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聊斋炼丹师 > 156 渐渐浮出水面的真相

156 渐渐浮出水面的真相

夜晚,金华城内。

金华城郭城的护城河边,有一棵老柳树。柳树已经近乎千年,枝干倾斜向着河水,千百条枝条垂落而下,宛如绿色的瀑布。

柳树和槐树,是两种比较容易聚集阴气的树。这千年老柳树也同样如此,不过它生不逢时,没有长在荒郊野地,不然估计也能成为一个树妖。

在这金华城内,它是不会允许成精的。但是它吸引阴气的特性,还是吸引了一些阴神鬼物的喜欢。

城隍府,金华城第三军营,就设立在这大树树脚。这第三军营,也有三万鬼卒,但是鬼物不占体积,这一棵大树树脚完全能容纳得下。

此时,在树脚下方三尺的地洞中,也就是军营之中。几个阴兵鬼卒正在和一只黄鼠狼喝酒聊天。

这只黄鼠狼毛皮范黑,不是张巍的黄鼠狼大仙还是谁。

此时,他正在高谈阔论。

“那时候,眼看虎妖的大刀就要斩落在公子身上,我想也没想,对着公子就是一扑,口中喊道‘公子我来救你!’,就这样,我被砍了一刀,而公子没事!”

他说着,就露出身后的一条细细伤痕,这条伤痕,是当初他和那野狗妖打架造成的,但是并不影响它成为‘勇救主人,黄鼠狼忠勇无双’的故事证明。

几个鬼卒士兵听见后,嘴里发出一声赞叹,连忙竖起拇指说:“黄大哥太棒了!简直是忠勇无双!”

黄鼠狼马上谦虚的说:“哎呀,这也没什么的,作为公子的妖仆,这是本分,也是荣耀。”

一边的白刺猬听着白了他一眼,继续对付眼前的烧鸡腿。

似乎是感到白刺猬不屑的眼神,黄鼠狼瞥了他一眼说:“时间要到了,你还不去接班?”

白刺猬这才点点头说:“我吃了这根鸡腿就去!”

黄鼠狼骂道:“吃吃吃!一天三顿,顿顿烧鸡烤鸭,你难道不腻吗?”

白刺猬委屈的咬了一口肉,嘟囔的说:“好嘛,好嘛!下次吃松鼠桂鱼,换换口味!”

黄鼠狼听了差点气得飞起来,他想一脚踢过去,但是又怕刺猬的刺扎脚,只能恨恨的说:“快去接班!”

白刺猬监视人的时候,老是喜欢去蹭吃蹭喝。为了防止他继续蹭吃蹭喝,黄鼠狼将他调到晚班,晚上蔡淑君睡觉了,就没人给他喂食了!

而他自己,当然是值守最难的白班!

白刺猬被灰溜溜的赶走了,黄鼠狼才继续和鬼兵们吹牛,说着说着,他就问道:“你们营地旁边的那户蔡家,你们知道些什么吗?”

这才是他的目的!这些鬼卒在这里扎营良久,而就在身边的蔡家,他们应该有所了解。

这几个鬼卒一听,就说:“老蔡家啊,这家原来老穷了,上穷三代。别人说穷不过三代,因为第三代都没能出生,这家就绝了。但是这老蔡头不一样,他的闺女是有福的!自从闺女出生,他家就好起来了!”

几个鬼卒都是积年老鬼了,存在时间比老蔡头还长,自然是对他家门清。

“以前老蔡头靠着江边打渔,日子过得苦哈哈。自从他闺女出生,这家伙每天都是满载而归,生活一下就好了起来。”

“不仅仅是这样,他还在水里打捞过一坛银子,靠着这银子,他买地置田,日子才从小富到大富!”

“谁说不是呢!别人都说他们是祖上积了阴德……”

“扯淡!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他们小家小户,有个屁的阴德可以积累。是那女娃!那女娃带来的气运!”

