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新的元帅

第五百七十三章 新的元帅

马林梵多,没有几个海军脸上有干劲,就犹如长假之后突然上班的打工人一般,此时他们都格外的疲懒,精神也完全无法集中。

甚至一些即将带领支队出海的将领,也是频频望向玛丽乔亚的方向,但他们并不是想瞻仰那万米红土大陆,而是想看看海的那边有着什么样的战斗。

青雉、赤犬,两位大将的战斗,从开始的那一天起,便抓住了几乎所有海军的心,虽然就有的鹰派与鸽派已经不存在,但是,每个海军心中仍旧有着自己的支持目标。

但是此时距离战斗开始,已经过去超过一周的时间了,自从第三天战国元帅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任何消息,虽然战国元帅他们也为透露分毫,只是说战斗还在继续。

元帅办公室内此时空荡荡的,元帅战国此时跑到了另一位大将的办公室之中,那就是唯一还留守在本部的黄猿大将。

“刚刚跟你说的这些,你都明白了吧?”

战国的发根此时有些发白,因为他已经接近半个月没有染黑自己的头发了,因为他即将退役了,不需要再注意自己的形象。

同时,在退役之前,他也需要将自己还保有的计划,以及一些秘密,托付给其他人,不管是卡普、鹤还是斯凯勒,都在之前接收了一部分。

而对战中的赤犬与青雉,也不会例外,因为一位元帅,所要隐藏与交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好在现在不是二十年前的那个烂摊子。

当初空退役...升任全军统帅时,光是对接的时间,就进行了整整一年,更别说之前在培养战国时,就已经交接过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但是战国可不想耗那么久,而且这近二十年的时间,他也将海军那些糟烂事处理得七七八八了,余下的部分,分摊给几人,是很简单的事情。

而他交代给黄猿的,就是让他平衡好两班子大将的问题,不管是赤犬与青雉战后的安排与计划,还是对于新任大将的担忧与培养,战国将这些交代给了黄猿。

黄猿此时翘着二郎腿,推了推自己的茶色墨镜,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哟~战国元帅~”

看到黄猿还是不靠谱的模样,换做往常,战国高低得来上两句,但是今天,他却并没有发火,原因很多,有卸下重担之后的愉悦,也有被更重要事情牵扯的烦恼。

更何况,这幅吊儿郎当模样的黄猿,却并没有给海军惹过什么事,反倒是跟鹤学了一身优雅的...算了。

战国点了点头,躺在椅子上,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公务需要他处理了,都对接或暂时转接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鹤最近又很忙,之前“翘班”三天,加上这段时间各大加盟国不断询问海军最新进展,鹤几乎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就连荒牧带着艾斯那几个小混蛋偷偷跑到新世界去,鹤都没时间去加以阻止,可见她有多忙,要是这个时候去烦他...

战国退役之后,想去的地方是高山,是大湖,而不是医院,想去攀登,去垂钓,而不是去医院换药。

闲着也是没事,战国看向黄猿,问道:“你难道就真的没有想过去争取吗?这个元帅之位,对你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黄猿咂了咂嘴,说道:“如果要成为困笼之兽,被人围观一番之后才能当上元帅的话~我还真的就没有一点兴趣~

从摩根斯的第二篇新闻报道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以战国元帅你的脾性,怎么可能同意摩根斯肆意编排呢~”

战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你但凡要能上进一点,老夫绝对推举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有可能制住斯凯勒的人。

不过,你真的不在乎未来的海军会变成什么样吗?”

“什么样都可以哟~”

黄猿无所谓的说道,战国笑了起来,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老夫永远无法喜欢你,但是也无法真正讨厌你。

不过...老夫希望,有一天,你能做出坚决的决定,再怎么不着调也得有个限度吧?”

黄猿口歪眼斜笑着,没有回答战国,战国也不奢望黄猿能够奋发图强,或者最起码确立目标,因为黄猿就是这样的人。

摇了摇头,战国说道:“老夫就要卸任了,有什么想跟老夫说说的吗?知心话?”

闻言,黄猿想了许久,最终叹了一口气,对战国说道:“赤犬跟斯凯勒要坑你。”

这句话,黄猿的语气无比的认真,战国眯了眯眼,说道:“方便跟老夫谈谈吗?”

