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嘉佑嬉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镇北动(2)

第三百三十五章 镇北动(2)

鱼癫虎很兴奋。

近乎于亢奋了。

在大胤,他是胤垣身边的神武将军,说实话,就是充当仪仗的面子货。

被胤垣赐给卢仚后,他依旧是仪仗队,依旧是撑门面的。

按照他原本的人生轨迹,或许他就要充当一块背景板,举着天子节杖,站在某个贵人身边,从年轻站到年老,在腰身不再挺拔后,就退休养老,最后一杯黄土。

但是卢仚改变了他的命运!

修炼!

战斗!

煞气升腾的杀戮!

尤其是,这种完全没有危险可言的虐菜啊!

鱼癫虎放声狂笑,他摸了摸光溜溜的头皮,用上了最近在他们一伙神武将军中颇为流行的口号:“哈哈哈,一群邪魔外道,看佛爷如何超度尔等!”

狂笑声中,鱼癫虎一步踏在城墙上,‘轰’的一声巨响,禧云城南门城头崩塌,面色尴尬的鱼癫虎一步冲起来数百丈高,宛如陨石,重重落地。

狂暴的气流汹涌,化为铁板一样的罡风朝四周拍去。

数十名冲突而出的镇北军将领齐声惨嚎,仅仅是鱼癫虎从高空落地带起的罡风,他们就无法承受——甲胄变形,碎裂,无数碎铁片狠狠扎进他们的身体,他们和坐骑一样被罡风掀飞,然后被迸溅的铁片撕成了碎片。

数十名烈火境将领,被鱼癫虎一招击杀。

鱼癫虎放声大笑,他口诵佛号,双掌一搓,伸出左右食指,朝着面前黑压压一大片镇北军重骑一通乱点。

大金刚寺秘传‘金刚劫指’发动!

一道道鹅蛋粗细的金色光芒呼啸着破空而出,狠狠扎进了镇北军的军阵中。

威猛,霸道,充满了一道道死劫气息。

金光轻松洞穿了一个又一个镇北军战士,每一道金光轰出,都能轻松洞穿上百人的躯体。

金刚劫指极其霸道凶狠,先是洞穿肉体,随后刚猛无匹的力道在身躯内爆发,一个个镇北军士卒的身体就猛地爆炸开来。

鱼癫虎双手飞快的点动,弹指间就点出上百指。

大片大片的镇北军士卒暴毙,喷溅的血雾笼罩了方圆两三里的范围。

惨嗥声,惊呼声,怒骂声,还有坐骑的嘶吼声响成了一片,后面城墙上,一群鱼癫虎的老搭档,一共三十五名神武将军齐齐喝骂,然后大声嚷嚷着‘我佛慈悲’,也一脚踏碎了脚下城墙,高高的腾空而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密集的金刚劫指呼啸而出,三十六名神武将军放声大笑,一道道金光不断轰碎大片镇北军士卒,区区三十六人,居然冲撞得三个营头的镇北军立足不稳,不断向后退却。

不断有气急败坏的镇北军将领从军阵中冲出,倾尽全力攻击鱼癫虎一行。

但是双方修为差距太大,修炼的功法品级差距太大,数百名悍勇冲锋的镇北军将领还没靠近鱼癫虎一行,隔着一里多远就被金刚劫指轰成了粉碎。

城墙上,阿虎和一群虎爷眼睁睁看着鱼癫虎一行人放手施为,也同时亢奋起来。

他们曾经,只是镐京街头好勇斗狠,用蛮力庇护自家一个个臭豆腐摊子、馄饨摊子、担担面摊子,赚取一些银钱养家糊口的市井汉子。

他们何曾想过,他们追随卢仚,能够有如此的造化?

修炼!

长生!

未来甚至可能证道成仙!

尤其是,他们居然能够正面抗衡堂堂一国之师!

这感觉,和在大胤的时候还不一样——无论是大胤的军队,还是新胤的军队,他们跟着卢仚,总感觉不到那种浴血沙场的韵味。

但是眼前的军队,不是大胤的,不是新胤的,而是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皇朝焱朝的!

这是真正的‘外敌’!

所以,战意汹涌,血气沸腾!

百多个本来就好勇斗狠的虎爷,一个个嘶声嚎叫着,脚踏金云腾空而起。

他们也不会什么太高深的佛门神通——这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假和尚,你能指望他们参悟出多么高深玄妙的神通么?、

他们也不需要什么太高深的佛门神通!

总之,面对镇北军这些修为‘孱弱’的‘可怜菜鸟’,一个字‘莽’就是了!