几个鬼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这么一家突然乍富,自然是八卦多多。而且关键是这种小家小户,阴德几乎是没有的,这种乍富极易引来祸事。

比如走贼、走火、有牢狱之灾,或者鬼迷心窍,家人赌博、吃白面、玩单反。都是能迅速致贫,打回原形的。

但是老蔡头一家一点这种事情都没有。外行人只说这家能守家财,但是这些积年老鬼都知道,这是有人庇佑了这一家。

最后可能的就是,这家女娃带着大因果,大气运,大阴德降临的!

不过他们也纳闷,这种人,不是应该降生到积善之家的吗?这老蔡头一家,虽说不是大恶,但是人穷的时候,小偷小摸也难免的。断然是算不上积善之家的。

听着这些鬼卒的话,黄鼠狼也是满心的疑惑。

这个时候,换班归来的灰老鼠钻了进来。

灰老鼠和其他鬼卒打了招呼,然后附在黄鼠狼的耳边说:“今天有发现。”

黄鼠狼连忙做了一个眼色,两个大仙离开这兵营,然后会老鼠才说:“今天我发现水池有一条黑鱼特别奇怪,他来的突兀,去的突然。还瞒了我们这么久,定然不是一般的妖!”

黄鼠狼心中一惊,马上说:“你确定?”

灰老鼠点点头。黄鼠狼想了一下,马上说:“立刻给黄豆老大发消息!”

他说完,找了一只夜莺,和夜莺说了两句,夜莺点点头就飞走了。

动物之间的联系,有时候也蛮方便的。

这只夜莺飞向清微山。山中的张巍小院中,张巍正在联系化剑成丸。

小倩在一边看得热闹,她忽然说:“少爷,这个能不能教我?我也想学!”

张巍一时奇怪,问:“你平时不是不想学这些的吗?怎么会忽然问这个?”

小倩曾经也跟着张巍学了一下修行,不过可能她没有什么天赋,入门很难,她就失去了耐心。

小倩看着这个,说:“我觉得我对这个感兴趣,我想试试嘛!”说完,她就对张巍撒娇。

小倩不轻易撒娇,一撒娇就拿捏住张巍了。张巍说:“这个可是后面两位老猿的功法,我要问问他们才行。”

这点小倩还是很通情达理的,点点头就不吭声了。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夜莺的叫声。本来趴在地上的黄豆一听,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正在卿卿我我的张巍和小倩,也没有打扰他们,直接就钻出去了。

他听完夜莺的传话后,就化成夜色中的一条黄狗,狂奔着向着金华城而去。

金华城繁华,夜间也会开放一个城门。在繁华的街道上,此时也是灯火通明。各种酒肆、青楼、酒店、客栈都是灯火通明。

黄豆没有管这些,而是飞快的来到郭城的蔡家旁边。看见了两只大仙。

灰老鼠连忙将这件事告诉了黄豆。

黄豆听后,说:“你们觉得这鱼妖,可能和那黑影有关?”

灰老鼠点点头说:“不可能这么巧的,定然与之有关。”

黄豆看了看四周,忽然问道:“白刺猬呢?”

“老白去监视了!”灰老鼠答道。

黄豆点点头,继续说:“现在我们要搞清楚,这家为什么会潜伏一只鱼妖!”

这个时候,黄鼠狼就站出来说:“黄豆大哥,这方面我可能有些线索。”

说着,他就将那些鬼卒的话说了出来。他说:“这家的发家,和蔡淑君息息相关,这应该也不是巧合。”

黄豆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说:“你的意思是,这妖精是为了蔡淑君而来的?”

“极有可能!”黄鼠狼说。

“那我们怎么印证?”黄豆继续问。

“绑了她!”灰老鼠斩钉截铁的说,对于绑人这件事,他们是有发言权的。

黄豆则是摇了摇头,说:“这事不妥。”

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牵扯到一个无辜的人干嘛。黄豆可是一个好黄豆。

“潜入她的房间,问她!”黄鼠狼也说道。

“你这叫恐吓,和绑架有什么区别?”黄豆不满的说。

两只大仙都尴尬的笑了起来,他们除了暴力,就剩下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救命!放我下来!”

这声音,不是白刺猬还有谁!