“您是卸任了~我可还得熬几年呢~”

黄猿耸了耸肩,并不想解释给战国听,他现在退役的话,能拿到的补偿金,可不够他挥霍啊,而且...他可不想招惹现在的斯凯勒,太可怕了。

战国也没有失望,毕竟黄猿敢提醒自己,就算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而且...他也不觉得赤犬跟斯凯勒两人的智商加起来,能想到什么坑他的办法。

毕竟他都退休了,还能有什么顾忌的?哪怕想让自己白干活,拒绝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消磨着时间,今天的战国似乎有着说不完的闲聊话题,但是脸上却一直没有多少平和与笑容,还是藏着担忧。

黄猿也没有戳破这一点,毕竟...在怎么精于算计的人,想要完成战国元帅刚刚跟自己将的那个计划,都不会简单,或者说,谁来都是一个高难度任务。

这个任务,才是战国留给海军最大的保障,明面上,战国在生涯的末期,策划了顶上战争,策划了白胡子的死亡,与白团的溃散。

但是那并不能给海军带来多少实质性的收益,甚至...海军短期内是亏损的,为了顶上战争,海军投入了太多太多。

前期的调度,中期的战斗,还是守卫阶段的肃清白胡子海域,几乎将海军掏空,如果不是前两年可以的节俭,估计军费都撑不到明年世界会议。

而将白胡子海贼团消灭的收益,最晚,也得等到明年世界会议才能见分晓,因为到那个时候,世界政府才有借口索要更多的天上金,才有可能分配给海军。

但是sword计划,以及落败大将去肃清地下世界的计划,这些能给海军带来的收益很多,多到军费都成为了小部分,而且一旦成功,海军就没有任何掣肘了。

黄猿相信,数百年来,肯定不止有一位元帅,想要解决海军的财政问题,但是战国绝对是最大胆,也是最深化的那一个,同时,风险太大了。

如果把他黄猿放在战国的位置,估计连直接跑路的心都有了,但是战国还在坚持着,哪怕他已经足够功成身退,哪怕这些安排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声望与财富。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绝对是海军公事的顶上战争,对于战国而言,或许是私事,而不为世人所见,甚至不为世界政府所见的事情,才是他临走最后的公事。

这位为了海军奉献了自己一生之中最辉煌岁月的海军元帅,直到此刻即将退场,都还在为海军筹划未来。

黄猿承认,这一点他做不到,这种属于正义的浪漫,他做不到,因为在成为海军之前,他就已经十分的清醒了。

这种清醒,让他稳扎稳打的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但是,这种清醒,也注定了他无法超过战国这些前辈。

一些海贼有着大海自由意志的浪漫,一些海军有着旗帜正义的浪漫,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或者说...什么样都无所谓。

或许是真的该如战国元帅劝慰的那般,找到自己的甘于坚决决定的事情了吧?

听着战国的唠叨,黄猿不断点着头。

庞克哈萨德,战斗已经进入了第十天,上空的乌云早已飘散,那张藤蔓大网的四角,此时有着竹蜻蜓一般的花朵在旋转着,让大网悬浮于空中。

下方的战斗,此时也不再之前那般震撼人心,甚至此时艾斯等人就连赤犬与青雉在哪都已经不知道了。

地面已经被轰烂塌陷,垂死的天狗与无力合上羽翼的冰鸟倒在一旁,半边身子落入深坑之中,遮盖着贝加庞克研究所的残骸容貌。

监战的斯凯勒同样不在,藤蔓大网之上,不管是艾斯、罗这些年轻人,还是荒牧这个被视为大将候补的强者,此时的脸色都极为沉着。

因为赤犬与青雉的战斗,不仅仅是能力、体魄上的交战,那些华丽恢弘的场景,能够让他们觉得震撼非常,但是却难以撼动人心。

唯有这最后的一天,明明两人就连霸气都流动不畅,可还依旧以搏杀的姿态战斗着,这种为了信念而战的坚定,撼动了他们的人心。

而在刚刚,两人缠斗之中,抱摔入地下深坑之中,斯凯勒跟着下去了,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的动静传来。

火山还在喷发着,冰霜也在席卷,但是一切都寂静得诡异。

地下,一处金属搭建的研究室内,不管是赤犬,还是青雉,都半卧在地上,枕着坚实金属,如果是几天前,这样的金属,在他们面前如同烂泥。

但是今天,两人却犹如常人一般,感受着金属的坚硬,无力改变。

斯凯勒此时却犹如无情的旁观者一般,看着两位同僚,躺在地上喘息着,没有任何援助的意思。

青雉此时右手及右肩严重烧伤,左腿膝盖以下,更是有些焦黑,虽然焦壳之下,还有肌肉在抽动,并且不断渗出组织液,但是绝对是重伤状态了。

但赤犬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那顶印着马林梵多的帽子早就被打飞,右耳及右半边的脖子,也被冰霜覆盖。

