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蝉动 > 第三百四十五节一波未平

第三百四十五节一波未平

“科长,相机来了。”

归有光大摇大摆走了进来,随口问道:“我刚刚听到了高丽人,那帮王巴蛋是不是又搞事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特娘的欠收拾。”

左重拔出了腰间手枪,意味深长道:“没事,就是安排一个人去东北,对了有光,这几天没事去买点厚实的衣服,今年冬天会很冷。”

归有光脸色一变,差点将手里的相机摔了。

左重说完,不理吓得魂飞魄散的归有光,抓着配枪走到凡妮莎面前,此时她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对于外界的动静没有任何反应。

所以没有再询问的必要了,他直接拉动套筒,对着对方脑袋和心脏部位连开两枪,这个连真实姓名都没有透露的日谍就这么死了。

“拍完照尸体别浪费,拖到医院给凌三平做实验。”

左重将手枪退膛揣回腰间,左家的家训就是精打细算,现在特务处处在破产的边缘,能省一点是一点,从外面买大体是需要钱的。

萧清敏打了个哆嗦,这真的是死了都不放过,凡妮莎恐怕做梦都想不到,她这样一个大美人会是这样的结局,这就是间谍的宿命。

“萧小姐,跟我一起走。”

她正感慨凡妮莎的命运,身边响起左重的声音,便赶紧跟了上去,两人一边走,一边继续探讨东北潜伏计划需要注意的相关事项。

特别是萧清敏的长相,关东军有她的详细资料,这点需要格外关注,一旦日本人知道她潜伏回东北,一定会用照片进行辨认追查。

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是整形,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凌三平已经大概掌握了整形技术,不过事关罐头计划,绝不能让他出面手术。

左重假装思考了一下,对萧清敏说道:“我们会联络沪上最好的医生,对你进行全方位的整形,只要你能安全,花再多的钱也值得。”

他这是打肿脸充胖子,现在特务处穷得快卖屁股了,哪还有钱请什么最好的医生,不过漂亮话不要钱,实在不行绑个医生回来呗。

萧清敏不知道他的打算,心中微微有点感动,中国人愿意花大价钱帮自己整容,说明不会轻易放弃自己,她现在需要的就是重视。

她面带感激道:“多谢左科长了,我一定尽快整合好高丽人,只是可以的话,能不能整的漂亮一些。”说到这,她有点不好意思。

“这个嘛,也不是不行。”

左重愣了愣,虽然间谍应该尽量保持低调和平凡,不过萧清敏显然走的是色右路线,整得漂亮一点对任务也有好处,特事特办嘛。

“多谢。”

萧清敏喜出望外,没想到投降还有这种好处。

左重只是微笑回应,走到大门后让人将美滋滋的萧清敏送回安全点,他自己则又折回了看守所,看了看这两天抓回来的伪满间谍。

叶金中还不知道凡妮莎已经死了,为了能保住自己和心上人的性命,他恨不得将所有事都交待出来,这自然包括巴图鲁小组成员。

这些伪满特工的掩护身份都算不错,社会地位不低,左重背手听着这些人哭天喊地的求饶声,心里琢磨着一直困扰他的两个问题。

一,凡妮莎冒着风险跟叶金中发生私情的原因。

二,日本人将高级掩护身份给伪满特务的原因。

转了一圈,第二点他有了一些猜测,第一点依然没有头绪,总不能是因为叶金中的天赋异禀,导致凡妮莎这个死硬日谍动了情吧。

这比童话故事还不可信。

“哗啦。”

突然一阵铁链声响起,一个蓬头垢面的犯人冲到大门处,用力把手伸出透气窗的栅栏,喊道:“长官,长官,凡妮莎她现在在哪。”

是叶金中。

他问完凡妮莎的下落,哭着说道:“她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更不会是日本间谍,她曾经还在我面前骂过日本人,她怎么会是日谍。

我的父亲是伪满高官,他知道很多皇帝的秘密,这些对你们一定有用的,对不对,只要你们放了她,我就把这些秘密全部说出来。”

叶金中真的急了,同时也彻底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他只能用道听途说的宫闱传说当筹码,想靠这些救出凡妮莎,他走投无路了。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此情此景,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面对如此情深意切的痴男怨女,又有谁不心生怜悯呢,左重觉得自己被感动了,便出言安慰。

他一脸诚恳道:“凡妮莎已经死了,我杀的,你放心吧,她走的很安详,没有任何人侮辱她,你作为她的红颜知己,应该开心才对。”

这句话一出,牢房里的叶金中嗷得一嗓子晕了过去,他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消息,真是用情至深啊,只可惜一腔的情感错付了人。

左重踱着步子,凡妮莎在叶金中面前骂过日本人,这是在考察叶金中的思想状态?可为什么要把叶金中的住所安排在自己家隔壁?

