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王命剑心【三合一】

第三百七十三章 王命剑心【三合一】

“甚平,你看那两个孩子,怎么买那么多肉啊?”

霜月村的集市上,莱昂拍了拍蹲在地上,检查着鱼肉质量的甚平,甚平身为鱼人,鉴赏鱼肉质量的水平一流,是莱昂的买菜好帮手。

甚平闻言,抬起头,看向了那两个合力抗着半扇牛的孩子,想了想,说道:“该不会宴请什么客人吧?”

“什么客人需要这么...”

莱昂疑惑着,语气骤然停顿,甚平也是默契的看向了莱昂,莱昂也恰巧低头,两人似乎都猜到了,或许只有那位长官,才需要这么多肉的宴请吧?

而且,如果真的是长官的话,这些肉还真不一定够啊,想到这里,两人抓紧结账,随后一人拎着一箩筐的鱼肉,还有先前已经买好的菜蔬肉类,朝着两个孩子赶去。

“谁!”

因为先前的失误,而提高的警惕心,让古伊娜瞬间感觉有人朝着她而来,腰背用力,将半扇牛都甩在了索隆一个人身上,自己则是拔出一直佩戴的竹剑。

不过见到来人是两个海军,而且都是穿着正义披风的海军,古伊娜感觉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不过莱昂和甚平倒是不在意,毕竟这才是大海上的人该有的品质。

“请问...斯凯勒中将在贵府上吗?”

甚平主动开口问道,闻言,古伊娜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是?”

“我们是斩夜支队的成员,斯凯勒中将是我们的长官,尤其是这一位,是斩夜支队炊事小队的队长,如果斯凯勒中将在贵府用餐的话,我们过去帮忙吧。”

甚平说着,莱昂则是在点头之余,有些羡慕的看着甚平,毕竟甚平似乎天生有着亲近小孩的天赋,三两句话间,古伊娜显然放松了很多。

古伊娜犹豫着,说道:“这不太好吧?是父亲说要请斯凯勒中将的,如果你们到了,父亲应该会不好意思的。”

“哈哈哈~没关系的,待会儿我们与斯凯勒中将,还有你们的父亲说一下,就当是连我们一起宴请了,而我们只是自助一下,你看,我们饭菜都自备。”

莱昂晃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菜篓子,古伊娜还有些犹豫,但是看到索隆双腿已经开始打起摆子,于心不忍,才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辛苦二位了,请随我来吧。”

古伊娜说完,正要帮索隆分担一部分重量,但是甚平的手比她快多了,只是一只手,便随意拎起数百斤中的牛肉,看那轻松写意的动作,就像是成年人拿着一盒烟一样。

古伊娜看了看,最后只是道了一声谢,便带着莱昂与甚平,朝着一心道场走去。

刚刚回到道场,古伊娜便朝着后院方向喊道:“父亲,肉买回来了,还有两位海军先生,说是斯凯勒中将的队员,也一起过来了。”

后院内,正在喝茶的两人,早就察觉到了,耕四郎见斯凯勒点了点头,便说道:“好,我马上过来。”

说着,耕四郎起身,去迎接甚平和莱昂,不过耕四郎见到两人带着这么多东西,而古伊娜和索隆则是两手空空,有些不满。

莱昂一眯眼,主动上前半步,说道:“你好,我叫莱昂,这位是甚平,请问您是...”

见莱昂主动解围,耕四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着,回应道:“在下耕四郎,是一心道场的馆主,两位请随我来。”

两人也被带着进入了后院,途中耕四郎想要接过两人手中菜肉,但是被两人婉拒了,毕竟就这么一丁点儿距离,没必要。

刚刚进入后院,斯凯勒便开口说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样吧,你们两人就帮忙搞定晚餐吧,辛苦。”

“是!长官!”

莱昂和甚平本就是打算过来做饭的,斯凯勒直接拍板,也省得他们两个周旋,耕四郎点了点头,对古伊娜和索隆说道:

“那你们两人就过去帮忙吧。”

古伊娜和索隆点了点头,带着莱昂和甚平走进了厨房,开始忙活了起来,耕四郎则是回到了座位上,感慨着说道:“斩夜支队藏龙卧虎啊。”

“斩夜支队从未藏过。”

斯凯勒开玩笑说着,虽然她讲笑话的天赋等同于没有,但是耕四郎还是给面子的笑了笑,不过这是一个时常保持笑容的人,因此斯凯勒也没有什么成就感。

耕四郎添了添茶,继续着刚刚的话题,说道:“才知道多拉格先生上一次那么在意古伊娜,是受了您的嘱咐。

实不相瞒,在下还天真的以为古伊娜的天赋,真的很高。”

