你为了他们家做的够多了,你不用自责。”傅斌心里也难受,陈秀荷他们是自己派过去的,自己又不想伤害玄妙儿,又要这样做。

玄妙儿看出来傅斌的焦虑,还有他的愧疚和不安,这个时候对方是最容易信任自己的,所以玄妙儿要利用这个时候,让对方更觉得自己对陈秀荷那边的信任。

“我也知道这事不是我能控制的,但是我的心里还是觉得亏欠苗苗,以后我会好好弥补的。”玄妙儿道。

“妙儿,你真是个好姑娘。”傅斌听得出来玄妙儿对陈秀荷他们家的信任,心里更知道自己的计划没有破绽,当然自己也越有亏欠感,他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加倍的对玄妙儿好,前提是自己要完全的拥有她,包括心。

到了花店门口,玄妙儿对着傅斌道:“傅公子,你随意吧,我就直接去后院了,今个不少事情要做。”

傅斌今个跟玄妙儿聊天聊得甚好,所以笑着应下:“你忙你的,我自己转转。”

玄妙儿跟他告辞直接去后院了,到了后院她坐在椅子上,心里想着今个的事,看来傅斌对自己还是很信任的,这就是好的,以后的大局还是需要他和陈秀荷他们的。

傅斌在花店里看着那些花,心里也想了不少,这次的事情也许对自己是好的,秦苗苗这错事也许是成全了自己,要不是因为秦苗苗,玄妙儿不会对自己态度这么好的,她重感情,保证是要帮秦苗苗的说话的。

不过玄妙儿没有把自己跟秦苗苗往一起配对,这说明什么,说明玄妙儿也不希望自己有女人,也许她不喜欢自己,现在不喜欢,但是她还是留了希望的,那是不是自己就有机会呢?

自己这几天一直都没有见秦苗苗了,看来这秦苗苗也许还有别的用处,并且玄妙儿说了要弥补秦苗苗,那就是更信任了,看来自己晚上需要去一趟秦苗苗那了。

玄妙儿一直让千墨注意着傅斌,自己可不想出去又遇见他,一定要确定他离开了,自己在出去。

至于账本一会就看完了,因为本就不多,有很清晰了然,所以又拿起来别的书看了一会。

直到傅斌离开了,她才回家。

刚到家里,丁夫人身边的丫鬟就守在门口了。

玄妙儿知道是有事,赶紧让那丫鬟跟着自己一起近了后院的正厅,并且让千落关了门。

进屋那丫鬟就给玄妙儿跪下了:“玄小姐,老夫人让奴婢来求玄小姐去一趟,大小姐出事了。”

玄妙儿一听是丁蓝凌出事,心里一惊,赶紧问:“蓝凌出什么事了?”

那丫鬟仍旧跪着:“大少爷中秋给老爷的中秋礼物是一本杂记,记录了这农业的很多精髓之处,老爷看了很是高兴,说要呈现给皇上看,大家小姐觉得这事奇怪,所以昨天晚上她偷着去了老爷的书房,找到那本杂记,结果那杂记上的内容都是抄小姐的,只是做的更完善了,小姐回了房间想要拿自己的那些手稿杂记去找老爷揭发丁孟良,可是发现自己的那些手记都不见了,小姐去找了老爷伸冤,可是老爷不信,小姐跟老爷吵起来,老爷把小姐关到了柴房里,老夫人急的病了,让奴婢一定要请玄小姐去一趟。”那丫鬟边说边哭。

玄妙儿听着这些,有点不理解,她伸手扶着那丫鬟起来:“不对啊,兰陵跟着丁伯伯半年上山下地的,这里她的付出,丁伯伯不能不知道的,怎么会这么不信她?”

那丫鬟站起来抽涕着道:“老爷还是看重大少爷,愿意相信大少爷的,毕竟大少爷是府上的长孙,要是大少爷出头了,那府上不是更有荣耀么?”

玄妙儿这才想起来之前丁蓝凌说的,丁尚书重视男丁,再想到那个丁孟良去自己家时候那个做作的样子,可是丁尚书自己还挺骄傲的,玄妙儿心里有点数了。

丁尚书在专业上,对皇上的衷心上,什么都不缺,可是就是家里的事弄得这么乱遭呢。

她对着那个丫鬟道:“我这就跟你去,你别着急,这个事,我心里有数,不会让蓝凌委屈的。”

那丫鬟终于像是找到了救星,又跪下磕头:“谢谢玄小姐,老夫人说你是我们这房最后的希望了。”

玄妙儿忽然觉得压力山大,不过好在自己对他们家这么了解,去看看再说吧:“王先生可劝说过了?”玄妙儿忽然想起来这个大人物问。

丫鬟这又是忍不住的哭:“王先生中秋回京城过节了,并且听说王先生家里有些事,所以要耽搁一阵回来。”

玄妙儿心里忽然有点凉,怪不得那边的境况这么不好,王先生要是在,怎么也不至于丁蓝凌一点反击的能力没有。

不过听说王先生不在,玄妙儿更着急了,她赶紧让千墨备了马车,自己穿了披风,就赶紧去丁府了。

路上没多远,就是玄妙儿着急,并且也想造造声势,才坐着马车去的,自己的马车一直是挂着千府的标志,所以这个马车到了哪也都是很有地位的。

那丫鬟坐在马车里,忍不住的又哭了起来:“老夫人这急火攻心,要是小姐有点事,她怎么扛得住啊。”

玄妙儿皱着眉头:“你别哭了,你照顾好老夫人就是你最大的功劳了,这什么事情都要有办法解决。”

那丫鬟点点头,抹着眼泪:“谢谢玄小姐。”

玄妙儿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想着能发生的事情,还有他们丁家这些人,要是说丁蓝娇和丁孟良有这个能耐,说实话,她不那么相信,但是柳姨娘出身风月场所,就算是再有城府,也不可能想到这些,要是平时帮着丁蓝娇和张姨娘弄些后宅的事可能,可是这次的事她应该不能做到。

那家里还有谁?丁孟良带来那个随从,自己见过,就是个很听话的小厮,所以这事还是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