百多人的佛力连为一体,后方还有千多名道兵大和尚的佛力不断注入他们体内,就听一声大吼,他们头顶一尊高有千丈的金刚法相冉冉浮现,然后双掌一挥,两支方圆十几里的金色手掌就带着金光瑞气,从高空狠狠砸了下来。

鱼癫虎他们的金刚劫指,是点杀伤。

而阿虎他们的大金刚掌,显然是面杀伤。

巨掌落下,就听一片惨嚎,大地一阵颤抖,地面上出现了两个方圆十几里,深深烙进地面十几丈的大坑——血淋淋一片的大坑里,数万镇北军重骑已然化为齑粉。

阿虎狂笑‘过瘾’,又是两个巨大的手掌重重落下。

姜源带着大队人马,架着火云不紧不慢从折荪府方向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自家麾下最精锐的三个营头的重骑,被区区千多个光头放肆追杀的凄惨场景。

姜源呆住了。

姜云呆住了。

镇北军中,出身姜氏的诸多将领全都傻眼了。

“这……”姜源看着疯狂追杀的千多号大光头,用力的抓了抓脑门——他脑海中迅速闪过了焱朝如今一百多号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的背景关系,但是,似乎没有哪个皇子身后的家族,或者他们自身,有和佛门修士有勾结的啊?

焱朝和周边附庸国境内,佛门势力零碎不成气候,最强大的几个宗门,要么玩剑,要么玩符,其他的流派都是一些野狐禅的散修。

“禧云城外,倒是有一寺一庵。”姜云凑到姜源身边,急促的说道:“但是,那就是两个妖僧邪尼蒙骗信徒,坑香火钱的‘淫’‘窝’……两家方丈的修为,不过半步种金莲的水准!”

姜源一声冷笑:“如此看来,少安之死,的确有蹊跷。嘿嘿,这千多名佛修,个个实力惊人……也不知道,是哪一位有这样的大手笔。”

直到现在,姜源都不相信,这一切都和卿云国,和卿云国主有任何关系。

他坚定的认为,一定是某位有意焱朝皇位的皇子,以及他身后的人,偷偷摸摸的向他姜氏,以及由他姜氏掌握的镇北军出手了!

“鬼蜮手段,不值一提。”姜源一声长啸:“列阵,杀敌!”

姜源身后,数十万身披重甲,脚踏火云的精锐重甲步兵齐声呐喊,就看到无数旗幡翻滚,一片片火云迅速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数十万精兵的气息连成一体,一道道同出一源的法力汇聚过来,迅速汇入了大阵正中,悬浮在一片火云上的丈许金塔内。

姜源一手按在了金塔上,就听一声高亢的龙吟响起,金塔的体积急速膨胀,呼吸间就化为百多丈高下。

十八重金塔的塔门洞开,每一重金塔都有六面门户,每一面门户中,都有一条凶狠的火龙蜿蜒而出,仰天喷出一道道长达十几里的烈焰。

青白色的烈焰温度极高,顷刻间烧得军阵上方片片白云绝迹,虚空一阵扭曲。

被击杀了大半,正狼狈逃窜的镇北军重骑猛不丁的看到金塔,顿时一片欢呼。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这些重骑,实在是被杀得崩溃了。

镇北军的士卒,单个的修为拎出来,实在是不能算高手。

军阵,军阵,镇北军这样的正规修士军团,他们最大的优势,最强的战力,必须组成军阵。

一旦组成军阵,他们可以格杀比自身修为高出好几个大境界的修士!

但是鱼癫虎他们不讲武德!

还没有来得及列阵,他们就把镇北军三个营头的将领杀了大半——这些将领,才是列成军阵的阵法枢纽,一些至关紧要的阵器、阵旗、阵盘等等,全都在他们身上。

阵法枢纽还没开战就被杀了,这让下面的小兵除了逃命,还能怎么办?

眼看着姜源带人跟了上来,而且袍泽已经摆开了大阵,十几万镇北军精骑齐声呐喊,他们纷纷策骑汇入了军阵,将自身法力一点点的注入了大阵中。

金塔顿时膨胀到了两百多丈高下,百多条火龙的气息越发的狂暴。

鱼癫虎、阿虎两人极有眼色。

一个是常年在天子身边跟着伺候的,一个是常年在市井街头好勇斗狠混生活的,一个皇宫,一个市井,这是最锻炼人心性的地方。

两人眼看对方援军到来,姜源甚至还没来得及下令布阵,两人齐声唿哨,带着自家兄弟和千多号道兵大和尚转身就走,溜走的速度甚至比刚才追杀的时候还要快了一倍有余。

等到姜源的大阵成型,百多条火龙在军阵上方冉冉浮动,不断喷出一道道威能绝大的火光的时候,阿虎、鱼癫虎早就带着人撤回了禧云城。

卢仚已经赶到了禧云城南门。

一如昨日硬生生将大小金山拔高了千丈,他右手一指地面,地面剧烈一震,崩塌的南门地面顿时快速隆起,迅速化为一座高有百丈的险峻山峰。

卢仚站在山顶,身后是一队儿卿云国的大小太监,战战兢兢的打起了全套的国主仪仗。

一名卿云国主的心腹老太监站在卢仚身边,低声说道:“国师,那魁梧汉子,就是焱朝镇北大将军姜源……必应司司主姜少安,就是他妾出的儿子。”

老太监撇撇嘴,低声道:“这些年,镇北军对卿云国索求无度……不提其他,每年被他们祸害的大姑娘,起码都有几十万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卢仚点头。

明白了,姜源也不是啥好人!

领军在异国驻扎,你勒索一些钱财,卢仚能理解……但是放纵士卒祸害民女,这就太过分了!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