“古伊娜天赋确实不错,多拉格也的确说过想让她加入革命军,但是革命军并不适合她,习剑,最害怕的就是习惯躲藏。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在她没有没明白自己的剑道之前,革命军只会耽误了她,因此我拒绝了多拉格。”

斯凯勒如实说着,也表明了自己的见解,耕四郎点了点头,如果剑道造诣到了他这个程度,加入革命军倒是无妨。

因为说得玄妙一点,那就是耕四郎的剑心早已稳固,行为与环境,已经不会让他对剑道的理解产生动摇了,因此他不管是待在霜月村,还是去哪个势力都一样。

但是古伊娜不同,古伊娜甚至还没正式踏入剑道的大门,哪怕只是一些微小的事情,都有可能影响她那还未踏上的剑道。

内心的坚定,才是一个剑士的立身之本。

就如索隆,现在的索隆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刺头孩子,但是未来的索隆,那个早已经坚定了信念与剑道之后的索隆,就已经可以不再拘泥与行为了。

他可以向自己剑道上的目标下跪,放弃为人的尊严,只为了习得能让自己在所认定道路上走得更远的剑术。

也可以化身地狱之王,但仍旧作为承诺之人的左膀右臂,明明自己可以成王,却仍旧甘愿作为王佐而存在。

因为那时的他,内心已经坚定到不会被任何事物所撼动了,因为他的一切成长,都是为了自己所坚定的道路。

包括斯凯勒如今也是,如果是十年前,刚刚结束正义远征,开始培养自己那无敌剑势的时期,她不会放过任何自己力所能及的海贼,不会输任何一场力所能及的战斗。

因为那个时候的斯凯勒输不起,但是现在不同了,因为她已经是“无敌”了,所以已经不需要再去用表现为自己证明了。

所以她才可以去想那些除了直接击败的方式,才可以随心的选择杀或者不杀、追击还是放过,因为她有了这个资格。

耕四郎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才问道:“斯凯勒中将,现在应该还不是带走古伊娜的时候吧?”

“不是。”

斯凯勒点了点头,现在的确还不是将古伊娜带走的时候,因为古伊娜现在实在是太兴奋了,现在并不适合将她带走。

而且...说好的是十六岁,而古伊娜现在才十四岁,现在将她带走,只会让她觉得她已经提前达成目标了,这是一种很危险的心态。

但是斯凯勒补充道:“不过...霜月村,也不再适合她了。”

“斯凯勒中将的意思是?”

耕四郎有些疑惑,既不能跟随斯凯勒修习,又不能留在霜月村,那古伊娜该去哪里?进入大海?当海贼?当赏金猎人?

可是...古伊娜不能当海贼,而赏金猎人...也就四海还有这种职业,一旦离开了四海,进入伟大航道,要么接受招安,要么就只能成为海贼了。

“海军本部今年的规则有些变化,仍旧是十月份招新,不过要到明年才会分配新兵营,在我离开霜月村之后...让她独自前往罗格镇吧。

她要是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抵达罗格镇,那么她就能加入海军本部新兵营,两年后...刚刚好跟随我。”

斯凯勒说完,耕四郎思考了一下,说道:“如果只是东海的话,倒是一个不错的历练之地,我会安排的。”

“嗯,不过这样的话,我就得多跑一趟罗格镇了,说实话,我真不想去那里。”

斯凯勒说着,脸上出现了一些嫌弃,耕四郎陪着笑,给斯凯勒添了茶水,说道:“斯凯勒中将,麻烦您了。”

晚饭时分,因为准备了太多的饭菜,因此斯凯勒直接让汉密尔顿将几个留在军舰上学习的孩子,也一同带了过来。

看着艾斯、路飞和波尼三人的饭量,虽然没有见识过真正波澜壮阔的大海,但是自觉心境已经波澜不惊的耕四郎,还是不断的擦汗。

耕四郎悄悄问了一句:“斯凯勒中将,小孩子这么吃,真的没有问题吗?”

“小孩子长身体,吃得多很正常的。”

斯凯勒一脸的理所当然,闻言,耕四郎还在擦汗,但是原本打算吃饱收手的古伊娜和索隆对视了一眼,咬了咬牙,再度加入了战场。

毕竟如今两人是不会放过任何变强机会的,因此听到吃饭能长身体,长身体就意味着更长的臂展,更广的视野,更大的力量,以及更快的速度!