被冰封的皮肤裂开,但是却没有鲜血流出,被冰霜阻隔,双手此时也被冻结,一双手成为了两个冰球,但是他却没有用岩浆去融化这些坚冰。

因为他的体力,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

此时躺在地上,每一次呼吸,两人都能察觉到,折断的肋骨刺入肺部的疼痛,如果是寻常人,哪怕是弱一点的人,这样的情况送医,估计医生也无力回天。

但是从新兵阶段,就被称为怪物的两人,却在一次次的喘息之中,不断恢复着体力与状态。

“我一定要当元帅的。”

躺在地上的赤犬,突然十分平静的说道,青雉咳了两声,说道:“我也要当元帅!”

“这就是你奋战至今的信念吗?”

“啊啦啦~被你看出来了?”

两人说着话,从地面坐起,忍受着身体的疼痛,青雉才说道:“比起当元帅,我更加不希望看到你毁了海军,谁来当元帅都可以,唯独你不行。”

赤犬闻言,满是血污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说道:“我讨厌了你这么多年,却在这要胜利的关头,居然不讨厌你了。”

说完,赤犬想要站起身,但是撑着地面的双手,却因为被冰冻,而不断打滑,青雉没有言语回应,只是点了点头,同样想要站起身,但是焦黑的左腿,却无法动弹半分。

“砰!砰!砰!”

赤犬突然抡起双手,不断砸在金属地板之上,冻结双手的坚冰,在一次次与地面的碰撞下,不断被抹去棱角,又不断生出新的棱角。

看到赤犬行动起来,青雉也咬了咬牙,受伤并不严重的左手,狠狠锤了一下焦黑的膝盖,一瞬间,疼痛直接钻入他的心里。

这一瞬间,他完全无法控制身体,但是膝盖却是开始反应,动弹了起来,只要膝盖能动,他就能站起来,只要能够站起来,他就能够继续战斗下去。

“砰~砰~砰~”

赤犬双手的坚冰,越来越小,青雉也不断用这钻心的疼痛,调整着自己左腿的位置,让自己有更好的发力姿势。

“卡~”

终于,赤犬的手指可以活动了,那已经被冻得紫黑的手指,终于触碰到了此时感觉竟十分炽热的冰凉金属地板。

随着手指的用力,一股股钻心的疼痛,也让赤犬原本就狰狞的面目,变得更加不堪。

青雉也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虽然左腿仍旧无法随心发力,但是好歹是站起来了,赤犬也是弓着身子,勉强保持着直立站起。

“我一定要成为元帅!库赞!”

“唯独你不行!萨卡斯基!”

刚刚躺在地上,还犹如老友聊天一般的两人,此时再度怒吼出声,这一战,他们终于懂得了如何欣赏对方。

但是同样,已经决心付出所有的两人,可不会惺惺相惜,元帅之位,只有一个人能坐上去,而那个人,只有胜者!

弓腰屈膝的赤犬,踉踉跄跄的朝着青雉扑去,青雉无法移动,但是在赤犬靠近之时,也是前倾,整个人摔下的同时,抓住了赤犬。

什么果实能力、霸气、体术,此时全都被抛诸脑后,或者说,他们现在的身体,已经不支持他们再去做出那些往常轻而易举的行动了。

两个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的人,此时又摔在了地上,但是他们还在挥动着臂膀,那慢得比气球落地还慢的拳头,不断朝着对方脸上招呼。

随着攻击,两人的体力在不断的恢复,与常人斗殴,越来越无力不同,两人的拳头却越来越迅速,越来越沉重。

但双腿完好的赤犬,此时却咧起了嘴角,哪怕这个笑容刚刚出现,便被青雉一拳砸没,但是赤犬心中却已经感受到了,胜利!

赤犬一扭身,顶着青雉的拳头,欺身压在他身上,右腿膝盖,直接压在了青雉的膝盖上。

青雉轰出的拳头,在半途中断,钻心的疼痛,让他面目扭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之际痛呼出声。

“唔~”

但下一秒,青雉的童孔瞬间放大,又瞬间缩小,因为赤犬的左手,已经摁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赤犬一手掐住了青雉的脖子,另一手高高扬起,随后直接落在青雉的脸上。

充满决议的一拳,让青雉的眼神涣散了瞬间,就在赤犬又一拳即将落下的时候,青雉勐地一挺腰,整个身子错位了半分,赤犬的拳头擦着他的耳朵落在地板上。

“嗡~~”

巨大的响声,青雉并没有听到,一连串尖锐的鸣叫,钻入了他的耳朵。

赤犬也没有继续用拳头攻击,而是说道:“我赢了!”