三个脸色都是一变,连忙朝着蔡家跑去。

而此时,白刺猬被一个人影提着尾巴,正在疯狂的挣扎。

白刺猬被吓坏了,他只是想进来找个苹果吃!只是还没有得手,就被一个人影给提溜上来。

他下意识的发射出一根身上的刺,但是这刺还没有飞到那人影身上,就被弹飞了。

“一只血脉小小返祖的小妖,有点潜力!”这人影开口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水池震动,一条鱼从中跃了出来,变成了一个大汉。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大汉沉声问道。说话间,他还看了蔡淑君的房间一眼。

“放心,我已经隔绝那里,她是听不见的。”黑影人说道。

此时的白刺猬已经放弃了挣扎,因为他的挣扎没有一点用。这黑影人也没有弄死他的意思,他一下就松了口气。

“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实现,你来这里干嘛?”大汉继续说。

“不就是一颗破障丹嘛,我随时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想清楚,她回忆起上辈子的事情,难道就会跟你在一起?”

黑影人的这一句话让大汉沉默下来。

黑影人笑道:“这样吧,你再帮我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我给你一颗迷情丹,让她死心塌地的爱着你。如何?”

听见这话,这大汉却是摇了摇头,说:“这种虚假的爱情,我不要!”

黑影人心中暗骂一句,这该死的纯情派!

他继续说:“手段并不重要,目的才此时最重要的,这不是吗?你也知道,她可能不会喜欢你,难道你这些年的付出,就能忍受失败吗?黑沙?”

他最后的这句话,终于是点明了这大汉的身份。

峨山水神,黑沙。

黑沙摇了摇头,说:“如果最终她选择离开我,我也愿意。让她觉醒上一世的记忆,只是让她记起我,那只一直陪着她的小黑鱼。只要她心中有我,其他的我不在乎。”

黑影人第一次沉默了,都是玩感情的人,为何病公子被情所困,而你又如此潇洒?纯情派的自我解脱吗?

“你应该将破障丹给我,完成你的承诺。从此之后,我们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黑沙反而是这样对他说。

黑影人没有说话,而是慢慢的消失在黑夜中。手中的白刺猬因为没有支撑,一下就掉了下来,摔了他一个灰头土脸。

黑沙看了他一眼,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喜欢小动物。只是她对我,是否也只是当我是一只小动物!”

他的话说完,来到水池边的花圃,然后一挥手,一阵水花落下,浇灌了一下花圃中的花草。

他看了一眼蔡淑君的房间,化成了一条小鱼,落进水池之中。

我愿化作一条小鱼,只愿在你的心间游动……

这个时候,黄豆和另外两只大仙才冲了进来,他们刚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隔,现在才进得来。

三个看见白刺猬只是摔了个灰头土脸,并没有受伤,心中都松了口气。

然后黄豆一把叼起白刺猬,首先就退出这院子。

到了外面,白刺猬终于缓过神来,然后黄豆才问:“刚刚发生了什么?”

白刺猬眨了眨小眼睛,说:“我只是想要去找个苹果吃,没想到,却被一个黑影人抓了起来……”

白刺猬虽然有些傻乎乎的,但是还是将里面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黄豆惊讶的说:“那条黑鱼是峨山水神?这可是个大消息。”

黄鼠狼脑筋一转,说:“那黑影是不是对敖青虎下手的人?他和峨山水神的对话,似乎有些不对劲。”

单凭对话,事情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不过黄豆还是说:“小白暴露了,你们也不要继续监视这里了,说不定峨山水神一个不开心,直接那你们开刀。”

三个大仙都缩了缩脖子,立刻点点头。

黄豆说:“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回清微山,和巍哥儿说清楚。”

三只大仙再次点点头,然后连夜跟着黄豆跑了。

三只大仙是不能上清微山的,不然被大阵发现,会有人来收拾他们的。

三个只能老老实实的躲在山脚下,等待张巍的第二天召唤。

而此时在蔡家水池的黑沙,则是心中想到:“那几个小妖是张巍的妖仆,这里的信息,他们应该会告诉张巍吧。事情能不能解决,就看张巍的了。”

外表傻大黑粗的黑沙,谁又能想到是个心思精细的妖呢!

play
next
close