不过再怎么努力,两人终究还是输给了艾斯三人,坐在边角的罗默默的看着,他才不会加入这种幼稚的游戏,吃那么多,对肠胃负荷太大了,不健康。

晚饭吃完,罗与贝波这两个厨房帮工,熟练的收着餐盘,变得比贝波还要圆滚滚的路飞,此时像个翻了盖的乌龟,躺在地上起不来。

艾斯和波尼,倒是已经开始运动消化了起来,吃撑了的古伊娜和索隆见状,正想跟上,但是被耕四郎制止了。

偶尔这么吃一次,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如果按照艾斯波尼这种吃完就训练的方式,那么估计接下来短则三五天,长则一辈子都会受影响。

两人被耕四郎命令去端茶倒水,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同意两人去训练。

“斯凯勒中将,这个艾斯...现在什么水平?”

看着艾斯,耕四郎好奇的问道,毕竟艾斯似乎比古伊娜还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比古伊娜要更加成熟。

闻言,斯凯勒说道:“你害怕古伊娜的信心受挫吗?”

耕四郎眯了眯眼,本就眯着的眼睛,都快直接闭了起来,但是想了想,还是说道:“那么,就只能证明,她只能走到这里了。”

斯凯勒点了点头,对着后院空地的几个孩子说道:“艾斯、古伊娜、索隆。”

闻言,三人停下,斯凯勒看向耕四郎,说道:“让古伊娜和索隆佩刀吧。”

耕四郎点头答应,古伊娜和索隆见状,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去换上了佩刀,古伊娜拿着对于体型而言偏长的和道一文字,索隆则是拿着两把不算精良的钝刀。

“艾斯,只用体术,击败他们两人,需要多久。”

斯凯勒问完,古伊娜和索隆脸上同时出现了不服,艾斯挠了挠头,很认真的说道:“一分钟吧,可能四十秒。”

“那就三十秒内,击败他们两人。”

斯凯勒一锤定音,艾斯露出了灿烂笑容,对着古伊娜和索隆一鞠躬,说道:“得罪了。”

古伊娜没有说话,索隆却是已经嚷嚷着喊道:“瞧睡不起呢?!”

“砰!”

索隆话语刚落,艾斯一计拳头就已经砸在了他的头上,斩夜支队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体术对决...优先打脸,这是从斯凯勒与努尔基奇那里留下的“传统”。

索隆倒飞而出,艾斯也是看向了古伊娜,不过古伊娜没有像索隆刚刚那样,而是一直保持着警惕,因此此时也是直接拔刀。

“飒~”

“好险好险!”

艾斯躲过,拍着胸膛,古伊娜则是皱着眉,因为艾斯的躲避很轻松,不应该受惊才对,而艾斯接下来,所说的话,也让古伊娜有些不服了起来。

“差点就使用恶魔果实的能力了。”

“哼!拿出你的全部实力!”

古伊娜闻言,刀锋直指艾斯,艾斯摇了摇头,说道:“说用体术,就用体术赢你们。”

“可恶...”

古伊娜咬着牙,不断朝着艾斯斩击,但是跟随泽法学习过六式的艾斯,想要躲开古伊娜的攻击,简直是轻而易举。

古伊娜的动作也越来越急躁,索隆此时也爬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加入选择围攻艾斯,这让艾斯高看了一眼,随后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抱歉,本来是想给你们留些面子的,但是姑姑不让。”

说话间,艾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古伊娜身后,这一幕差点让耕四郎直接站起来,虽然不是海军或者CP,但是也从多拉格那里了解了一些六式的情报。

艾斯现在展示的,显然是剃的技巧。

十三岁的孩子,学会了六式,而且看那姿态,显然并不是刚刚学会或半瓶水,而是实实在在的掌握了。

“噗~”

艾斯轻轻在古伊娜后脖颈一锤,古伊娜瞬间倒地,索隆见状,拔刀就要冲上来,但是刚跑两步,就发现自己视野之内,失去了艾斯的身影。

“噗~”

后脖颈一疼,索隆也是摔倒在了地上,艾斯站立,又是一鞠躬,随后对斯凯勒说道:“姑姑,二十九秒。”

斯凯勒点了点头,艾斯有办法用更短的时间,击败两人,但他还是选择了卡着时间,礼貌在这个孩子身上,好像发挥得有些过分了。

艾斯并没有真的击晕古伊娜和索隆,只是表达了自己能够击败他们的能力,因此两人也是很快爬了起来,站着默默不说话。

“还是不服吗?”