“...不!”

被掐住脖子的青雉,挤出了一个字,赤犬提起拳头,又是一拳砸下,随后语气也变得更加的暴躁,再度说道:“我赢了!”

这一次,赤犬没有再给青雉说话的机会,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不让任何一丝空气经过他的声带。

xiaoshuting.la

但是青雉依旧死死的瞪着赤犬,表达着自己心中的否决,赤犬又是一拳轰下,极为暴躁的吼道:“我赢了!”

青雉双手抓住赤犬掐住自己脖子的左手,右腿不断蹬着,但是双眼却不肯变化一分。

赤犬突然送开口,站起身来,青雉感觉到左腿的自由,瞬间弓起身来,不断咳嗽着,赤犬左顾右盼,随后举起了一块金属门板的碎块。

虽然是碎块,但也犹如行刑架的闸刀一般,撕裂的边缘,极为的狰狞。

赤犬重新来到青雉身边,一脚狠狠踢出,踢在了青雉的后背之上,弓着身的青雉,身体瞬间拉直,也在这时,赤犬抬腿,压在了青雉的左腿之上。

高举着门板,对准了青雉的膝盖,他声音有些发抖的吼道:“我赢了!!!”

看到这一幕的斯凯勒,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因为赤犬并不仅仅要赢,他要的是青雉的承认,因为从赤犬掐住青雉脖子那一刻,他其实已经赢了。

包括现在,他如果只想要赢,他有着各种方式,各种不会真正伤害到青雉的方式,但是他偏偏选择了最繁琐的一种。

因为他要赢得的,不仅仅是战斗的胜利,他要赢得青雉的承认。

但是面色痛苦到极致,双手犹如鸡爪僵住的青雉,却依旧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个字。

“不!!!”

“砰!”

听到青雉的回答,赤犬手中门板直接砸下,撕裂的边缘,刺入了金属地板之中,赤犬松开双手,门板依旧屹立。

赤犬居高临下的看着青雉,不再是死后,而是陈述一般说道:“我赢了。”

说完,赤犬一脚踢出,踢在了青雉的左侧下巴上,青雉整个人倒飞而出,贴在了墙壁上,青雉头歪着,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但是...四肢还在!

赤犬赢了,赢下了这场战斗,但是...却没能赢下青雉的承认。

“呼~呼~呼~”

一手捂着自己的胸膛,赤犬不断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随后看向最终也没有出手阻止的斯凯勒,点了点头,说道:“结束了。”

斯凯勒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

说完,昏暗地下室中,斯凯勒拔出了黑刀古御作,一道桃色斩击出现,直接切断了上方的一切阻隔,直冲天际。

“战斗结束了。”

看到这一道斩击,荒牧皱着眉说完,闻言,艾斯着急的问道:“谁赢了?!”

其他人此时也是满脸期待的看着荒牧,但是荒牧的眉头紧锁,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斯凯勒中将不允许我们知道。”

艾尼路此时也点了点头,他的见闻色,算是在场之中,仅次于荒牧的,也感受到了那个方向,传来的凌冽剑势。

这显然是斯凯勒有意封存了这一次战斗的结果,荒牧摸了摸自己的厚嘴唇,说道:“该回去了,小子们!”

而于此同时,一通电话也打到了战国的电话虫之中,他直接跳了起来,一边冲出办公室,一边接听了电话。

和在庞克哈萨德附近巡航的海军沟通了几句,战国就来到了月牙港湾,一艘篆刻着无数姓名的军舰已经在此等候。

这是海军最快的军舰,而且军舰上每一个人都是经历过不止一次绝密任务的老兵,那些去年刚刚进入斩夜支队的新兵,甚至没有收到出航的消息。

战国登上军舰那一刻,不需要他交代什么,军舰便开始行动了起来,朝着红土大陆方向而去,引擎轰鸣声中,军舰在海面上拉起了一条白线。

此时,月牙港湾的许多海军也反应了过来,战国元帅的行为,只有那个解释了。

战斗结束了!

新元帅人选确定了!

play
next
close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