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武侠修真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寻人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寻人

    天蓝海阔,云气蒸腾。

    不知不觉之间,庞谢再次回到珞珈洞天。

    周身四万八千个毛孔拼命的吞吐着精纯至极的天地元气,就仿佛在沙漠行走了几十天干渴欲死的旅人,骤然遇到了甘甜可口的泉水,恨不得整个人扑上去,将洞天里的元气一口气吸进肚子。

    一时间,庞谢感觉到一丝迷醉,就好像饮了醇厚香浓老酒的酒鬼,熏熏然,飘飘然,甚至忍不住倒在船上小憩一阵。

    “以前只听人说过,有人醉酒,有人醉茶,有人醉氧,从不没想到还有醉天地元气的时候,难怪珞珈洞天的人都不愿出去……”

    就在庞谢感慨之间,小船已如离弦之箭,一路往珞珈山行去,沿途还路过了他名下的双螯岛,只可惜岛在水下,连一点影子也瞧不见。

    徒有其名,并无其实,这个岛主当的确实憋屈!

    一个多钟头之后,珞珈山遥遥可见,庞谢站在船头,举目远眺,瞧见一个人影,仔细分辨了一下,不由地“咦”了一声,原来玛瑙滩头正站了一名白衣公子。

    此人眉目含笑,风流倜傥,一身白衣如雪,身形站的笔直,一身上下剑气森森,不是剑堂堂主林三公子,又是何人?

    “他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是在等我?”

    待到小船离岸边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庞谢轻轻一跃,飞身越过海面,稳稳落在滩头,冲着林三拱了拱手,笑道:“林堂主久违了,今日怎么有兴致在这里看海?”

    “谁有兴致来这看海?我这分明是在等人!”林三公子白了他一眼,故作嗔怒说道。

    “哈哈,不知是哪位仁兄要来,竟能劳动林三公子大驾等候?”庞谢微微笑道。

    “当然是等你!”林三公子嘿嘿一笑,指着他说道。

    “庞某何德何能,敢劳林堂主大驾等候!”庞谢连连摆手。

    “何德何能?你可知你的名声,如今已在欧罗巴大陆与神州大陆传遍了!”林三公子说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庞谢倒是一怔。

    这几个月,他藏身在“遨游号”邮轮上,尽享轻松时光,与外界断了联系,对外间的事情一无所知。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边走边说。”林三公子说道。

    “好!”

    两人离开玛瑙滩,一路往后山走了,沿途之间,边走边聊,庞谢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走后不久,塞伊特古堡的事情便爆发出来。

    堂堂光辉教廷的守护者级高手、宗教裁判所的大人物贝鲁格特与国民汽车集团的拥有者皮耶,竟无声无息地死在同一座古堡之中,这件事在超自然界和世俗界掀起了一场滔天巨浪!

    超自然界中,光辉教廷派出高手前往探查,世俗界中,欧罗巴快速反应部队也派人前往古堡调查。

    可惜弗兰克早已在堡中布置下阵法,吸干了堡中所有生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双方查来查去,除了堡中上百具干尸之外,再没有探查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光辉教廷倒是查出庞谢、李玉玲、迪恩和山姆在那一段时间,曾经去过喀尔巴阡山脉,极有可能与塞伊特古堡之事有关,便想要从这几人身上继续查下去。

    可惜等他们想要查李玉玲、迪恩和山姆的时候,这三人已经回到了美索联邦,他们想派人去新大陆抓人,却遇到了很大的阻力,美索联邦的超自然界直接拒绝了教廷的人入境。

    对于拒绝的原因,美索联邦没有任何解释,只说了一句无可奉告。

    若是数百年前,光辉教廷一定会安排高手,直接杀上美索联邦,可惜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新大陆的美索联邦已经变的极其强大,不但拥有当时第一的世俗军力,就连超自然界力量也可以把光辉教廷按在地上摩擦。

    因此,光辉教廷虽不甘心,但也只能算了。

    至于庞谢这边,光辉教廷与逆鳞的关系用势同水火描述都是轻的,更不会自讨没趣,来撞这一鼻子灰。

    当然,这也是因为贝鲁格特实力强大,庞谢、李玉玲、迪恩和山姆明面上的力量都很弱小,理论上完全不肯能对贝鲁格特构成威胁,所有才这么容易放弃。

    光辉教廷虽然放弃调查他们,却在欧罗巴的超自然界掀起一场滔天大浪,抓捕黑暗生物无数。

    这是因为教廷在古堡里找到戴维斯、奥夫和拉伯雷的尸体,把大部分矛头还是指向了黑暗界,认为是他们与伊丽莎白共同杀死了贝鲁格特。

    ……

    “塞伊特古堡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林三公子的住处,他斟了两杯酒,递给庞谢一杯,留下一杯独饮。

    “也没什么,不过是正邪大战、利欲熏心的俗事。”庞谢淡淡说道,随口编了一大段故事,讲给林三公子听。

    什么贝鲁格特大战伊丽莎白,什么拉伯雷见财起意,什么狼人奥夫大战小妖精戴维斯,怎么离奇怎么编,反正都是些死人,也不会从阴曹地府爬出来纠正。

    “那本《大洞真经》何在?”林三公子问道。

    早在数月之前,庞谢离开塞伊特古堡的时候,便给国内发过消息,已经拿到了《大洞真经》,要不然国内也不会容他优哉游哉的坐船回来。

    “就是这本。”庞谢从怀中取出《大洞真经》来,瞧也不瞧一眼,随手递给林三公子手上。

    这本《大洞真经》的珍贵之处,并不在于里面的记载的道法,而在于这是魏华存祖师的手书,故此,庞谢只是略略翻过一遍,便收起来在没看过。

    “这可真是火中取栗,得来不易啊!”林三公子轻轻掸了掸枯黄的封面,顺手放在一旁。

    “没什么,那群家伙打完之后,打输的死了,打赢的走了,倒是没人对这本书感兴趣,我也只是捡漏而已。”庞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天下哪有侥幸的事情,你这次也算立了大功,不知你想要些什么,我替你去讨!”林三公子说道。

    “这个……”庞谢略一踌躇,皱了皱眉,说道:“好像还真没什么缺的。”

    “咳咳!”

    林三公子正端起一杯酒,险些被酒呛住,摇了摇头,说道:“你这话让别人听到非气死不可,也就杜子春的人敢这么说,算了,我去跟他们说,让他们看着给吧。”

    “那也不是,我虽没什么想要的,却有一件事需要几位前辈帮忙。”庞谢说道。

    “什么事?”林三公子问道。

    “我来珞珈洞天之前,曾经有一位至交好友,他临死之前托付我,找到他失踪多年的妹妹,替他照顾妹妹,可惜我势单力孤,无力寻找,一点头绪都没有,还请上清派的几位前辈,帮我这个忙。”庞谢说道。

    “这个好说,上清派财雄势大,只要这人还在世间,一定能够找到,却不知她叫什么名字?”林三公子问道。

    “铁轻雨!”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