看着女儿和弟子,耕四郎笑着问道,两人没作答,耕四郎看向斯凯勒,问道:“看来他们承受得住挫折。”

斯凯勒点了点头,说道:“是不错,但是光有意志还是不够,而且这点儿意志也确实不够。”

说着,斯凯勒重新看向耕四郎,说道:“耕四郎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强大的剑士,哪怕不拔刀,也能让人丧失对战的勇气?”

“在下没有见过,不如...斯凯勒中将,让这两个孩子见识一下吧?”

耕四郎很是配合,斯凯勒点了点头,看向古伊娜和索隆,说道:“收刀。”

两人闻言将刀收了回去,随后斯凯勒说道:“好,现在开始,只要你们拔出刀,就算是你们赢。”

“轰!”

话落,夜空之中一道惊雷落下,无敌剑势从斯凯勒身上滚滚开来,闻言想要拔刀的少男少女,双手却是颤抖了起来。

斯凯勒就坐在那里,姿势甚至都没有变化过,而他们身上,也没有什么束缚着他们的东西,可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

和耕四郎由浅入深、旁征博引的教导方式不同,斯凯勒的教育方式,那就是让他们亲身体验,不管是努尔基奇、艾斯、路飞等人,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耕四郎会用斩石或者斩纸,让学生们在心底种下种子,这样等他们的剑道走到一定程度之后,这颗种子,就会生根发芽,助力他们更进一步。

而斯凯勒...她会直接在学生的心灵上,拔草、翻土、犁地,将他们的心灵推平,然后粗暴的将已经生根发芽的秧苗,直接种在他们的心灵之土上。

这两种方式,无法分出高低上下,但是...耕四郎的方法,适合所有学生,而斯凯勒的方式...要么这个学生瞬间进展,要么就是直接成了荒田。

耕四郎看着女儿和学生,承受着不知来源的压迫,而恐惧到心灵都已经失守,也是抿了抿嘴,他希望两人能熬过去,但是更担心两人失败后对自己产生怀疑。

这是耕四郎坚决不使用这种教育方式的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的剑势,不是斯凯勒这种无敌的剑势,能给心灵带来的震撼并不足。

而且,他也没有亲身经历过,因此此时只能默默的希望两人能熬过去。

“咔~”

古伊娜眼中只有恐惧,但是双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搭上了刀柄,索隆虽然慢一些,但是也在随后握上了两把刀的刀柄。

但是...阶段性的成功,才是最大的陷阱,两人因为心神的放松,再度被那恐怖的剑势席卷,这一次,连本能都无法在帮助他们了。

拔刀需要多少力量?或许有人觉得微不足道,当然,对于一些修习居合或者斯凯勒这种收刀的人而言,重若千钧。

当然,不管是微不足道,还是重若千钧,对于此刻的古伊娜和索隆而言,都不值一提,因为拔刀对于两人而言...简直犹如不可能。

那早就熟悉的刀剑,在此刻,反复不在鞘中,而是在石中,唯有王命,才能从石中拔剑的那块石中。

要么得到神石与圣剑认可,成为王命,要么就此夭折。

当然,成为王命,并不意味的成王就是了,毕竟只要是剑,都会有被毁掉的可能性。

如果此时红伯爵在这里,应该能感受到古伊娜和索隆内心所想,但是斯凯勒做不到,哪怕是她亲手制造的这一切,她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

“他们还没做好接受这个考验的准备。”

但斯凯勒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耕四郎抿了抿嘴,说道:“再等等。”

“再等下去?失败后他们可能连执剑的勇气都没有了。”

斯凯勒皱了皱眉,耕四郎却揣起手,说道:“斯凯勒中将,请让他们见识一下,这大海上最强的剑势吧。

如果他们做不到,那么...早点放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你比我更清楚,想要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今天的经历,还算是温柔的。”

“好,毕竟他们是你的女儿和弟子。”

斯凯勒话落,更为凌厉的剑势席卷,周围人都感觉到了皮肤的刺痛,更别说处于剑势所向的古伊娜和索隆了。

身上的疼痛,让已经无法思考的两人,再度恢复了本能,疼痛让他们下意识的肌肉收缩,原本并没有紧握的剑,此时也握得紧紧的。

同时,疼痛也似乎唤醒了两人,两人的眼中,不再只是恐惧,痛苦、急躁、不屈不断在脸上与眼中流转,但是身上的颤抖,却是一点点停止了下来。

“咔~”

“斯凯勒中将,我赢了!”

“我也一样!”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