这一切太古怪了。

但他不后悔处死凡妮莎,事不可为就要果断调转方向,在一棵树上吊死没意义,有这个功夫不如想想其他办法,说不定会有收获。

左重伸了个懒腰,决定回办公室睡一觉,至于他的宿舍,已经被调查科特务占领了,岂有此理,堂堂的情报科长竟然无家可归了。

他晃晃悠悠往办公室走去,当路过一间开着门的牢房时,正看见邬春阳跟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说着话,对方好像是金陵电厂副理。

邬春阳就是通过他,得知的叶金才进入电厂走的是英国人沙律勋的路子,将他安置在这是为了保密,估计正缠着邬春阳放他离开。

“好了,你在这签个字就可以走了,记得出去不准胡说,我们帮你跟电厂请了伤假,有人问你就说是爬梯子摔伤了左腿,知道了吗。”

“好的,多谢长官,以后您家里要是修电就说话,我保证带着人免费服务,我们电厂什么都缺,可就是不缺会摆弄电器设备的人才。”

“行了,走吧。”

“哎,您忙,回见。”

左重听到屋里的对话,然后油头粉面男笑嘻嘻出门房门,见到他还点了点头,看得出来是个会来事的人,左重同样微笑点了点头。

人家帮了他们这么大忙,还被限制自由这么多天,总该给个好脸色的,文明办案嘛,特务处不是特工总部,总体上还是要些脸的。

这时邬春阳也走了出来,跟左重敬了个礼:“科长,叶金中的前期跟踪调查记录完成了,具体的口供和画押到时候一起放在卷宗里。”

“恩,你办事我放心,没事的话跟我一起走走。”

左重摆摆手,带着邬春阳在大院里转了转,入眼都是四处乱窜的南昌特务,这些人正在熟悉特务处的布局和科室,搞得乱糟糟的。

这种环境根本没法谈事,他们避开人群,走到临时太平间的附近,此地现在算是特务处最安静的地方了,两人这才开口聊了起来。

左重看着翠绿的大树,口中问道:“春阳啊,对于叶金中的掩护身份,以及他跟凡妮莎的关系,我还是有点想不通,你有什么看法。”

邬春阳摇摇头:“安排一个好的掩护身份,应该是为了提高叶金中的社会地位,毕竟土肥原要让萧清敏立功,牺牲品身份越高越好。

只是凡妮莎和叶金中,属下真的想不出理由,按道理,他们两个人的住所不该离得这么近,这违反了情报行动的准则,太危险了。”

左重满意笑了,第一点简单点说就是包装,日本人把伪满小组当做礼物一样包得漂漂亮亮的,然后由萧清敏送到特务处的手里面。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一个乞丐间谍和一个工程师间谍,哪个听上去更重要,自然是工程师间谍,这是社会地位给人的错觉。

当然这是猜测,缺少必要的证据,也无法解释两人住处相邻的事,不过邬春阳能想到第一点,已经让他很满意了,案子得慢慢查。

两人商讨了一会,左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脱掉皮鞋倒在沙发上,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如此繁忙的时候这算是难得的休闲了。

报纸上没有什么重要消息,如果有的话他也比记者知道的更早,他关注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民生新闻,有时候这些也有情报价值。

“物理学家居里夫人逝世。”

“伪满实行日满经济一体化。”

“日本间谍肆虐东南亚,英国外交部发布照会。”

左重乐了,好家伙,狗咬狗一嘴毛啊,日本人的心真够大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盯上老牌殖民帝国了,果然是有够勇的。

现在带英帝国的余晖还没有彻底散尽,双方真要是打起来,小日本的胜算不大,当然了,这不可能发生,双方只是互相试探而已。

“呵呵。”

左重笑出了声,放下报纸准备睡一觉,可就在这时,一道灵光在他脑中闪过,等一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王德勇的身份......

着笔中文网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